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五十九章 傅臻死了,她自由了(伪结局,精彩,必看)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如果没有爱,她又怎么可能会这么恨他?

    可笑的是,她到现在才明白过来。

    褚暖想要去喊两个孩子,月嫂忙不迭跑上楼,把早就收拾好的行李拿了下来,赶在她出门前跟了上去。

    她见状,难免有些诧异。

    “你这是做什么?”

    月嫂固执地站在身后,“太……褚小姐,先生在时吩咐过,他说他猜到你会离开爵园,所以提前支付了我两年的工资,让我在你离开爵园时跟着你一起走。他还说,你一个人是没办法照顾好两个孩子的,让我跟在你的身边,能多帮衬着,不至于让你太累。瓯”

    她怔在那,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安排了这么一件事。

    他早就猜到了吗?

    是啊,他什么都猜到了,那么,是不是就连她此刻的心情,他也猜到了?

    她垂下眼帘,好半晌才开口。

    “你受聘的人是他而不是,我如果我拒绝呢?”

    月嫂似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连忙回道。

    “褚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如果你拒绝我,我就只能每天蹲在你家门口,这是我的工作,我就该去完成,而不是找任何的借口。”

    褚暖沉默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妥协了下来。

    她说得没错,她一个人根本就没办法照顾好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还小,她如果时常在家照顾,便没有办法为生计奔波,聘请保姆,是迟早的事。

    既然如此,还不如让月嫂过去,月嫂照顾了这么长的时间,她也比较放心。

    只是,有一件事她是怎么都无法妥协的。

    “你可以跟我一起走,但是,每个月我都会定期给你一笔钱,算是你的工资,如果你不肯收下,那我也不勉强你跟我走。”

    闻言,月嫂是实在没了法子。

    “那好吧,褚小姐,我答应你。”

    其实对褚暖来说,她能去的地方不多,在整个邑洲,离开了爵园以后,便只剩下叶宅了。幸好,这些年傅臻都在定期派人过来打扫,她带着月嫂和孩子们过去,忙碌了没多久以后就能住人了。

    空荡荡的宅子,曾经充满了无数的笑声,如今,却只能沦为回忆。

    她抬起头看着宅子里的每一物每一景,都跟五年前她离开时没有一点差别。

    她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傅臻的功劳。

    这之后,傅家那边后来究竟怎么样了,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好几天下来,关于傅臻在俞城遇难的消失传遍了邑洲的大街小巷,她拒绝所有有关于他的消息,整天呆在家里,总以为这样就能忘记。

    可到了最后她才发现,有些事,终究是自欺欺人。

    婚礼会场,方淮站在走廊上,手里紧紧地握住手机。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拨打褚暖的电话号码,可没一次是能接通的,傅臻的消息他不是不知道,可从傅臻的消息传来后不久,褚暖就不见踪影了。他去了好几趟爵园,得到的都是同样的一个结果。

    他找不到她了,真的找不到她了。

    傅臻的死,是他意料之外的,他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会在俞城遇难,联想起那一天褚暖的异样,他是隐隐能察觉到什么的,只是这会儿找不着人,他也无处可问。

    今天,是他和丁莹莹的婚礼。

    丁家那边曾经打算取消婚礼,但到底还是如期举行了,傅臻的事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丁莹莹的肚子等不得,要是取消了婚礼,过些日子她的肚子就要大起来了。丁家必须在这之前完成婚娶,才不至于让对丁家沦为笑柄。

    今个儿,唐康均也出席了。

    方淮将手机放回兜里,无论他拨打多少次,那头都是冰冷的女声。他抬起头,冷不防的,唐康均的身影就这么地晃进了视线范围内。

    这会儿也没有外人,唐康均走过来,面容显得有些几分憔悴。

    “还没找到暖暖吗?”

    方淮摇了摇头。

    “她跟两个孩子都没在爵园,电话也关机了,我根本就找不到她……”

    唐康均想了下,而后开口。

    “去叶宅看过了吗?”

    “还没有。”

    “指不定,暖暖会在那里。”

    听见他的话,方淮的眼里燃起了一丝希望,没有多想,他迈开步伐就想往门口走去。

    只是没走几步,唐康均便唤住了他。

    “站住!你去哪?”

    方淮顿住步伐,转过身来望着他。

    “干爸,我去找暖暖!那么多的地方都找不到她,她肯定就在叶宅!我之前就是笨,怎么就想不起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呢……”

    然而,唐康均的脸色却是极为严肃。

    “就算你要去找她,那也是之后的事!你难不成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他

    tang的话,活生生地将他拉回了现实。

    方淮站在那,微张着嘴却是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今天,是他和丁莹莹结婚的大喜之日。

    再过不久,婚礼就要进行了,而宴会厅内,已然坐满了亲戚朋友,那里的每个人,都是带着祝福而来,为他和丁莹莹。

    但是,这场婚礼,他该怎么进行下去?

