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五十九章 傅臻死了,她自由了(伪结局,精彩,必看)中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身为目击者的小赵和司机在接受警察的盘查与录口供,她往前迈步,一个警察模样的男人朝她走了过来。

    “你就是傅太太?”

    她没回答,只是仰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呢?他在哪?”

    那男人转过身,指着被撞毁的栏杆悬崖边纺。

    “据我们所知,傅臻先生的车在这车道与一台刹车不及的大货车相撞,两台车子都翻到悬崖下去了,我们的人已经下去进行搜救,可是生还的可能性很低……”

    最后的那句话,让她的身子猛地一颤瓯。

    警察说完以后,就转身继续忙去了,她看着那悬崖边,双脚就好像有自主意识似的往那边迈去。

    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直至走到那边上才停了下来。

    探身往下看,底下的险峻让她不禁有些打晃。

    褚暖的脸白得没有半点的血色,即便是勉强站在这,也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她无法想象,傅臻的车是从这里往下坠落的,这么可怕的高度,最下面是汹涌的河流,难怪,警察会说生还的可能性很低了。

    一阵冷风吹过,她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她知道傅元彦向来心狠,他肯定会想尽办法对付傅臻,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傅元彦用的办法,会狠到这种地步。

    其实,她没想过真的要傅臻的命。

    如果她当真那么狠,早在当初对着白薇时,就是一一将过去的那些账全部清算,而不是以一巴掌来结束所有了。

    她对傅臻,是憎恨的,她恨他让叶家被毁,还有叶世文和叶问蕊的死,也跟他有摆脱不了的关系,这一些恨,促使了她在傅元彦向她提出合作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五年后,对傅臻的恨,让她带着女儿跟着他回到邑洲,为的,不过是寻一个机会,为她的父亲和姐姐报仇而已。而傅元彦的出现,就是她的一个机会。

    这好像是藤蔓一般的存在,紧紧地缠绕着她的脖子,一天不扯下来,就只会让她无法呼吸。

    可她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么的一个结果。

    这样可怕的一个高度,连人带车都翻了下去。

    那时候的傅臻,是怎样的心情?

    只要想到这一些,她的双腿就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力气,她瘫在地上,身子不住地颤抖。

    有人过来将她扶起,走到旁边之后,这人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傅太太,你别太伤心,我们会尽力的。”

    她抬起头,这人的眼里尽是对她的怜悯,待离去后,她抬起手抹了一把,这才发现,自己的掌心一片湿润。

    她哭了?她为什么会哭?这不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吗?

    傅臻死了,她就自由了,往后不管她去哪里,都不需要躲躲藏藏,更不需要害怕终有一天,他会突然冒出来,扰乱她的生活了。

    这明明就是她想要的,但是,她左边胸口处那狠狠揪住的疼痛,又作何解释?

    褚暖阖上眼,那眼泪却像是怎么都止不住似的,肆无忌惮地蔓延她的脸颊,还有那痛,越来越明显,几乎要让她难以喘息。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一个人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泪眼模糊地抬起头,认得这是傅臻身边的人,小赵。

    这一次过来俞城,也是他跟着傅臻的。

    小赵向她点了点头,而后开口。

    “太太,我让人送你回去酒店吧……另外,傅少有些东西,让我私下交给你。”

    褚暖颌首,离开了事发地以后,就前往市区。

    那一间房间,是傅臻来俞城居住的,衣橱里甚至还挂着他的衣服,而床头柜上,放了他惯吃牌子的香烟。

    她走进去,隐约的还能感觉到那种熟悉的古龙水香味。

    小赵也跟随着走进房间,他将那条链子和一封信递到了她的面前。

    “太太,这是傅少让我交给你的。”

    褚暖站在那,看见他递过来的链子时全身僵硬。

    即便过去了五年之久,但是她不可能会认错,那是她的链子,旧时,叶世文送给她的链子,而这条链子,本该在五年前那场意外中被抢走的。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许久,她才伸出手接过,指腹摩擦着链子的纹路,随后,她将目光投驻在了那封信上。

    这一刻,她突然有些畏惧,不敢将这封信打开。

    小赵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忍不住出声。

    “太太,你还是看一看吧,你看了里面的内容,就会明白一些事了。”

    她咬着下唇,到底,还是缓慢地将那封信打开。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里面只有一行字。

