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七十章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结局,精彩必看)中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那扇铁门突然被人由往外内地推开。

    这一声,响在众人耳里,尤为沉重,凡是在这里呆久的人都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褚暖能够明显感觉得到身旁的身子猛地一颤,她也抬起头,看见一个魁梧大汉从外头走了进来,环视了一周。

    “来了一个熟客,王先生,你们谁跟我去?”

    可是他的话普一落下,那些人都沉默了下来偿。

    姓王的熟客,在这个地方就只有一个人,那个人据说是高官,有特殊的癖好,喜欢虐待人,之前就有好几个女人被他虐待得不是死了就是残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下场。

    说来也对,能来这种地下服务场所的,肯定是有某些癖好见不得光的,若是出了事,塞点钱就能解决了。

    没有人愿意去,这是在意料之内,那魁梧大汉按照惯例打算从中抽一个,一眼扫过后,瞥见了她。

    随即,他走了过来,一把就将褚暖给拽了起来。

    “你!跟我走!”

    那几个女人都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自己就好,至于其他人是死是活,都与她们无关。

    褚暖挣扎着,白薇咬着下唇,她没有接过那个客人,但也曾听闻过,若是褚暖去了,她的性子又那么倔,下场是可想而知的。

    她起身,连忙阻止。

    “我……我去吧!”

    褚暖是怎么都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那魁梧大汉瞥了她一眼,眉头蹙起。

    白薇往前一步,纵使害怕,可是她在想,若是她温顺一点的话……

    “她是新来的,规矩都不懂,得罪了客人就不好了,就让我去吧……”

    魁梧大汉见她这么说,也就松开了手,的确就如同她所说的那般,新来的不知底细,若是得罪了客人会对店有所影响。反正只要有人过去,到底是谁,他不在乎。

    他向门口示意了一下。

    “你跟我出去!”

    白薇点头,可才走了一步,手腕就被她攥住。

    褚暖的声音急促,她不可能不知道她这是要去做什么,如果她看不见,她还说不了什么,但是她看见了,就不能置之不理。

    “白薇,你别去!就算你再怎么痛苦,也不应该这样折腾自己……”

    她的心一紧,随后,她伸出手将她推开。

    褚暖被她推得连连倒退了几步,后背撞到了墙上。

    她就站在那里,目光清冷。

    “这是我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我再怎么折腾自己,也是我心甘情愿的,反正没了傅臻,我活得如同行尸走肉,跟谁**又怎样?快活就行了!”

    她说完,也没等她回过神来,就大步地跨了出去。

    “白薇!”

    褚暖喊着她的名字冲到门口,却只来得及看见她的身影逐渐远去,连回头都不曾。

    她握紧了铁柱,其实,她心里清楚,白薇会这么做,都是因为她。

    本来被带走的人是她,白薇却站了出来,代替她而去,况且,她也不是傻子,从周遭的沉默中她隐隐能够察觉得出,那样的一个客人并不是什么好客人。

    身后,有几个女的在低声讨论着什么。

    “你说,那个人是死是活?”

    “反正肯定不会安然无恙就对了!那客人可是出了名不把我们这些女人放在眼里,闹出人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虽然她们的声音很轻,但她还是听得真切。

    她的心猛地沉进了谷底,喉咙里像卡住了什么很是难受。

    白薇这一去,就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她粗略地算计了一下,最起码,有三四个钟头了,可是却是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想起了房间内傅元彦对那个年轻女孩所做的一切,那些能来这鬼地方的人,都不可能把这里的女人当作人一样看待,不管是什么而进来的,对那些人来说,都只是单纯的发泄的工具。

    房间里一片死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有声音逐渐靠近。

    她起身走过去,果不其然,那个魁梧大汉把门打开,随后,将一个女人丢了进来。

    她定睛望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白薇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她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足以蔽体了,那鞭痕甚至布满了她身上的每一处。

    最教她惊心的是,她腿间那抹蜿蜒的红。

    褚暖努力地想要将她扶起来,可她却是连半点的力气都没有,她又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来,帮她擦拭腿间的血,可不管怎么擦,那血始终不住地往外流。

    白薇恢复了些许的意识,用手阻停了她。

    “没事的,等一会儿就会止住了。”

    这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碰见类似的事了,之前她接过的一些客人,都待她很粗鲁,但像今天这样的,何止粗鲁这么简单?

