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二十七章 这是谁的孩子?(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这些年,他只让公司的财务定期发过去一笔钱,那些钱如果他们省吃俭用的话,根本不至于过得那么落魄困窘。

    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是他遗漏了。

    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而后狠吸了一口,白色的烟圈瞬间氤氲住眼前的视线。

    他眯起了眼,不由得想起了五年前的种种绂。

    傅明辉病重,傅元彦被判刑,叶暖和佟雪生下孩子……

    拿着烟的手一顿,叶暖当初早产,是个意外,根本就不是足月的,而佟雪,为什么也会早产?

    还有之后,为什么女儿的血型与他不匹配……

    五年前,叶暖的身边就只有他一个男人,方淮早已离开邑洲,而五年后,褚暖口口声声地笃定,当年她没有背叛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份亲子鉴定会是那样的结果…逼…

    如果说,那份亲子鉴定是假的呢?是伪造的呢?那是不是就说得通了?

    会是谁?丁珏?这不太可能,那是她的孙子,如果丁珏想把叶暖赶走,她大可把孩子留下,就算那是女娃,也是傅家的骨血。可是,她却没有把孩子留下,反倒是把叶暖连同孩子也扫地出门……

    不是丁珏,那会是谁?

    他看着前方,似乎,有那么一个答案,在逐渐浮现,露出水面。

    爵园。

    傅昕乖巧地趴在客厅的茶几上,任凭花花怎么跟他说话,他都是保持着缄默。花花见状,也就不黏着他了,反倒是拉着月嫂到外面后院去玩。

    褚暖就坐在沙发处,垂眸看着他小小的脸蛋。

    过了一会儿,她盘腿坐在他的旁边,傅昕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而后便重新低下头。

    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他的头发很黑很柔顺,眼睫毛也很长,垂着的时候是一颤一颤的。

    “你家里人都是怎么喊你的?”

    他看着自己的手,良久以后才低着声音回答。

    “奶奶叫我昕昕。”

    她的嘴角勾起一笑,试图跟他拉近关系。

    “昕昕,那你可以告诉我,你今年读几年级了?五岁,应该是中班或是大班吧?”

    听见她的话,傅昕有些茫然。

    “什么是中班大班?阿姨,我没去读书。”

    她显得有些意外。

    这年头,还有不去读书的孩子是少见的,除非是那些落魄家庭,因为供不起才没有上学,可是,她看着这孩子的衣服,不像是出身贫寒啊!

    “为什么?你妈妈不让你读书吗?”

    他颌首。

    “妈妈说,我读书没有用,让我去拿别人的东西……她总让我去偷偷地拿,不管是酒还是吃的,又或者是其他的,妈妈说我就应该这样,幼儿园那种地方根本就学不到东西,她这是在教我知识。”

    这是哪门子的知识啊?

    褚暖蹙紧了眉头,不让孩子上学也就罢了,竟然还强词夺理地说让他去偷东西就是在教他知识,如此的母亲她还是头一回听闻。哪个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不是尽可能给孩子最好的教训的?

    而且,他还提到了酒……难不成,他的母亲嗜酒吗?

    傅臻昨天晚上说过的话突然浮现脑海,她看着这个孩子的脸,觉得可能性还是有的。

    “昕昕,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在那里偷走我的手机?谁让你这么做的?你妈妈吗?”

    傅昕的头耸拉得很低,似是有些惭愧,其实他自己也知道错,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就只能那么做。

    “阿姨,对不起……妈妈最近老喝酒,说家里没钱了,我就想着去拿点东西,说不能家里就有钱了……”

    小孩子的心里很简单,家里没钱,妈妈为钱发愁,他就想着让妈妈开心一点,不用再发愁。

    她觉得好像有什么揪住了她的神经一样,痛得有些难受,到底,她还是没再问下去,只是摸着他的头发。

    傍晚的时候,男人回来。

    他看了傅昕一眼,而后把褚暖拉上了楼,主卧的门合上,她看着他的脸,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是不是查到昕昕的家人的事了?”

