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四十九章 擦肩而过的亲情?(褚家出现!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我只要看见你,就会想起我爸和我姐,还有过去的那种种伤害,你倒是告诉我该怎么忘记啊!你教教我啊!”

    如果能忘,她早就忘了,就是忘不了,已经刻在了她的骨子里了,她才会如此难受。

    男人的下巴紧绷,半晌以后,他收回了手,垂放在身体两边。

    “如果你不肯放下,我做什么都是错。泗”

    这句话的声音很低,低得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见。

    她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下,扭过头不说话。

    两人就这么对立而站,良久,他开口了。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过去?唐”

    她咬着下唇,“我不要,要走你就自己走。”

    大概当真是被她气恼到了,他转过身走回车旁,拉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

    随即,lambhini如一缕烟溜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拐弯处了。

    她抬起头看着那个方向,她知道,她所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是做的每一个举动,都让他觉得难受,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冷风咻咻地吹来,她打了一个寒颤,转过身的时候,远远便看见唐康均站在边上。

    她走过去,唐康均很显然是目睹了方才的一切,此时是不住地摇头。

    褚暖勉强勾起一抹笑。

    “唐伯伯,你能送我到市区吗?”

    唐康均理所当然没有拒绝。

    黑色轿车里,暖气开得正足,她侧着脸看着窗外,忽然听见唐康均的声音传了过来。

    “暖暖,关于方淮的事,你不会怪我吧?”

    她转过头来,唐康均长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是为了他好,但也有我的私心,我年纪大了,有他在旁边帮着,我也轻松一些……”

    大半个钟头以后,黑色轿车停在了市区最繁华的路段。

    她看着唐康均,脸上挂着一抹浅笑。

    “唐伯伯,我不会怪你,我……只会怪我自己。”

    她说完这话以后,就打开车门下车。

    由于天气寒冷,街上的人并不多。

    她还不想回去,便漫无目地地向前走着,那些路人脚步匆匆,擦肩而过时见她如此悠闲,难免有些诧异。

    她也没去顾及太多,抬起头看着天际。

    雪花突然飘落,刚开始很小,慢慢的开始变大了起来,那些人纷纷加快步伐,她站在雪中,正想要到路旁去打车回去,没想,耳边却突然听见了惊呼。

    她下意识地望过去,远远看见有一个人倒在了地上,而旁边也围了几个人,可是这些人只是光看着,丝毫没有伸以援手的趋势。

    褚暖走过去,这才发现那是一个年岁颇大的老奶奶,倒在地上双眼紧闭,脸色有些苍白,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人看过以后就走开了,大概,是怕这是一桩碰瓷,在如今的社会上,曾经的坏人变老了,旧时的善心很容易就被借以利用,太多碰瓷的例子刊登在各大报纸杂志上,导致人们冷漠了许多。

    她自然也阅读了相关的新闻,她没想太多,碰瓷或许可怕,但对她来说更可怕的,是如果这位老奶奶当真有事而又因为抢救不及时而发生不幸,那才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她没有丝毫犹豫就蹲了下来,连连唤了几声,老奶奶仍然没有反应,她不敢耽搁,立即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在等待的过程,她不敢随意挪动,又怕老奶奶会冻坏,便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老奶奶的身上。

    雪,越下越大。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车上下来救护人员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便往车上送,她心里放不下,唯有跟了上去。

    十分钟以后,救护车驶进了医院。

    老奶奶被送进了抢救室,那些医院的人过来问她相关的问题,她皆摇了摇头,她跟那位老奶奶并不认识,对于老奶奶的身份,她当然不知道。

    褚暖心里想着,只要等到老奶奶没事的消息传来,她就回去,可是没一会儿后,有几个人从抢救室里出来,匆忙间,她似乎听见了一些内容。

    她忍不住走了过去,“是急需o型血吗?别的医院送不过来?”

