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三十三章 对我来说,意义都是一样的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你就有嘛……”她顿了顿,似是又想起了什么。“不对,我要收敛一些,免得让其他人知道了你的好,要来跟我抢那该怎么办?”

    她可认定了他了,当然不允许别人来跟她抢方淮了。

    方淮没再说话,只是面带宠爱着看着她绂。

    远远望过来,这屹然就是一对璧人,但是印在傅臻的眼里,却并非如此。

    他眯起了眼,那潭底甚至开始蔓延出冷笑。

    “好人?我可不认识他是一个好人。”

    丁莹莹闻言,倏然蹙了眉头,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傅臻哥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没有看她,那双深如黑夜的眼眸却直直地对上了方淮的眼逼。

    四目相交,火花溅现。

    “你这男朋友,倒是我的一个故人了,而且,还是与我身旁女人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的……”

    “傅臻。”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褚暖吭声了,她收回了那目光,改而望着他。

    “我是真的累了,想要回去了,如果你不肯走,那么我就自己回去。”

    说着,她就掰开他的手,大步地向着门口而去。

    这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自然,也包括傅臻。

    他看着她的背影,薄唇抿得死紧,这不是褚暖第一次对他发脾气,但这一次,她这么做很明显就是要护着某一个人。

    丁莹莹见状,不禁有些茫然。

    “傅臻哥哥,话说她是谁啊?脾气挺大的,这都是谁宠的?”

    “我宠出来的。”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

    “改天我再抽空去探望舅妈,你回去记得帮我告知一声。还有,对于刚才的那个人,你要喊她一声‘嫂嫂’。”

    没人发现,在他说出“嫂嫂”两个字的时候,方淮的后背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丁莹莹瞪大了眼,难免有些诧异。

    “原来是嫂嫂啊!”

    傅臻没再说话,他转过身追随褚暖的脚步而去,只是在转身之前,他别有深意地瞥了方淮一眼。

    走出俱乐部,一阵刺骨的冷风迎面吹来。

    这俱乐部是位于半山腰上,距离脚下的市区有一定的距离,褚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这周围的路灯很少,隔了好一段距离才有那么一盏,再加上是比较偏僻,此时大半夜的是安静得过分。

    一路走来,她就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甚至出来得急,她连外衣都没披上,身上仅一件露肩的晚礼服,每走一步就觉得冷得直哆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头传来了汽车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最后,那台lamborghini就停在了她的前方不远处。

    傅臻从驾驶座下来,大步地走向了她,随后直接就拽起了她的手,要把她带上车。

    褚暖想也没想就用力摔开,她微仰着头看他,由于太冷了,她的声音难免有些抖意。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她的声音很大,甚至是严厉地质问,在那宴会上,她都已经说了她想回去了,可他偏偏要拉着她往前走,他无视她的心情,只一心要逼迫她,他竟然还敢说是他在逼她?

    真是笑话!

    男人就杵在她的面前,与她的单薄衣着相比,他身上穿着厚重的外套,她既然要站在这冷风中跟他吵,那么他就奉陪,反正最后冻着的人也不是他。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但是方淮呢?他敢承认他是故意接近莹莹的么?”

    从他看见方淮的身边站着一个丁莹莹,他就想到了那个可能性,方淮是铁定想要做些什么,只是他没料到他会从他的身边人入手。丁莹莹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也是涉世未深,方淮说些什么,她都会很轻易地相信,倘若方淮是故意接近丁莹莹的,那么丁莹莹也就会受到伤害。

    他冷笑,她倒好,处处护着那个男人,在她的心里,方淮就这么重要么?

    她若是敢说一个“是”字,他就掐断她的脖子。

    褚暖仰着头看着他,那垂放在身侧的手早就攥成了拳头,而那掌心内,指尖深陷其中。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也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跟你表妹有那样的关系!”

    她说的都是实话,那一些,她根本就不知道,如果她早知道,她肯定不会让方淮那么去做的。

    她隐约的,能猜到他那么做的原因。

    只是,她看着他,不管他相不相信,她的话就撂在这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她还真想反问他。

    “你担心你的表妹受到伤害么?那我呢?你当初伤害我的时候,怎么就不替我想一想?还是你觉得,你伤害我是理所当然的事?我理应受到你的伤害?”

    男人额头的青筋暴现。

    “这根

    tang本就是两回事。”

    “对我来说,意义都是一样的。”

    褚暖阖了阖眼,其实她不想跟他吵些什么,之前经过了那么多的事,她早就觉得疲惫不堪了,即便吵得再凶,那又怎么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思。

    她越过他想离开,他再次拽住她往副驾走。

    临到门前,她稍有挣扎。

    “我要自己回去!”

    他斜睨她眼,声音冷硬。

    “你要折腾自己冻坏自己我管不着,可我得为我儿子着想。”

    她的动作一顿,相隔五年的儿子是她的命门,她若是逞强回去,铁定会生病的,到时候要是传染给了两个孩子,那就糟糕了。

    在她迟疑的空隙,他干脆把她给塞了进去,甩手把门关上。

    这一次,褚暖没再拒绝。

    方淮与丁莹莹是呆到晚上十点多才离开宴会的。

    丁莹莹由于才刚毕业不久,父亲本来想给她安排工作,她却拒绝了,用她的话来说,是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去找一份适合的工作,可这会儿她还没找到工作,便暂时住在家里。离开宴会以后,方淮便打算驱车送她回去。

    狭仄的车厢内,只有悠扬的音乐在回荡。

    车窗外风景快速地倒退,丁莹莹今晚的心情其实挺不错的,可忽然想到了傅臻的那一番话,到底还是忍不住扭过头来看着他。

    “方淮,我傅臻哥哥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啊?你跟他认识?”

    方淮直视前方,手里握着方向盘,听见她的话以后便瞟了她一眼。

    “认识,之前有过几面之缘。”

    “是吗?”

    丁莹莹歪着头想着什么,他开过了一个十字路口以后,就打着灯把车子靠边停下。

    随即,他侧过身来,面色严肃。

    “莹莹,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跟你坦白。”

    见他这么严肃,丁莹莹有些吓住了,她瞪大眼睛望着他。

    “什么事?”

    他斟酌了下,便缓缓开口。

    “我与他会相识,是因为暖暖。”

    “暖暖?”她低声地喃着,“是傅臻哥哥身边的那个女人吗?”

    他颌首,似乎也没打算要隐瞒些什么。

    “大学的时候,我跟暖暖……曾经是情侣。后来我跟她因为一些原因分开了,反正跟她就是分分合合的,我想,他打算提起的就是这件事,怕我跟暖暖曾经有过关联,而他认为我对你不是认真的。”

    他这些话倒是让她有些惊讶,怎么都没想到,方淮还跟那个站在傅臻身旁的女人有过那样的一段关系,而如今,更没想到他竟然会毫无遗漏地说出来。

    她笑,也没有多在意。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过去,如果说我不在意,那是假的,但是方淮,我相信你。”

    他抬高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莹莹,你就这么相信我?”

    “其实你大可不把这些事告诉我的,如果你对我有所企图的话。可你告诉我了,也就说明了那对你来说已经过去了,你放下了,那我也应该放下。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我自然不该对你的过去指手划脚,那毕竟是你生活的一部分。更何况,我看得很清楚,那个人现在站在傅臻哥哥的身边,而傅臻哥哥让我喊她‘嫂嫂’,也就是说那是傅臻哥哥的妻子,而你就在我的身边,即便你和她曾经有过那样的关系,但现在是各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我为什么要去在乎这注定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