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九十六章 【番外】我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十五)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丁莹莹觉得,这无疑就是一种灾难。

    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她是铁定不会独自一个人赴约的,只是当时,担忧与惧怕蒙蔽了她的双眼,她便不假思索就过来了。

    双手被紧紧束缚,根本就无法动弹,她咬紧下唇,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难熬了。

    那些人将他团团围住,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木棍,他们在发狠地往方淮的身上招呼,每一下,都犹如落在她的心上一样。

    痛,这种痛,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明。

    眼前的视线被眼泪所模糊,她喊到嗓子都哑了,他都始终不肯离开。明明,他是可以把她丢下然后只身安全地逃跑的,此时却因为她,而被迫承受那些苦楚偿。

    “方淮,你快走,你快走啊”

    不管她怎么喊,他都没有任何的动作,那些人把他打到倒下了,他又重新站起身来,反反复复。

    血腥味很快就蔓延在空气中了,她阖了阖眼,心如刀割。

    “你放了他,只要你能答应我放了他,我什么都听你的。”

    这句话艰难万分,她也明白倘若说出口便代表着什么,但是这一刻,她除了这个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王兴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向上扬起的弧度。

    他缓步地向她走来,她慢慢地睁开双眼,那眼底尽是绝望。

    旁边,方淮抬起头来,血顺着额头往下流,甚至有些渗进了眼中。

    “你敢碰她试试”

    王兴的步伐微顿,这样的挑衅让他冷笑不断,扭过脸来不屑一顾。

    “你以为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方淮直起身来,虽然身处劣势,他却没有半点的惧怕。

    “我已经说了,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别把她扯进来。”

    王兴眯起了眼,他抿着唇,声音很冷。

    “是我在背后使了计让你被公司辞退的,你该对付的人,是我。”

    王兴一哼,走过去双手环胸。

    “想要英雄救美么那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随后,他向那些人使了个眼色,那人抬起腿,鞋冲着他的后膝就是一脚,方淮强忍着没动,那人又是一脚下去,他不得不单膝下跪。

    丁莹莹瞪大了眼,周遭都是刺耳的笑,那笑声,犹如一把刀,狠狠地扎在她的心里。

    王兴眼里尽是得意,然而,他却走到丁莹莹的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伸出手猛地拽住她的衣领。

    衣帛被撕裂的声音倏然响起,方淮下意识地抬起头,当下就看见她胸前的布料被扯开,里头的春光瞬间外泄。

    他的眼底红丝泛现,立即便起身想要冲过去,可没走几步,就被人从后头擒住,随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她失声尖叫,王兴却似是更加兴奋,他的手游走在她的锁骨上,每一下的触碰,都是令人作呕的。

    方淮在怒吼,可他显然没放在眼里,她拼了命地挣扎,趁着他的手伸过来之际,张嘴狠狠地就着他的虎口咬了下去。

    王兴没想到她会忽然咬他,想要缩回手已经是来不及,旁边的人见状,赶紧过来帮忙。

    当他好不容易把手抽回来,那虎口处已经是血迹斑斑,他低声咒骂了一句,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在这过分静谧的氛围里显得特别的响亮。

    丁莹莹的脸被打至偏向了一边,她慢慢地转过头来,那眼里尽是对他的憎恨。

    “你除了会欺负女人,还会什么”

    王兴经不起激,扬起手就再想扇她一巴掌,可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旁边的一道暗影在眼前一闪而过。

    方淮看着别人不注意,抡起拳头就往旁边的一人挥去,随后更是向着这边冲过来,一把将王兴推开,拽着她的手就跑了起来。

    王兴回过神来,立即指使那些人去追。

    一时之间,脚步声凌乱地响起,丁莹莹身子骨经过一番折腾根本就没多大的力气,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眼看着后头的人就要追上来了,她下意识地阖上双眼。

    然而,那木棍却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她正觉得疑惑,耳边却传来了男人的闷哼声。

    方淮将她紧紧地护在身下,将她完好地保护住,那些木棍每一下都是使尽了全力的,甚至还有好几棍是直接落在了他的头上。

    她发现了,声音里带着害怕。

    “方淮”