    傅臻的面色沉着,看了她好半晌都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斟酌着该怎么说出口。

    她难免有些着急,便用手拉扯了他一下,男人在床边坐了下来,薄唇微抿。

    “暖暖,傅昕的母亲你也认识。”

    她也认识?

    闻言,褚暖有些发懵,可是瞧他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她仔细想了想,可她身边也没几个人有这么大的孩子的,因此,她便只能摇头。

    “我不记得了,究竟是谁。”

    男人的手掌撑在身后,抬眸望向了她。

    那脱口而出的名字,让她不禁一怔。

    “傅昕是佟雪的孩子。”

    佟雪?</

    tangp>

    她难免有些恍惚,五年多了吧?已经五年多,她没听说过佟雪的名字了。

    若不是他此刻提起来,她当真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他这么提起来,她顺着往下想,便也不难知道这傅昕的父亲是谁了。

    当年,她与佟雪在相差无几的日子里怀孕,而后生下孩子,佟雪生的是男孩,而她生的是女孩,如今想想,那个男孩是早已成大,成为了她面前的这个五岁的孩子。

    可是,她仍有一点想不通。

    “既然是佟雪的孩子,那你之前不清楚吗?”

    他默,也没想瞒她。

    “这些年,关于二房那边的事我并不知道。只是在五年前,你走后不久,二房也搬出了傅家,至于去了哪里,我根本就没兴趣知道,只定期让人给他们拨一笔钱。”

    若不是丁珏曾经在他面前提起过傅昕的名字,恐怕,他当真无法将两者之间联想到一起。

    褚暖站在那里,觉得头有些发疼。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傅昕的母亲竟然是佟雪。

    这个世界究竟是有多小啊?

    “既然是佟雪的孩子,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她将他不在的期间,她向傅昕问到的事一一告诉了他,男人的脸色慢慢变得阴沉,就连那眉头也是蹙得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半晌,她把心底的疑惑问了出口。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孩子带回去给她?”

    只是,他的答案却教她惊诧。

    “我并不打算把孩子还给她。”

    “为什么?”

    她瞪大了眼,傅臻站起身来,手插在了裤袋内。

    良久以后,他才低着声音丢下一句。

    “有一些事,我还需要彻查清楚。”

    他顿了顿,别有所思地望着她的脸,他在想,当年是不是藏着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五年前,那份亲子鉴定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才会定了她的罪,可仔细想想,她根本没有理由呆在他的身边却又和方淮纠缠不清,而那年她对孩子的关心以及一举一动,根本就看不出孩子非他亲生。

    他想要去查一些事,并非难事,即便那已经过去五年了,即便所有的证据都被销毁,他也依然有办法找到那个掩埋的争相。

    褚暖不明所以,她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事,但也明白,他肯定想要做些什么,譬如,跟孩子有关的事。

    几日之后,一份详细的报告送到了他的手边。

    偌大的落地窗前,他负手而站,那斜阳担在他的肩上,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男人的脸阴沉得可怕,他看着脚底下的城市,周身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气息。

    想他聪明一世,到头来,竟是着了别人的道。

    五年,整整五年,他都被瞒在鼓里。

    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那份被翻阅过的报告就放在桌子上,他拽起西装外套,大步地走出了办公室。

    此时,一条小暗巷的尽头,一层双人套房内,已是彻底乱了套。

    与其说是乱套,还不如说是薛剑虹一个人在干着急,她的宝贝孙子不见了好些天了,她到处寻遍了都没找着,反观佟雪,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仍然照常出去玩乐,这可把薛剑虹给气了个够呛。

    这不是第一次的谩骂了,薛剑虹抬起手,指着那坐在梳妆台前精心打扮的佟雪,气不打一处来。

    “你竟然还有心思出去!昕昕现在不见了!不知道去哪了!你做人母亲的,不应该担心自己的儿子吗?”---题外话---明日预告:我是你的亲生妈妈!(精彩,必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