    最初的最初,他接近丁莹莹只是为了从傅臻的手上夺回那些东西,再助褚暖一臂之力,他根本就不是出自真心想要跟丁莹莹在一起的,而那个孩子,也是一个意外之外。

    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想起作出了一个决定,他猛地抬起头来。

    “干爸,这场婚礼取消吧!”

    听见他的话,唐康均的脸色顷刻变了。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方淮看着他,面靥上满是坚定。

    “干爸,从一开始你也知道,我跟丁莹莹在一起不是为了爱情,我是为了暖暖,为了叶家的仇。而如今,傅臻死了,暖暖自由了,我也没有理由跟丁莹莹结婚了。我现在最迫不及待想要去做的事,就是去到暖暖的身边!她现在肯定很无助,我要立马到她的身边去,她现在需要我!”

    可是他没走几步,唐康均便使了一个眼色,让身边的人去把他给抓了回来。

    方淮无法置信,唐康均抬步走上前,长叹了一口气。

    “方淮,这场婚礼,你必须进行下去。你莫要忘了,丁莹莹现在肚子里怀着的,是你的孩子。难不成,你要把你的孩子也抛弃吗?”

    方淮没有想那么多,孩子又如何?这个孩子,确实是他的孩子,可是没什么比褚暖还要重要。由始至此,丁莹莹都是他利用的棋子,自然,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亦是这样。

    “干爸,我想要的从来都很清楚明了,我想要的仅仅一个褚暖而已,除了她,我谁都不要。”

    说着,他挣脱了那人的束缚,没有丝毫迟疑地就往门口冲去。

    唐康均看着他的身影,到底,只能摇头叹息。

    眼看着仪式的时间快到了,可是新郎却不知所踪,新娘房里,一身白纱的丁莹莹坐在那,双手放在腿上扭成了麻花状。

    不少人去找了,可始终没有半点消息,她垂着眼帘看着自己的手,却是异常的平静。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一抹身影出现在新娘房里,那道暗影压过她的头顶,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见唐康均就站在她的面前。

    她自是认得,这是方淮的父亲。

    “爸……”

    只是她还没把话说全,唐康均就用很淡的语调开口。

    “这场婚礼取消吧,方淮不会来了。”

    她的心猛地坠入了谷底,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

    “为什么?”

    唐康均看着她的脸,这个女孩儿,到底是跟别的女人不一样,要是换着其他的女人,自己的丈夫在婚礼现场失去踪影,肯定会大闹特闹。可是,她非但没有,而且还一脸的平静。其实,他当真觉得,除去那些利弊,丁莹莹与方淮还是有几分般配的。

    “所有的事都落下帷幕了,他……去到他真正爱着的那个女人的身边了。”

    丁莹莹的脸瞬间一白,那五指不断地收紧,掌心内,指甲早已深陷在血肉中了。

    “是吗……”

    她的嗓音很轻,却带着明显的自嘲。

    看见她这个模样,他难免有些诧异。

    “你不生气?”

    丁莹莹轻轻地摇了摇头,很多的事,早就在之前就有迹可遁,她不是没发现,只是选择了自欺欺人。原本,她以为她能用这个孩子来留住他,可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心不在她这里的男人,纵使她使出千方百计,都留不住。

    她看着自己的这一身白纱,多么可笑,今天明明是她的大喜之日,却也教她心碎。

    她是知道的,她是知道方淮蓄意接近她,他根本就不爱她,但就算如此,她还是不由自主地陷在了这段感情之中。她爱方淮,当真爱得深沉,就算他利用了她抛弃了她,她还是想要继续爱下去。

    所以然,她站起身来,撂着裙摆就往门口走。

    唐康均忍不住问了出口。

    “你去哪?”

    她回过头,绽出一抹灿烂的笑。

    “我去把他追回去!就算可能性很低,我还是想要去试一试!”