    那些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一顿狠揍,王兴走过来,眼角带着得意。

    只是他却并没有得意太久,不远处传来了动静,他转过头望过去,随即脸色丕变。

    傅臻急匆匆地赶过来,因为调人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当他看见那一幕,眸底溢出了阴冷。

    他抬起手,在空中虚点了几下,身后的人意会过来,立即就冲过去。

    一阵混乱过后,王兴与他的人反被擒住,王兴是个人精,再加上傅臻在这邑洲也是有名望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认得他

    只是他不懂,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

    看着这男人抬步走过来,他想也没想就扯起了谄媚的笑。

    “这不是傅少吗这可是私人恩怨,傅少到这来该不会是想插一脚吧”

    傅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瞅着他,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我就要插一脚了,怎么还得问过你的意思”

    王兴刚想要说些什么,他的手指向了丁莹莹。

    “你胆子挺肥的,你知道那是谁吗那可是丁家的人,更是我的妹妹,你敢对我的妹妹下手,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闻言,王兴倏然瞪大了眼,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丁莹莹就是丁家的人,跟傅臻更是这样的关系。若是他早知道,他肯定不会有此一举的。

    在这个邑洲有谁不知道,丁家世世代代都是从军的

    他不断地求饶,然而,他既然把事情坐到这种地步,就别想他甚至是丁家会轻易放过他。

    那些人把他押了下去,傅臻还没转过头,就听见丁莹莹在大声地呼喊。

    “方淮你快醒醒你别吓我”

    他转过头望过去,这才发现方淮的身上脸上都是血,看上去是触目惊心。

    丁莹莹将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抖索着唇,不住地喊着他的名字。

    方淮艰难地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

    他想要帮她抹去那眼泪,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抹不干净。

    “莹莹,对不起,我明明想保护你,却是这么没用。”

    她摇头,声音哽咽。

    她的脸就印在他的瞳孔里,那么的深刻。

    曾几何时,他以为她于他而言就是那种可有可无的存在,当跟她结了婚,他是出自真心想要跟她过,他总以为,自己有的是时间可以告诉她他的心意,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时间根本就是不由人的。

    这一刻,他不禁在想,如果他还有时间,那么,他真的很想告诉她,她在他的心里,早就不止是孩子的母亲那么简单

    意识开始模糊,他强撑到最后,努力地让拿一句话脱口而出。

    “如果我死了,那么你就带着孩子改嫁吧不要再等我了,也不要再那么傻了”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他就这么地闭上了双眼,仿佛断了气一般。

    “方淮方淮”

    她拼了命地喊,他却没有一丝的反应。

    傅臻及时走过来,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莹莹,让开”

    紧接着,大伙就往医院赶去,到达医院以后,方淮就已经被直接推进了抢救室,而在送过来的途中,他曾经几度休克。

    方淮真的以为,自己会在这一场事故中就此死去。

    他的神智在昏昏沉沉,在这一刻,很多过去属于他和她的过往犹如倒带般在眼前回放,每一幕,都是刻骨铭心的。

    他们走过了很长的一段。

    如果没有与褚暖曾经在一起,他就不可能去接近她,更不会有之后的那么多的事,那两年里,他想得最多的是,如果他们不曾遇见,会不会对她来说是一种幸福

    没有遇见他,她就会跟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在一起,恋爱,结婚,孕育两人共同的孩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两年,熬了两年,独自一人抚养着孩子。

    他的存在对她来说,或许就是一种不幸。

    可偏偏,她是一个死心眼的人,她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对他的爱,亦是这样。

    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除开那些利益不说,他有过对她心动的时候,只是,那时候他必须忍耐,必须强迫着自己不去承认。

    与她结婚的这短短几个月,对他来说就是一场梦。

    他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拥有这样的幸福。

    大概是从结婚的那一刻醒悟,也可能是在这一刻,不管是哪一个可能,他都在想,倘若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那么这一次,他会诚实面对自己的心。

    窗外,阳光铺天盖地地照射进来。

    丁莹莹坐在床前,病床上,方淮已经昏迷两天了,两天以前,他在抢救室内被抢救了整整十几个小时,然而医生却不敢笃定他会不会醒过来,甚至还说,有可能这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她不在乎。