    那人见到她,也没隐瞒。

    “可以送过来,可是现在外头下雪,雪地难行,估计要浪费很长时间,这对病人的情况是不利的。”

    她蹙起了眉头,仰起脸看着。

    “那就抽我的血吧,我是o型血。”

    那人望了她眼,开口道:“我再找几个人,病人的情况急需大量输血,你一个人还不足够。”

    随后,他指着旁边的人。

    “你跟她去做一下抽血的准备。”

    褚暖连忙应声。

    折腾了好一会儿,抽血过后,她走了出来,除了她以外,还有几个人也参与抽

    tang血了,旁边的护士走过来,似是忙碌着要把血送过去,在经过她时,特别叮嘱了句。

    “小姐,你待会跟我去做个献血者的简单登记。”

    “好。”

    得到了她的回复以后,护士才拿着血包进入抽检室。

    她把棉签丢在旁边的垃圾桶,才刚站直身子,手机却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一看,是爵园的座电。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一头传来了月嫂的声音。

    “太太,怎么办?花花她上吐下泻,怎么都止不住……”

    听见这话,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电话那头隐约可以听见花花哭着喊要找妈妈,她的心猛地揪住,想也没想就把话撂下。

    “你别急,我现在马上回来。”

    说完,她便擅自将电话给挂断了。

    孩子的哭声让她心牵,这会儿,她是没办法再继续呆在这里了,又不好一声不吭离开,唯有走到登记台前拜托别人告知一声,随后才走出医院。

    她坐上计程车,匆匆地赶回爵园。

    而在不久后,护士从抽检室出来,环视了一圈都没能找到人。

    她唯有走到登记台前询问,那里头的人这才说了一句。

    “那位小姐说家里有急事,就先走了……瞧那模样,似乎挺急的。”

    她顿了顿,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这名护士。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护士蹙起了眉头,也没有多想就说了出来。

    “刚刚那位小姐不能输血给病人啊,血液检验结果显示如果进行输血的话会导致病人出现gvhd……那位小姐跟病人是亲属关系吗?怎么能这么胡来呢?幸好抽血后要先进行检验,如果直接进行输血,后果不堪设想啊……”

    “大概是不知道吧?现在很多人看那电视剧,都以为亲属间是可以进行输血的,会比较安全之类的,普通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直系亲属间进行输血会出大问题?”

    “也对。”

    ……

    大概过了大半个钟头,医院门口。

    褚昊琛打开车门下车,脚踩在雪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他快步地走进医院,在一番询问以后,便得出了具体的位置。

    褚老夫人已经被移送到了病房,他推开门走进去,看见那躺在病床上的人安然无恙,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张从后头气喘吁吁地追上来,脸上带着歉意。

    “少爷,都是我的错,老夫人说想自己走走,我想着我在旁边,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毕竟老夫人已经许久没有外出过了……可是、可是我没想到才一会儿工夫,老夫人就不见了……”

    褚昊琛的脸色难看,即便知道老张这么多年都跟在褚老夫人身边了,这种事怪不了他,他也难免有些不高兴。

    “我之前吩咐你的事你都忘了是不是?奶奶最近的身体不好,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就由着她出去?出去就算了,你应该时刻守在她旁边的,现在出了这种事,你有几颗脑袋担待着?!”

    老张不敢言语。

    褚昊琛确定褚老夫人似是没什么大碍,便让老张守在病房里,自己去找医生了解情况。

    碰巧,给褚老夫人进行抢救的是他父亲生前的朋友,他先是安慰了几句,而后,带着些许的疑惑开口。

    “听说,是一位小姑娘送褚老夫人过来的,抢救期间,褚老夫人还一度需要输血,医院血库告急,刚好那小姑娘是o型血,我们的护士就让那小姑娘跟其他的几个人一起去抽血……抽血的结果很奇怪,我觉得,你应该先看看。”——题外话——某妖:备注一下,gvhd称为输血相关移植物抗宿主病,现代医学证明,直系亲属间输血有时会发生一种严重的输血反应,这种输血反应尽管发病率很低,但死亡率却高达99.9%,一旦发生几乎无法挽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