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五十章 当年被拐的女孩(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说着,就把手里的报告递给了他。

    褚昊琛接过,翻开仔细地看了起来,越往下看,便越是觉得不敢置信。

    半晌后,他禁不住紧紧地抓住医生,神色急迫。

    “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小姑娘呢?那个小姑娘现在在哪?!”

    手上的报告显示,那个人不能给褚老夫人输血,抽检的血液配对,若是给褚老夫人输血的话会导致褚老夫人有一定的几率患上gvhd,那是一种在直系亲属之间进行输血才会出现的,在其他不相关的人身上,就算同样的血型,也不可能发生。

    而与褚老夫人是直系亲属关系的,除了他和去世的双亲以外,剩下的亲属便只有家里的叔叔和小婶戛。

    莫非,是……

    褚昊琛不敢想象下去。

    也难怪身为父亲故友的医生伯父会这么吃惊了,那样的一个小姑娘,在褚家可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

    当年的那件事,由于太过久远,有些记忆早就模糊不清,而他身为父亲的故友,也曾清楚一二。

    “昊琛啊,该不会是……”

    他没有说下去,但那意思彼此间都明了。

    褚昊琛握紧了手上的报告书,他现在还不敢确定,但这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最大的一次希望了,而他,也会牢牢捉住不放。

    “伯父,那个小姑娘呢?她现在在哪?”

    医生摇了摇头。

    “据说是中途有事,急急忙忙就回去了,就连抽检的结果都来不及告诉她……”

    不见了?

    听见这一个接,褚昊琛难免有些失望。

    但是他不甘心,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低沉着声音开口。

    “伯父,医院的监控录像能借我看一看吗?这件事对我很重要!”

    他想了一会儿,也没有拒绝。

    “应该是可以的,走吧,我带你过去。”

    另一边。

    匆忙间赶回爵园,褚暖想也没想就给家庭医生打了通电话,家庭医生过来稍作检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小孩子吃坏了肚子,吃点药就没事了。

    听到这些,她是瞬间松了一口气。

    本来在回来的路上,她还在想是不是花花之前的事落下了病根,如今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只要孩子是健康的,她就知足了。

    给花花喂了药,她便让女儿躺在床上,自己坐到旁边给她讲床前故事。

    花花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又哭闹了一场,此刻是早就累了,没消多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给女儿掖了掖被子,站起身走出去,轻手轻脚地合上门。

    才刚抬起头,就见到男人火急火燎地走上楼来,看样子,似乎也是接到了月嫂的电话而特地赶回来的。

    他看见她先是一愣,而后眉宇一松。

    “花花没事吧?”

    她轻声地“恩”了一句,就越过他走进主卧。

    傅臻看着她的后背,下巴曲线略有紧绷。

    其实,在墓园的时候,他前脚把她丢下,后脚就后悔了,他之所以会赌气离开,也是因为心里不舒坦,可开了没多久,他就掉转车头回去,想要把她接上,可当他重新回到墓园的时候,翻遍了都没能把她找着。

    之后,他到门卫那里问了几句,才知道她是搭了别人的车子离开了。

    还好,这么冷的天,她再怎么跟他生气,也不至于在那种地方呆着。

    傅臻承认,今天他是太冲动了些,但他实在没有办法,今天是叶世文的忌日,他本想陪她去一趟,可是遭到了她的拒绝,他也没说些什么了,只是在墓园外面等着,深怕她会冻着冷着,没想,她竟然会抗拒到那种地步。

    而那一句话,当真是出自他的内心,但是如果不是一时气恼,他根本就不可能会说出来。

    即便,那句话已经藏在他的心里许久了。

    他抬步跟过去,她把随意丢在床上的外套围巾捡起来挂好,他的薄唇抿起,就算有些话不曾问出口,但那个答案却是一直都藏在他的心底。

    只要她一天仍然记挂着那些事,他为她做得再多,都是徒劳无功。

    他也明白,在那些事情以后,他想让她原谅他,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要去做,不为其他,只因为……他爱她。

    如果她这辈子都注定要恨着他,那也没关系,最起码他因为这种恨而存在在她的心里,总比再也不见的陌生人要好得多。

    傅臻刚想要说话,但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瞥向屏幕,眉头微微一蹙,转身走出了主卧。

    他走到走廊上,而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这通电话是褚昊琛打来的,他随意地答应了几句,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而后,他走下楼梯,在下到一楼的时候,对一旁的佣

    tang人吩咐几句。

    “家里一些吃的都整理一遍,往后同样的事情不许再发生。”

    说完以后,他便走出了爵园。

    褚昊琛在电话中说的地方离爵园大概有大半个钟头的路程,外头的雪下得有点大,他开得很慢,好一会儿才终于到达医院门口。

    他劲步走进,直接就走向了医院的警卫室。

    警卫室内,褚昊琛正坐在椅子上,一脸的沉思。

    这医院四处都有监控,那抢救室的门口自然也不例外,理所当然的,那个将褚老夫人送过来的小姑娘的模样也拍得很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个小姑娘有几分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门外传来声响,随即,门板被人由外往内地推开,他望了过去,见到来人以后便站起身来。

    傅臻的门路比他宽,指不定找起人来要容易许多,所以然,他就给傅臻打了一通电话,想让他过来看一看。

    男人抬步走上前,轻易地就瞥见了他眉宇间的那抹担忧。

    他笑了笑,毕竟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这好不容易才到来的一个小小的希望,都会让人禁不住既期待又害怕起来,当然,也会担心这个希望最终会落空。

    “别担心。”

    褚昊琛苦笑,他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呢?这二十多年来,不仅仅是对褚老夫人而言,甚至是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漫长的煎熬。这些年,他面对了一个又一个的希望与失望,本以为心早就习惯麻木了,可当新的希望出现,他还是忍不住会去期待。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当年被拐走的人,是我而不是她,那该有多好。”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当年,他因为生病留在了褚老夫人的身边,而彼时他的双亲带着他的妹妹去邑洲边境的古城游玩,没想,却出了那样的一个意外。

    他的双亲,是含憾而走的,如果不是他的妹妹失踪了,他的双亲不可能在回程的时候不幸扯进了那一场严重的追尾交通事故中,当场就去了。

    经过了那么多年,他想得最多的便是,如果当年被拐的是他而不是他的妹妹,那么现在大概都不会变成这样。又或许,当年他没有生病,而是跟着一起前去,说不定他的妹妹就不会出现那样的意外了。

    傅臻斜睨向他,其实当年的事,具体的他并不太清楚。

    “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你的妹妹才会被拐走的?”

    褚昊琛阖了阖眼。

    “说起来还真是一个意外……当地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病人发病,拿着刀子进入我爸妈居住的酒店到处砍人,那时候伤了好多的人,我爸妈跟我妹妹慌乱间走散了,当事情平复下来,人已经找不到了。查看了相关的监控,才知道是被一个中年男子带走,之后再查,那个中年男人早就在半年后就失足掉进海里淹死了……”

    他抬手,揉了下发疼的鬓角。

    “我爸妈当时在那边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开车回来时遇上了连环车祸,追尾了……在那之后,我奶奶便经常偷偷抹眼泪,以前还不常挂在嘴边,最近年岁大了,便愈发想念她的孙女,总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找回来,下去以后没脸见我爸。”

    说到最后,他顿住。

    “说也奇怪,邑洲虽大,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依然没能找到,按道理说,应该早就找到才对的,我经常在想,唯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被拐卖到别的城市去了,另一种是被什么人收养了,也改名换姓了,导致我这边怎么都找不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