    就算他要这样在床上躺一辈子,她也会在旁边守一辈子,从遇见他的那一天起,她就不可能离开他。

    她认定他了,也只会爱他一个人。

    傅臻推开门走进来,他刚刚在来时碰见了医生,医生说方淮已经昏迷了两天之久,若还不醒过来,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很高。

    而这段日子,丁莹莹都寸步不离地守着。

    他走过去,看着床上的人。

    “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到外头的休息室去睡一下吧”

    丁莹莹摇了摇头。

    “我不累,我就想陪着他。”

    她的声音很轻,就好像深怕会吵醒他一样。

    傅臻刚想说些什么,床上的人却传来了动静。

    她立即起身,神经绷得紧紧的,她看着方淮缓慢地睁开双眼,脸上布满了惊喜。

    “方淮,你醒了”

    床上的人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他盯着面前的这张脸,许久以后,才低哑着声音开口。

    “莹莹”

    丁莹莹捂着嘴眼眶泛红,他用手支撑起身子,看向了旁边的傅臻。

    “你是谁”

    她嘴角的笑就此僵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你不认得他了”

    方淮蹙起了眉头,那望着傅臻的目光带着陌生,她的心倏然漏了一拍,意识到什么连忙按下床头的按钮。

    不一会儿,医生便赶了过来,仔细检查了一下,面靥上的神色难免严肃了下来。

    随后,他走到一边,刻意压低了嗓音。

    “病人之前就被打中了脑袋,引发了轻微的脑震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昏迷了许久如今看来,恐怕同样是由于脑震荡,导致他忘记了之前的一些事,我们初步断定,应该是忘记了半年以前的事”

    医生还说了些什么,她的耳朵里嗡嗡作响,脸色煞白得吓人。

    医生走后,她走回床边,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洒在他的肩上。

    他的嘴唇勾起了一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向你保证,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遇到任何的危险了。”

    他凑过去,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了一吻。

    “莹莹,我爱你。”

    丁莹莹微张着唇,她不知道自己这一刻的心情该怎么去形容,医生的话很清楚,他只记得这半年的事,也就是说他忘了之前的那两年,更甚是忘记了褚暖,还有他与褚暖的那一段。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方淮,她最爱的方淮,无论他变成怎么样,她都不会离开他。

    这一幕,毫无意外地印在了傅臻的眼里。

    他的目光注视着床上的人,而后,他开口对丁莹莹说话。

    “莹莹,方淮刚醒过来不久,你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再去准备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

    听见他的话,丁莹莹忙应声,交代他好生照顾以后,就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打算去捣弄些吃的。

    待她离开后,病房内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傅臻靠在墙边,房间内安静得仿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他的嘴角微勾,纵使医生已经把话撂下了,但是,他却并不是那样认为。

    “为什么”

    他没有说清,然而仅仅一句,方淮便明白他的意思。

    他坐在床上,因为刚刚才醒过来,他的精神不是很好,这会儿也没有外人,他根本就无须继续隐藏。

    “从此以后,我就只会看着她一个人。”

    他望着丁莹莹曾经坐过的那个位置,他这一次无疑就是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便更加地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他最应该珍惜的,是什么。

    他不想再错过,也不想再让曾经的事成为他与她之间的障碍,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向自己证明。

    傅臻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这样的答案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说起来这是一件好事,更何况这本就是他与丁莹莹之间的事,他不会过多的干涉。

    男人将手放在兜里,这是他的选择,他相信,他自然也会忠于自己的选择。

    “好好待她,别再让她受委屈了。”

    丢下这话,他就转身拉开门离开。

    方淮收回目光,那阳光特别的耀眼,他不由得眯起眼,思绪逐渐飘远。

    其实就算傅臻不说,他也有那样的打算。

    “忘记”过去,从今往后,只记得一个人,也只会记得一个人。

    她不会知道,他的那一句“我爱你”,是出自他的真心。

    过了许久,房门被人由外往内地打开,她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抬起头望去,她缓步地朝他走过来,每一步,都没有偏移。

    阳光在他的肩上化出了一道道的光圈,而他的眼睛里,只倒映出她一个人的身影,那么深刻,那么的不容置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