    她没有办法什么都不做就率先认输,她要去追他,她要把她的心情告诉他,她要跟他说……她爱他。

    ……

    叶宅。

    不知从何时来时,雪,悄然而至。

    褚暖站在落地窗前,仰着头望着外头飘落的雪花。

    她已经回来叶宅好些天了,可是这些天,不管是忙着还是闲着,那个男人的

    身影始终还是肆无忌惮地充斥在她的脑子里。

    那种习惯,就好像已经刻在她的骨子里一般,怎么都抹不去。

    她抬起自己的左手,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复健,她的左手早就好得差不多了,虽然不似以前那么利索,但好歹,日常生活中不会再出现半点的困难。

    而叶世文旧时给她的那条链子,此时就戴在她的左手腕部上。

    看着这条链子,她就不禁会想起傅臻。

    喉咙里就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上不去也下不来,她只能咬着下唇,强忍着那种难受。

    两个孩子和月嫂都在楼上,就她一个人站在客厅,她回过神,刚走了几步,就听见门口传来动静。

    她稍稍蹙起了眉头,好几次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仔细一听,似乎还真有。

    褚暖只能抬步朝门口走过去。

    只是当她将门打开,门外的人却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她抬起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方淮,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今天应该是方淮与丁莹莹的婚礼才是,只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方淮用手攫住了她的双肩,神色是尤为的激动。

    “暖暖,你这几天究竟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到处找你?!我去过爵园,他们告诉我,你已经搬走了,我又找了好多地方,都始终找不到你……”

    他仔细地将她打量了一遍,确定她除了有些消瘦再无其他异样,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暖暖,傅臻死了!他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

    她撇过脸,不去看他。

    他看到她这副模样,心底的答案便也确定了几分,只是,他也不想再去计较太多,反之,有一件事是足够让他觉得高兴的。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向上扬起的弧度,神色雀跃。

    “暖暖,你自由了!你终于自由了!从今以后,就再也不怕他会来纠缠你了!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暖暖,我们结婚吧!没有了傅臻,我们都能好好的,就像之前我们在俞城时一样……”

    “俞城”这两个字,刺痛了她的神经,她看着他,声音放轻。

    “方淮,我不可能跟你结婚了。”

    他怎么都料不到会变成这样,目光有片刻的呆滞。

    “为什么?傅臻死了啊!没人会再来拆散我们了啊!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是一件好事吗?倘若真的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这几天,她根本就开心不起来?

    她掰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

    “方淮,我不想骗你……对,傅臻的死,与我有脱不掉的关系,我原本也以为,脱离他的掌控,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可是我发现我错了,真的错了,就算他现在不在了,我也自由了,我却仍然不觉得快乐。”

    她在苦笑,这些天来,她的脑子里尽是傅臻的事。

    她想起他对她的好,想起他明明知道所有的事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想起这段日子以来……他真的在努力地想要弥补。

    人有时候是残忍的,残忍地选择自己想要去看见的一切,而忽略那些不愿意看到的。

    她恨傅臻,因此他待她的好还有那些弥补,她都视而不见,却忘了,就算她视而不见了,并不代表那些努力不曾存在。

    傅元彦说得没错,她是后悔了。

    从她接到那通电话,她就开始后悔了,在那之前,叶世文和叶问蕊的死,紧紧地缠住她的脖子,让她根本就无法喘息,她就把所有的罪孽都怪在了傅臻的身上,她恨得疯狂,恨得不顾一切,却忽视了在那些恨的最深处,还有爱。

    她以叶世文和叶问蕊的死画地为牢,将自己困在其中,而傅臻只不过是不愿让她再继续为难自己,便替她作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她解脱了,她自由了,可是,她也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纵使她再怎么后悔,做过的事她都始终没有办法装作没做过。所以,她只能躲在家里,不听不闻不问,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好过一些。

    错的,都是错的。

    现在的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傅臻的死,不过是让她从一个牢笼跳到另一个牢笼罢了。

    但是她也明白,如果她一辈子都不去做,她就这辈子都迈不出那个牢笼。

    褚暖阖了阖眼,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尽可能地让自己不再痛不欲生。

    “忘记我吧,就算没有傅臻,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其实我自己心里清楚,在俞城的时候,那是因为你对我好,而花花需要一个爸爸,我才想要跟你结婚。那五年,即便我再恨他,我也深爱着他,我根本就否定不了我的心……方淮,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我是一个坏女人,我坏到极点,我不配得到你的爱,我……也不想再伤害你。”

    方淮的身形摇晃,就算曾经,她为了逼走他说过类似的话,但是这一次,

    他清楚地明白,她的这些话,不是假的,而是出自她的真心。

    相似了那么多年,是真是假,他一眼就能看穿。

    可这一刻,他却尤为痛恨这样熟悉她的他。

    “暖暖……”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她,她却后退了几步,到他触碰不到的距离。

    褚暖抬头,泪眼模糊地看着他,或许,有些事当真是注定的,她与他经历了那么多,到底还是无法在一起的,而她,也不想再对他对自己撒谎了。

    “走吧,不要再回头了,方淮,对不起,可我除了这一句对不起,根本就给不了你什么……”

