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六十四章 傅臻,要与别的女人订婚(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褚暖好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

    她杵在那,耳朵嗡嗡作响,他的那一句“我不要了”不住地在耳边回荡,她当真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是他的亲儿子啊!

    傅臻将她此刻的表情尽收眼底,他手放在她的后脑勺处,身子往前压去。

    她眼里一闪,还未看清,唇已被他死死封住瓯。

    这个吻,没有半点缱绻的温柔,更没有过去她所熟悉的爱意。

    她瞪大双眼望着这近在咫尺的俊脸,他几乎要将她全部的呼吸给剥夺掉,她的手放在他胸前使劲地推,他却犹如磐石般怎么都推不动,她想发出声音,那声音被他压成破碎,完全不成调纺。

    根本就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当他稍稍退开,她酥软无力的双腿一下子便瘫在了地上。

    他蹲在她跟前,眼里的那道属于她的身影也逐渐朦胧起来。

    “这一切,不是你想要的么?”

    她僵住身子,他的声音很冷,甚至没有半点的温度。

    “五年间,你拼了命地躲藏,就是为了不让我找到;五年后,纵使你人在我身边,却心心念念着想要从我身边离开。褚暖,你知道吗?过去你为了你爸和你姐而恨我,那些恨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你想要离开的坚决,却像是一把刀扎在了我的心里。我不在乎你有多恨我,我也不在乎你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爱我,我在乎的,只是那个永远呆在我身边的人,是不是你而已。”

    她不再爱他,那他爱她就好,他会把爱全部毫无保留地给她,他已经把他的心捧到她的面前了,可换来的,却是她的不屑一顾。

    他甚至曾经想过,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告诉她他有多爱她,但她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她只选择性地看见她想要看到的东西,他的付出他的弥补,都被她亲手掩埋,不见天日。

    他对她的爱,是她葬送的。

    傅臻站起身,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瞰着她的狼狈。

    一寸寸,不留半点的余地。

    “你要为你家人报仇,那么,我替你完成;你千方百计想要逃离我,那么,我就放你走;你说傅昕是你的命,我跟你抢你会拼命,那么,我不要这个儿子了。”

    “你的所有期望,我都满足,你不屑我的爱,我就全部收回来。这明明都是你想要的,你为什么现在却要出现在我的面前?现在的你,不是应该像当年那样远远地逃离么?以前的你呆在我身边是不情愿,我勉强过你,以后,我都不会再勉强你。”

    他说完,就转过身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徒留下她一个人跌坐在那里,看着他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她想伸手去抓住他,伸至半途却只能收了回来。

    因为,她不知道她能有什么理由把他留住。

    他说得没错,现在的这一切,都是她想要的,她在他身边这么久,就没有过心甘情愿,既然如此,他便也不再勉强她。

    可他放开了她的手,她却心痛得难以自抑。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捂住嘴,却怎么都无法让那哭声咽回去。

    她终于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许久以后,她才跌跌撞撞地走下楼。

    褚昊琛找了她一圈,看见她失了魂的从二楼下来,连忙迎了上去。

    “暖暖,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她不回答,只一个劲地摇头,头耸拉着,低着声音哀求。

    “哥,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

    他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把那句疑问吞进肚子里,扶着她的腰小心翼翼地带她离去。

    他们不知,直至走出大厅,这一幕二楼拐弯处的那个男人是尽收眼底。

    傅臻收回目光,跄踉着步伐随意推开其中一间房间走进去,当门阖上,他整个人无力地靠着墙壁,重重地阖上了双眼。

    他只能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

    惟有这样,他和褚暖之间才不至于就自此陌路。

    从一开始,他和她就不被祝福的,这段背负人命与各种尔虞我诈的爱情早就无法如同最初懵懂无知时那么纯粹,有太多的东西夹杂在他们之间,若是不除掉这些,根本就没有未来可言。

    而她,也不能一直都困在过去的那种愧疚中。

    他的手,放在了左边的胸口处,在那个地方,心跳的频率是那么的清晰。

    可没人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间,这颗心脏曾经好几次停止跳动。

    让他赖以生存下去的,就是她,当时他告诉自己,他要活着,只有活着,他才能回去见她,他才能让他们的爱情重见天日。

    他……怎么可能不爱她?

    如若要他不再爱,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早在那一日,他对她便一眼相中。

    再之后,是对是错,是罪

    tang孽还是救赎,都注定将他和她绑在一起,此生无法分开。

    ……

    接下来的几日,她的情绪都跌至低谷。

    偏生,在这个时候传来了傅臻要与别的女人订婚的消息。

    据说那个女人就是在当晚的宴会上选出来的名门之后,与他是般配得很。

    即便褚昊琛设法将消息封闭,可她还是透过电视机,看见了有关于他的新闻。

    傅昕今年已经六岁了,他本就早熟,就算本该是童稚的年纪,但他对一些事却是透彻得很。褚暖在看傅臻的报道时,他也在旁边,那本是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脸有了别样的表情。

    当天晚上,褚昊琛普一走进门,就听见他带着几分稚气的声音回荡在客厅。

    “妈妈,爸爸在哪里?”

    褚暖就坐在沙发上,听见傅昕的话后愣住,好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

    儿子回到自己身边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可这却是他第一次喊她妈妈。

    褚昊琛加块脚步走过去,蹲在了他的身边。

    “昕昕,舅舅跟你玩积木好不好?”

    他想转移话题,偏生,傅昕却犟得很,仰着头看着母亲,似乎是得不到答案就不罢休。

    她咬着下唇,对于他喊她妈妈,她是真的觉得很高兴,但是他的问题,却让她根本无从回答。

    她该怎么告诉他,他的爸爸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他的爸爸……不要他了?

    不,这种话她说不出口。

    傅昕还只是一个孩子,这是她和傅臻之间的事,根本不能让儿子也掺合进去。

    她只能勉强自己扯起唇角,手抚着儿子的脸。

    “他……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然而,她怎么都没想到,傅昕听见她的话后是反应激动。

    他倏然站起身来,小脸皱成了一团。

    “你撒谎!”

    随后,他更是拔腿就往楼上跑去,连喊都喊不住。

    褚暖的手僵在半空,就连嘴角的笑也凝固住了。

    花花睁大眼睛看了看他们,没有说话,褚昊琛向月嫂使了个眼色,月嫂会意,立即带着花花上楼去。

    “暖暖,你别在意,昕昕还是个孩子,孩子忘性大,今天的事很快就会忘记了。”

    她垂下眼帘,双腿曲起坐在地毯上。

    在前边不远处,甚至还放着花花和傅昕的玩具。

    这一年间,她努力地想要弥补儿子过去缺失的五年,可是她发现,不管她怎么努力,她与儿子之间都似乎隔着一层透明的膜,怎么都捅不破。

    褚昊琛寻思着还该怎么安慰她,没想,她却开口了。

    “哥,我没有撒谎。”

    她眼睛盯着脚尖处的一寸地方,声音放轻。

    “这一次,我认清了我自己的心,我不想再被其他事阻绕我,我……想回到他的身边。”

    她顿了顿,而后将脸埋在了双膝间。

    “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我和他之间回到以前那样。旧时,一直都是他在付出在弥补,那一天,我去找他了,但他却狠了心要把我推开,如今,更是要跟别的女人订婚……”

    她说到后面,便噤了声。

    褚昊琛干脆就坐到她的旁边,长叹了一口气。

    “可是你不是说过,你并非撒谎?那么,就去尝试,很多的事,不去试一试谁都不知道那个结果。”

    她抬起头看着他的眼,颌首。---题外话---明日预告:孩子失踪(我要去找我爸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