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六)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丁莹莹应该为自己的幸福着想,而不是为了女儿而牺牲掉自己的幸福。

    就算过去已经耗了两年,那又如何?她爱着方淮,这辈子也没有办法停止不爱,那么,就继续爱下去吧!那些流言飞语就由他来挡着,她就只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好。

    丁炀的手插在裤袋内,露出了笑靥。

    “妈,你就由着她去吧!也别给她安排所谓的婚事了,你安排一次,我就捣一次乱。”

    “你!撄”

    容沫兰气得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到了最后,她只狠瞪了儿子一眼。

    “算了,你们兄妹俩的事我不管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偿”

    丢下这话,她就往门口走去。

    另一边,狭仄的车厢内。

    空气几乎是凝结的,周遭静得只有那汽车的引擎声在不断地响起。

    丁莹莹坐在副驾驶座上,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惊讶过后,她的心情便慢慢平复了下来,她偷偷地望向了身旁的这个男人,怎么都无法相信他竟然会出现将她带走。

    这,代表着什么?会不会就如同她所想的那样?

    只是想法才一浮上心头,她就否决了,她的嘴角噙着一抹苦笑,她太了解他了,她清楚地知道他心里唯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她。

    所有的可能都是不成立的。

    她一直都没有吭声,方淮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前头正是十字路口,他停下来等待绿灯亮起。

    “为什么不问?”

    他首先开腔了,声音很轻,也很淡。

    “你不好奇我出现在那的原因?”

    她抬起头,张了张嘴,到嘴边的疑问到底还是咽了回去。

    “我害怕那个答案。”

    她看着窗外的风景,停下来等灯的不止他们,在旁边还有一台车子并排着,透过那玻璃窗,她可以看到那里头温馨的一家三口,孩子坐在儿童椅上,两个大人在前头有说有笑的。

    那一直都是她期盼的生活,只是期盼太久,心也开始变得麻木。

    他发现了她的视线,顺着望过去,而后不由得一怔。

    绿灯亮起,他重新启动车子。

    “后悔吗?”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不明白他这番话的意思,再三思索以后,她才低着声嗓开口。

    “不后悔。”

    她从来不后悔爱上他,也从来不后悔生下小沁,她甚至觉得庆幸,庆幸曾经跟他在一起,庆幸自己拥有和他的一段回忆,庆幸还有小沁陪在身侧。

    他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几分复杂,这一路,车子继续向前行驶,未曾变过最终的目的地。

    “我知道你今天与那个男人见面商量结婚的事。”

    他仅说了这么一句,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了。

    丁莹莹的心却是再难平复下来。

    她咬着下唇,他的下巴曲线紧绷,专注地看着前方,她不禁有些恍惚,像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久到……每当想起她都觉得左边胸口的地方好痛好痛。

    她不知道他所说的那番话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经过了那么多的事,她也不敢随意揣测,她只能坐在那,任由他带去不知名的地方。

    大半个钟头以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丁莹莹抬头看着窗外不远处的建筑物,双眸禁不住瞪大,就连手也开始不住地发抖。

    她说不出半句话来,方淮熄火以后下车,绕到她这边打开车门。

    她的目光仍然注视着那栋建筑物,许久以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他也不回答,直接伸出手将她带下车,他抬步向着那栋建筑物靠近,她机械性地跟随在他的身后。

    旁边那些擦肩而过的一对对新婚夫妻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喜悦,她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但也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随着那个地方越来越靠近,她彻底地慌了。

    长长的走廊上,她顿足,仰着头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方淮……”

    他扭过头来,那张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可脱口而出的话,却是她这么久以来梦寐以求的。

    “丁莹莹,我们结婚吧!”

    她的身子微晃,隐约的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两年前。

    那时候,她怀孕,他知道了以后向她提出了结婚的请求。

    那是她最幸福的时期,即便那些幸福都是虚幻的,但是对她来说,亦是难以忘怀的。

    或许就是太过幸福了,在那之后的真相,残忍得令她不堪一击。

    她步步地后退,眼底尽是不敢相信。

    “你……你刚刚……说什么了?”

    “我们结婚吧!”

    这一次,她听得很清楚,也看得很清楚,他的嘴一张一合,所说出来的话,并非一场梦,而是真实的。

    她哆嗦着双唇,眼眶不自觉地泛红。

    “为什么……”

    他就站在她的面前,若不是周遭那些满溢喜悦的新人,若不是身处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她真的会觉得他是不是疯了。

    方淮看着她,两年了,他和她的关系,本就结束在两年前。最初的最初,他接近她是为了让褚暖离开傅臻,而后,傅臻“死”了,他也没有继续的必要,因此,在那一场属于他和她的婚礼上,他逃了,把她一个人丢下。

    然,她却固执地追到他的身边,告诉他,她会继续等下去,会继续爱下去。

    那一刻,他只觉得她很傻,傻到非要自己浪费时间,他心里清楚地知道,他从未对她动过心,当没了利用价值,他当然不会再留在她身边。

    更多的,是在想她要浪费时间那是她自己的事,他不想理,也不想管。

    可两年过去了,她当真就这么耗着时间,等着他这个不会回头的人。

    她的等待,她的付出,他都看在眼里。

    曾几何时,他真的觉得,她的事与他无关。

    可就如同褚暖所说的那般,他能拒绝丁莹莹,能将这段利用的感情狠心抹去,但是,他无法否定孩子的存在。

    那一个,他和她的孩子。

    他到底还是做不到十恶不赦。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做到必须深爱,于他,丁莹莹不是必须爱着他的,他也明白,得一人深爱,他理应珍惜。

    若这个世界上没有褚暖,那么当初,他真的会爱上她。

    而如今,褚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傅臻,他与褚暖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可能,或许,就如褚暖所说的那般,这么久以来,他都在为难着自己。

    这个女人,经过了两年的时间望向他的目光仍然没有半点的改变。有多少的人,能做到这种程度?大概是没有的吧?

    他不想再为难自己,他……想试一试。

    “你就当作,是为了女儿吧!”

    他没有办法立刻将自己的心情说出来,因为他不确定他这么做是对还是错,他唯有劝服自己,他和她有一个孩子,那是他的孩子。

    他想抱抱这个孩子,想亲亲这个孩子。

    而丁莹莹呢?他对她呢?

    他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像她那般深爱,但是,他会努力地去试着爱上她。

    在这之前,他给不起承诺,也无法给。

    听见他的话,她就犹如那满腔的期待顷刻间被兜头的冷水浇熄,她垂下眼帘,嘴角噙着苦笑。

    她怎么会笨到去有所期待呢?

    即便是为了女儿,最起码他往前跨出了一步,她在想,只要他肯跨出这一步,那么,她就会朝他走过去,一步一步地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会让他爱上她的。

    所以然,她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我跟你结婚。”

    方淮没有再说话,其实这样的一个结果,是在他意料之内的,他抿了抿唇,重新牵起了她的手,抬步往那个方向走去。

    接下来的事,没有半点的阻碍。

    本该在两年前完成的事,却在迟了两年以后才来完成,只不过是花了一个钟头,那本小红本子就已经到手了。

    她垂着眼帘,看着手里的小红本子,或许是过去太过期待,如今真实拿在手上时,却已经没了那种激动,更多的,是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