    他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却发现不管再多的话,也根本改变不了。

    他只能站在那,看着那扇门缓缓合上,将他和她彻底隔绝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一刻,他方知,纵使他再努力,也走不到她的身边。

    从傅臻出现在她生命中的那天起,就再无他存在的必要了。

    可是他真的觉得,过去的那些年的相处,是他这辈子最快乐也是最难忘的,就算重来,他也不后悔。

    方淮不知道自己究竟站了有多久,当雪落在他的肩上透过衣服渗透,他才因为这寒意而惊回神来。

    他转身,才刚走了几步,一抹白色的身影印在了他的瞳孔里。

    他一愣,在他的几步之外,是一身白纱的丁莹莹,这么冷的天,她竟只穿了这么一件,肩膀已然冷得缩了起来。

    她站在那,看着她一步一步地朝他走来,由于路上湿滑,走到半途的时候还摔倒在地。

    雪白的婚纱上沾上了斑斑的污垢,她却像是没有发现般,只看着他,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她走到他的面前,寒意早已令她的唇失去了原有的颜色,她的声音甚至带着抖意,然而,仍如他记忆中的那般温柔。

    “方淮,我们回去继续举行婚礼,好不好?”

    她带着哀求,白色的雪纷飞,落到了她的头发上。

    他看着她,犹如这冰天雪地般寒冷。

    “丁莹莹,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在利用你。而如今,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我不会跟你结婚。”

    他把话说得很清楚,更甚是不留半点的余地。

    丁莹莹的脸更白了几分,即使身体在不住地抖,但她仍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倔强。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方淮,我爱你啊!我不管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接近我,我爱你的心依然还在……”

    她顿了顿,手落在了依旧平坦的小腹上。

    “更何况,我们还有了孩子啊!这是你和我的孩子,再过几个月,它就会出生了……”

    “这个孩子,你还是去打掉吧!”

    她的动作,因为他的话而僵住,她不敢置信地抬起头,他的眉眼尽是冷漠,与那时他的呵护相比,竟是教人心寒。

    “我不会跟你结婚,这个孩子我也不会承认。丁莹莹,你到现在还听不懂我的话么?”

    她怎么会听不懂?

    她敛去苦笑,即使这个时候她的心已经痛如刀割了,她仍是咬紧牙关,把那句话给说了出来。

    “就算你不愿意跟我结婚,就算你一直以来都是利用我,可是这个孩子我会生下来,因为,这是我和你的孩子,我最爱的你的孩子。”

    方淮蹙起了眉头,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腹上,而后,收了回来。

    “随便你,你的事与我再无半点关系。”

    他说完这话,就抬步离去。

    丁莹莹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她低着头抚着自己的小腹,强忍着眼泪。

    如果爱情是一场博弈,那么,她愿意倾尽一切来赌这一局,如果赢了,她会高兴,但如果输了,她也输得心甘情愿。

    她相信,她和方淮之间只不过是一个开始,即便他和她不是因为爱而结合的,但最起码,在这一段日子里,她不后悔爱上他。

    他值得她耗上一辈子的时间去等待。

    ……

    时间,总是在分分秒秒中悄然流逝。

    褚暖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邑洲的雪开始融化,不久,春天来了。

    她不知道任何有关于傅臻的消息,她也不愿意去打听,似乎,唯有这样,在她的心里那个男人的身影就越能……鲜活如初。

    很多事情,总是在最后的最后,才终于懂得。

    新的枝芽布满树杈,她站在父亲的墓前,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

    一切,都过去了,真的过去了。

    所有的恨,都随着那一天的事而消失匿尽,剩下的,便只有残缺不堪的记忆。

    以及……无尽的追悔。

    她跪在父亲的墓前,香火的烟袅袅升起,她缓缓地阖上眼,眼泪却不自觉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她想起了许多,有关于她和傅臻相遇的画面。

    一眼相中,就是一种罪。

    若不是因为这一眼相中,他跟她之间,又怎么可能会有后来的纠缠?

    只是,是对是错,她已经再也说不清了。

    良久,她站起身来,深深地看了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一眼,转身离开。

    那艳阳将她的身影拉得老长,随后,再也不见。---题外话---某妖:这是悲剧收尾的最后一章,喜欢悲剧的亲可以到这止步,明天开始的章节,便是喜剧了哦~

    推荐一下新坑《限时婚约》,俞城霍向南和秦桑的故事,欢迎跳坑,链接就在评论区置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