    “暖暖,你自由了。”

    再简短不过的几个字,却是出自傅臻之手,关于

    tang那个男人的笔迹,她不可能认错,这的确是他所写的。

    褚暖的脑子“轰隆”地一片空白,她拿着信的手甚至还在不住地发抖,脸色也白得吓人。

    她想起了临行前,傅臻曾经的那些话。

    他说过,等他从俞城回来,有一些话他要对她说。

    而如今,他想要说的那些话,真相大白。

    原来,他早就打算放她自由了,就在他从俞城回到邑洲以后,他会给她一个选择,是留下,还是离开。

    只是,她没有去等,也没有去相信他的心。

    小赵看着她的脸,有些事,就算再怎么不忍心,始终还是说了出口。

    “这一次到俞城来,傅少是想要把这条链子拿回来然后还给你,因为这是你父亲给你的链子。而且,他本该可以让别人前来,偏偏,他却决定亲自前来,另一方面,他也是想要求证一件事。”

    他顿了顿,才往下说。

    “太太,其实傅少早就知道你和傅元彦见面的事了。”

    褚暖浑身一颤,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

    “你……你说什么?”

    小赵看着她,一字一句说得格外的清楚。

    “从俞城到邑洲,最初你表面是被迫回到他身边,但实际上在做些什么,他通通都知道。他知道你有一个伯父叫唐康均,他知道方淮认了唐康均做干爸,他知道你在寻找机会报仇,他也知道你跟傅元彦的两次见面更甚是联手合作……这一些,他只是假装不知道,就连公司那边,也是他放手让出来的,而这一次到俞城之前,他把详细的地址告诉你,就是为了圆你最后的愿望。他说,如果他的死,能让你从你父亲和姐姐的死中走出来,那么他愿意用他的死来弥补他对你的过错,毕竟,这一些都是他欠你的。”

    “就算不是他亲手造成,但你父亲和姐姐的死的确与他有关,而且,他当初接近你的目的也是不纯,这么多年,更是为了白薇小姐让你受尽伤害……他早就知道,你不是心甘情愿呆在他的身边,所以,这一次也算是一个让双方解脱的办法吧?傅少说了,如果你当真铁了心把最后他给你的那个详细地址告诉了傅元彦,那么,他会就此对你死心,即便有幸活着,也不会再纠缠着你,如果不幸……那也是他的命。”

    她站在那,身子摇摇欲坠,魂好像被勾走了似的。

    小赵看到她这模样,犹豫了下,终究还是继续往下说。

    “傅少还说,一眼相中当真就是一种罪,便是因为这当初的一眼相中,才有了后面的那么多的属于你的痛苦……但是,他还是很庆幸能在他有生之年能够遇见你、爱上你,因为你的出现,他才懂得了什么是爱。而这之后,你与他就再无半点关系了,褚小姐,你……自由了。”

    最后的那段话,紧紧地揪住了她的心。

    她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喉咙里就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只剩难受。

    小赵说完他该说的,便退了出去。

    整间房间里,就剩下她一个人。

    明明暖气开得很足,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暖和不了她的身体。

    她觉得好冷,彻骨的冷,冷彻心扉。

    她……听见了什么?

    傅臻早就知道了她暗中所做的事,他知道她跟傅元彦见了面,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他装作不知道,不知道她千方百计地想要离开,不知道她与傅元彦合作取他性命。

    为什么?

    为什么早就知晓了一切,却不拆穿她?为什么早就清楚他可能会命丧俞城,仍然还要到这边来?

    她恨他啊!他知道她恨他的啊!她那么恨他,他竟然为了她,亲自过来把她遗失的链子取回来……

    她倒是宁愿,最后的最后,他对她像以前那么狠。最起码这样,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难受。

    可是他不再是那样,以前的那些狠,已经不复存在。

    旧时,他不懂爱,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如今,懂了爱,却是被她所伤。

    这段日子,他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把她留在身边的?他明知道她是一个祸害乃至一个灾难,他还是要固执地将她留着……

