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三十七章 那些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薛剑虹死了,因为一桩交通事故死了,只是,从她接到消息以后,她就选择了视而不见,更是连薛剑虹的葬礼都没有出席。

    自那天起,佟雪便搬离了居住的那个地方,改而自己租了一小小的单间,算是暂时住了下来是。

    她怕自己再住在那个地方,薛剑虹回魂的时候,她会不自在。

    没了傅昕,没了薛剑虹,她整个人是轻松了不少,所以然,她开始夜夜不归宿,总是游走在各种男人身边。

    邑洲的夜,浓郁如墨。

    夜总会的舞池中央,男男女女扭成了一团,上演着最暧昧的肢体交流,她踩着高跟鞋从舞池下来,走到旁边的吧台坐下。

    低胸的性感衣服将她的身材完美敞露,佟雪叠着腿,拿起一杯鸡尾酒就喝了起来。

    之前的那个男人腻了,反正她已经捞到了不少的钱,也该是时候转移目标了,这夜总会她经常会过来,便也知道自己会在这里找到下一个目标。

    长得漂亮的女人向来都能吸引别人的目光,才坐了一会儿,就有好几个人过来搭讪。

    她通通都拒绝了,她的眼睛尖得很,哪些人有钱,哪些人只是贪图春风一夜,她清楚得很堕。

    酒保走了过来,将一杯泛着蓝光的酒放到了她的面前。

    “这是那位站在那边的先生让我送给你的,说是有人要见你。”

    听见这话,佟雪抬起头朝那边望了过去,那是一个模样长得一般的男子。

    她的嘴角微勾,以为自己又遇到大鱼了,便抬步走了过去。

    但当她跟随着那个人走到其中的一间包厢,她推开门走进去,瞥见里头坐着的男人时,身子猛地僵在了那里。

    想要转身离开,可门已经关上,怎么都拉不开。

    这包厢是隔音的,与外头的喧闹成了强烈的对比,她不敢转身,那握着门把的手开始不住地发抖。

    包厢内,除了她以外,就只有一个年轻男人。

    佟雪的心沉至了谷底,她起初是以为是幻觉,可是门把上的冰冷却提醒着她,这是真实的。

    就在这静谧的包厢内,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的佟雪,有五年没有见面了。”

    她的身子猛地一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慢吞吞地转过身来。

    她抬起头,看着那做在长沙发椅上的傅元彦,嘴角勉强地扯起了一笑。

    “元彦,你……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还有五年的么……”

    傅元彦的手里拿着一根烟,白色的烟袅袅升起,他轻笑,这笑声听在她的耳里,却带着几分惊心。

    “我在牢里可想你了,所以,我为了能尽快出来见你,安分了五年,因为态度良好得到了减刑,再加上花了点钱,就提前五年出来了……”

    他看着她,由于包厢内的光线不是很足,他有一半的脸埋在了黑暗之中。

    “佟雪,我的妻子,五年不见,你想我了吗?”

    他的眼神直直地射向她,带着彻骨的寒意,她的后背抵着门板,努力地让自己处之安泰。

    为什么傅元彦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狱了?

    薛剑虹死了的事,他……他知道吗?

    佟雪不敢去想,若是他知晓了薛剑虹已经去世的消息,到底会有怎样的后果。

    而对于他的话,她不敢迟疑半分。

    “想……当……当然想……”

    “是吗?”

    他笑,逐渐地笑得无法压抑,整间包厢里都回荡着他的笑声。

    半晌后,他的笑声才渐止,只是那嗓音是更冷了些。

    “那么,为什么我妈死的时候,你没有出现?”

    仅此一句,就让她的身体定在了那。

    她想要解释,却将他站起身来,一步步地朝着她走了过来。

    每一步,听在她的耳里,都尤为沉重。

    “这五年,你过得挺快活的啊,身边的男人不少吧?虽然你我以前就有过默契,这种事我也不会在乎,只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妈的葬礼是由傅臻代为举办的?你呢?你去哪了?在哪个男人的床上了?”