    那个人,会将燃着的烟拧在她的胳膊上,还会拿鞭子抽她,她越是痛苦,那个人就越快乐。

    那一刻,她是尤为的庆幸,还好,是她被带去了,而不是褚暖。

    褚暖的手不住地发抖,就连话都说不全了。

    “白……白薇,你痛吗?我……我去叫人……”

    可她还没起身,白薇就冲她摇了摇头。

    “没用的,这里的人不会管你是死是活,反正死了,就拖出去处理掉,没死的,下次痊愈了就继续接客。”

    她是彻底慌了,白薇阖上眼,觉得身子是疲惫极了。

    “你让我休息一下,只要休息了,就会好多了……”

    她的声音很低,若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褚暖眼眶中含着泪,只能不住地点头。

    白薇昏睡了过去,她坐在那抱着她,她身上的伤印在她的瞳孔中,每一处,都是令人触目惊心的。

    ……

    偌大的客厅内,气氛尤为低迷。

    傅臻与褚昊琛面对面而坐,两人的表情都是凝重的,孩子早就在楼上睡熟了,而此时墙上的时钟正指着十点的方向。

    一天一夜了,仍是没有关于褚暖的半点消息。

    傅元彦太过猖狂,公然闯进褚暖的公司抢人,这是他怎么都料不到的,大概,也是被逼急了吧?才会不顾一切做出这种事情来。

    男人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凑到嘴边狠吸了一口。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轻易放过傅元彦。

    没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公然闯人的,更何况,他抢的还是褚暖,褚暖可以说是他的底线,一旦触及,就别怪他无情。

    白色的烟圈瞬间氤氲住眼前的视线,他在等,他在等那个消息。

    就在这个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兀地响起。

    他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对面,褚昊琛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男人的脸色越来越沉,半晌后,他将手机挂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找到了。”

    说着,他就率先往门口走去,褚昊琛立即尾随其后。

    傅臻大步地往外走,他的面容极为骇人,任是他怎么想都想不到,傅元彦竟然把人藏在了那种地方。

    两人相继上了车,司机在前头开车,理所当然的,他也带着好些人。

    很快的,几部车子就驶出了住宅区。

    褚昊琛侧过脸来看着身旁的男人,自然而然地问了出口。

    “情况怎么样?”

    傅臻的手交叉地放在身下,他的面色一凛,那眸底逐渐泛现戾光。

    “这么久以来,关于傅元彦的事,我不屑了解,没想到他竟然暗中经营地下服务场所,而他也把暖暖关在了那种地方。”

    “什么?!”

    听见那几个字眼,褚昊琛的脸也顷刻变了色。

    “那该怎么办?直接冲进去把人带走?”

    傅臻摇了摇头,这样的办法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那个地方的环境究竟是怎么样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傅元彦的人,他们也不清楚,他们是处于劣势的,直接冲进去把人带走,不是一个好办法。

    他抿着唇想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他们冲进去不行,那么,就换一些人冲进去,而且,是以光明正大的方式。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那附近,两人耐心等待着,没过多久,好几部警车由远至近地驶来。

    很快的,几十名警察就下了车,直直地就冲了进去。

    一时之间,里头传来的动静让人无法忽视。

    男人眯起了眼,傅元彦经营的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服务场所,这种地方,向来都是警方极力要扫荡的。想来,傅元彦肯定会认为他带着自己的人前来营救,但他不笨,有些时候,警察的出现更能让人措手不及。

    警方的行动力是迅速的,没过多久,一个又一个的人被押了出来,似乎有人抵抗,警察开了枪当场击毙了。

    傅臻打开车门走下车。

    两人往前走,不止男的,还有很多女的都被押上了警车被带走。

    其中一名警衔颇高的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过来,对着他点了点头。

    “下面还有地下室,那些女人都被藏在了地下室里,你稍等一下,会有消息的。”

    可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警察从里头跑了出来,声音急促。

    “那个领头的男人跑了!而且还带着一个女人,似乎,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傅臻脸色丕变,忍不住上前追问。

    “往哪个方向跑了?!”

    那警察指着那个方向,他刚要迈步,那男人喊住了他。

    “傅少,接下来的事我们警方不便插手,你处理好了就给我一通电话,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话中的意思,他听懂了,他道了一声谢,抬起头却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白薇是被搀扶着出来的,她身上到处都是伤,好不容易被带出了那个鬼地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再见傅臻的机会。

    她见到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挣脱旁边的人,跑到了他的面前。

    “傅元彦……傅元彦把褚暖带走了!”

    傅臻的目光触及她身上的伤,满眼的震惊。

    “怎么回事?”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狼狈,但是,她更知道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知道傅元彦要带她去哪,我跟你们一起去!”

    其实,在刚才那个时候,傅元彦是打算把她和褚暖都带走的,可是是褚暖带着她一起跑,想要脱离傅元彦的魔掌,却不料,傅元彦追了上来,一把就将褚暖给拽去。

    最后的那个时刻,褚暖将她推开,大声地让她快跑,她想要冲回去,但只能看着褚暖被傅元彦拖上了车,车子很快就绝尘而去。

    如果不是褚暖,她根本就不可能会在这里,是她把逃跑的机会让给了她,她才得了自由。

    因为她曾是傅臻的人,所以,傅元彦不止碰了她一两次,她留了心眼,对于傅元彦的一些事,也知道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