    眼泪终究忍不住决堤而出,她坐在地上,手里仍然紧紧地攥着那条链子和那封信。

    她自由了,她真的自由了。

    可是她却发现,这自由……没有办法让她觉得高兴。

    三天,整整三天,搜救队进行了三天的搜索,只找到了一具货车司机的尸体,而傅臻却是始终都没能找到。

    据警察所说,悬崖下方是水流,恐怕,是随着水流不知流到哪里去了。

    不过这三天连半点消息都没有,想来也知道,是凶多吉少了。

    三天以后,搜救队便停止了搜索。

    她被送回了邑洲,刚到爵园,律师便上了门。

    律师过

    来,无非就是宣布一份属于傅臻留下来的遗嘱,那遗嘱内容不过几条,把几处物业以及几笔钱留给她,另外,还有爵园的所有权。

    当律师离开后,她仍然有些恍惚,月嫂过来喊她一声,没想才刚刚触碰到她,她就倒了下来。

    在黑暗袭来之前,她的脑子里只回荡着一个讯息。

    他把爵园给了她,就像当年一样,他……不要这个家了。

    月嫂一碰她的额头,吓了一大跳,竟是烫得可怕。

    送到医院,她已然高烧将近四十度,再加上在俞城这几天不吃不喝,身体几乎绷到了极限。

    直至两天以后,她才终于醒过来。

    褚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首先印入眼帘的是白漆漆的天花板,她看了好半晌,耳边才传来月嫂的抽泣声。

    “太太,先生出事了,你千万别倒下啊,你倒下了,小小姐和小少爷该怎么办……”

    她的睫毛轻颤了下,到底,还是没有说话。

    月嫂去为她捣弄吃的,她躺在那里,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她却始终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

    没过多久,病房的门被人由外往内地推开。

    她侧目望过去,随后眉头微蹙,用手肘支撑起身子。

    傅元彦缓步地走了进来,他的嘴边带着得意的笑,整个人看上去,是神高气爽。

    “这一次,傅臻死无全尸了!真是他的报应!他早就该有这样的下场了!我倒是想要知道,他还凭什么跟我斗……”

    褚暖抬起手,指向门口。

    “出去!”

    她的声音虽然有些无力,却带着坚定。

    傅元彦的脸沉了下来,非但没有离开,反倒是往前走了几步。

    “叶暖,你注意你自己的口气!你可别忘了,傅臻的死,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当初若不是你向我提供了他的去处和时间,我又怎么可能逮到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凑近了些,又补了句。

    “这样不是挺好的?他害死了你父亲和你姐姐,如今用他的一条命来换,终于是银货两讫了!”

    褚暖的身子不住地发抖,手紧紧地攥住被角。

    “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让你给我滚!”

    “滚”字普一落地,他便用手攫住了她的颌骨,让她必须昂着头看着他。

    “怎么?后悔了?叶暖,我告诉你,后悔没有用!傅臻如今死了,是你跟我合伙把他弄死的!这一个责任,你不可能推脱得掉!不过我提醒你,这是一场事故,他死于非命,与我们都无关,你若是胆敢把我供出来,那么,你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还不如闭上你的嘴巴,收回你那所谓的后悔莫及,反正目的达到了,你想要的自由也有了,你还抱着这可笑的后悔做什么?!”

    随后,他收回手,直起身子冷冷地看着她。

    “好好享受你得之不易的自由吧!”

    她不作声,他笑,转过身拉开门离开。

    十来分钟以后,月嫂带着粥回来,见她脸色难看,不由得问了出口。

    “太太,你怎么了?”

    她回过神,摇了摇头。

    “我没事……”

    由于她的坚持,翌日,她便办理出院手续。

    回到爵园,两个孩子都在,她抬起头环视了一周,虽然回来邑洲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但是这几个月与那个男人的相处,却是每一幕都深刻地印在她的脑子里。

    她上楼,亲自给两个孩子以及自己收拾了衣物,下楼的时候,月嫂就站在旁边,难免有些诧异。

    “太太,你这是要去哪?”

    “我要走了。”

    褚暖苦笑,虽然傅臻把爵园给了她,但是,她却根本没有资格留在这里。

    所有的恨,随着傅臻的死似乎都烟消云散了,她甚至开始恍惚地想,以前的那些恨,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的。

    她恨傅臻,恨他与叶世文以及叶问蕊的死有关,而傅臻,用他的死来还这些债,或许,该是时候结束了。

    束缚住她脖子的藤蔓消失了,可是,她却仍然觉得无法喘息。

    直到最后的最后,她才惊醒,所有深沉的恨,都是出自她对傅臻的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