    “我……不是的……”

    她正要说话,他却用手上的烟,狠狠地按在了她的皮肤上。

    顷刻,她痛得失声尖叫,想要躲开,他竟把她抓住,让她无从逃脱。

    “不要!好痛!元彦!我好痛!”

    她不住地求饶,可他却像听不见一样,直至半晌,他把按灭的烟头丢在地上,才终于把她松开。

    佟雪连忙退后缩在了角落里,全身因为疼痛不住地发抖。

    傅元彦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瞅着她,其实他出狱已经好些天了,可是这段日子他都没出现,就是因为他要去知道一些事。

    “佟雪,你以前再怎么荒唐,我能由着你,但惟独一件

    tang事,是我无法容忍的,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她低着头不说话,他伸出手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拖到了那张透明的茶几上,她拼了命地反抗,他把她的脸按在上头,兜头冰冷的酒就浇落在她的面靥上。

    眼眸的光,逐渐变得阴冷,他把那瓶酒丢倒了以后,就把空酒瓶砸向了墙角。

    一声清脆的声音,酒瓶成了一地的碎片。

    她吃了一惊,傅元彦这个模样她从来都没有见过,整个身子抖得更厉害。

    他抿着唇,手从她的后脑勺滑落至她的后颈,随后,五指稍稍收紧。

    “你把两个孩子调换,我没有意见,可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当年那个女娃,血型会跟傅家不符么?”

    她的心刹时凉了大半截,说起话来也吞吞吐吐。

    “我……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他眯起了眼,手中的力度开始加重,她觉得难受极了,开始不住地挣扎。

    那长指甲在他的手上划出了长长的血痕,他却像丝毫感觉不到痛意一样,面容扭曲得狰狞。

    “佟雪,你胆子挺大的,竟然敢把绿帽戴在我的头上?我傅元彦在这圈子这么久了,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事!”

    他越来越用力,她面色惨白,那种窒息与恐惧一瞬间便在身体里彻底苏醒,她想把他推开,却是怎么都敌不过他的力道。

    空气愈发稀薄,她的眼前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

    然而下一刻,他竟收回了手。

    似乎久违的空气刹时回来,她贪婪地呼吸着,眼底那恐惧仍然真实存在。

    他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污垢,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不久,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他指着佟雪,声音冷得就像是从冰窖升上来般。

    “把她带过去,先关几天。”

    佟雪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然而,他的脸却满布阴鸷。

    “你不是很爱爬上男人的床么?那么,我就让你好好地享受,接下来的每一天,你就靠着你的身体帮我赚钱吧,这都是你自个儿讨来的。”

    说完,他便朝那两人使了个眼色。

    那两人走过来就把她擒住,佟雪挣扎着,声音撕心裂肺。

    “傅元彦,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的妻子!你怎么可以……”

    他走到旁边的长沙发坐下,对于她的话视若无睹,待她被带出去以后,一个中年女人带着另一个年轻女人走了进来,面露谄媚。

    “先生,你要的人我给你找来了,你看合适不?”

    他挥了挥手,中年女人立即退了出去,当门合上,他一把将那人给扯进了自己的怀里,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撕开她的衣服开始尽情掠夺。

    不管女人惊恐的痛呼,他的眼中红丝泛现,隐约的,身下的这个女人模样慢慢地与某个人重叠在了一起。

    他低下头一口咬在了这女人的锁骨上,一股血腥味顷刻盈满口腔。

    “叶暖……叶暖……”

    视线不断地晃动,五年了,整整五年他都被困在那个地方,如今的他好不容易出来了,却失去了所有。那些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他会一一找回来的,自然也包括……叶暖。

    ……

    爵园。

    外头的天灰沉沉的,那种黑以悄然无声的速度迅速席卷而来,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窒息感。

    褚暖半坐在床上,侧着脸看着落地窗外的夜空,身体难免有些疲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