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二十六章 即将被揭露的真相!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小男孩依然低垂着头,咬着唇一声不吭。

    她的眉头微蹙,声音放轻地开口。

    “你叫什么?今年几岁?”

    小男孩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又重新低回去。

    他年纪小,但也知道,面前的这位阿姨人很好,不像别的叔叔阿姨那样会对他生气,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乎他身上的伤。

    他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回答了逼。

    “我叫傅昕,今年五岁。”

    姓傅?

    这样的姓氏,在邑洲并不多见,但是,在她身边就站了一个。

    她下意识地向旁边的傅臻望过去,果然,他听到这名字以后,眉头不由得一蹙。

    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几分耳熟,似乎,自己曾经从哪里听过。

    只是这会儿,却是说不清。

    褚暖收回目光,抬高手摸了摸孩子的脸。

    这个孩子的双眼很清澈很纯粹,如果当真如同车童所说的那样,这个孩子是惯犯,那么眼神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她觉得这个孩子秉性不坏,她也无法将他置之不理。

    “你爸爸妈妈呢?”

    傅昕看着她,声音很低。

    “爸爸坐牢了,妈妈在家里。”

    褚暖正寻思着是不是应该把他送回来,那边,男人迈步走了过来,一把就将孩子给抱起。

    “回去吧!”

    她一愣,他首先走出病房,她便唯有跟上去。

    lambhini在半个钟头以后停在了爵园门口,他走到后头把孩子抱出来,她的脸色难免有些着急。

    “不送他回家吗?”

    佣人前来开门,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你确定把他送回去,他的家人不会打他?”

    “他的家人?”

    这一点之前她是根本没想过,那么可爱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家里人又怎么可能会舍得打他呢?

    可是经他提起,她不由得在想,医生说孩子身上不止新伤,还有很多旧伤。要么,就是出去偷东西的时候被揍的,要么,就是家里的人……

    她真的无法想象下去,家暴这种事她以前曾经听说,但真实面对,还是头一回。

    走进客厅,花花还没睡,看见她回来了,挥舞着双手就跑了过来。

    她蹲下来抱住,花花发现随行的还有一个小男孩,不禁好奇地望了过去,眨巴眨巴眼睛。

    “妈妈,他是谁啊?”

    褚暖答了一句“弟弟”,抬起头便看见他抱着孩子往二楼去,她想了想,把女儿交给月嫂,自己也上去了。

    傅臻亲自给孩子简单地抹洗了一下,爵园里没有男童的衣服,褚暖唯有去拿花花的衣服去给他换上,还好,有那么几件中性的,穿上去才显得不那么别扭。

    很大的房间,很软很舒服的床。

    傅昕看着这间房间,他今天坐过了好漂亮的车,又来到这么大的房间,这一切是他不曾想过的,他的眼里溢出了几分惊叹,不时摸摸身下的被子。

    男人看着他的脸,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那眸光很深,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褚暖想让他躺下,他却摇了摇头,扯了扯她的衣袖。

    “阿姨,我想回家。”

    虽然他年纪小,但也知道,这里不是他的家。

    她想着应该怎么开口,旁边,男人突然伸出手,按住了他的脑袋揉了几下。

    “你今晚就住在这,我认识你爸爸妈妈,他们同意你暂时住这。”

    “真的吗?”

    傅昕瞪大眼,看见他颌首,咧开嘴一笑。

    他很喜欢这个地方,他终究只是一个五岁小孩子,有些孩童特有的性子他是仍有着的,他蹭了蹭被子,又摸了摸旁边的枕头,面靥上灿烂的笑怎么都遮掩不住。

    大概是累了,他连连打了几个呵欠,她到楼下去为他弄点吃的,给他吃下去以后,便让他躺在床上。

    他很快就睡着了,她帮他掖了掖被子,而后才走了出去。

    傅臻早就回到了书房,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敲响了书房的门。

    他就坐在桌子前,似乎正在看着什么,见她进来,抬起头朝她望了过来。

    “怎么了?”

    她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直接就说了出口。

    “你认识这孩子的爸爸妈妈?”

    “不认识。”

    她怔住,敢情他方才在孩子的面前说谎?

    她往前几步,柳眉微蹙。

    “傅臻,你想做什么?那只是个孩子……”

    男人的身子微微向后靠,抿着唇看她。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我还不至于去跟一个五岁孩子计较些有的没的。”

    听他

    tang这么一说,她想着也是,但是,她始终想不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傅臻放下手里的东西,有一些事,他需要确认,所以现在暂时还不能跟她说。

    “我没有骗你,我想,我应该认识这孩子的父母,具体的,我去看过以后再回来告诉你。”

    褚暖看着他的脸,没再多说些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当书房的门合上,他重新陷入了沉思。

    傅姓在邑洲不常见,况且,他的确觉得“傅昕”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似乎,是从丁珏的口中曾经听说过……

    放在桌上的长指轻敲,有一个可能性在心底浮现,但一时之间又不敢确定。

    翌日,他打电话回公司告知一声自己今天不回去,随后,他便开着车向着某一个方向而去。

    傅家大门紧闭。

    他坐在驾驶座里,从这个方向看进去,可以看见那守在四周的守卫。

    自从那一日以后,他就没有过来过。

    其实如果可以,他是不想过来的,只是这会儿,他却想要知晓一件事。

    他打开车门下车,抬步走了进去。

    守卫跟他打了声招呼,随后放行,他大步入内,经过那一日,这傅家是冷清得不像话,听说,丁珏只留了几个佣人在旁,这房子又大得过分,因此,才会过分静谧。

    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佣人过去佛堂了,他抬起头环视了一周,眉头不由得一蹙。

    没等多久,丁珏的身影就闪了进来。

    她的脸上带着喜色,脚步也匆匆,当她看见傅臻,才知道这不是幻觉。

    她的眼眶泛红,被关在这里的日子,她是难受极了,限制自由倒还是其次,最让她受不了的,便是儿子那一日撂下的与她断绝关系的话。

    她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傅明辉死后,她是把所有念想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却怎么都料不到,自己与他会走到这一步。

    她想上前,却又怕会惹得他不高兴,唯有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阿臻,你来了啊……你好像瘦了?有没有按时吃饭啊?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截断了。

    他直截了当地就问了出口。

    “二房那边的孩子,叫什么?”

    丁珏一愣。

    “二房?你是说佟雪的孩子吗?”

    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她还是如实地说出来。

    “那孩子叫傅昕,今年应该五岁了吧……你怎么好端端问起这个了?我以前曾经跟你提过的,不是吗?”

    闻言,傅臻的脸沉了下去。

    果然如同他所料,那个孩子,就是佟雪的儿子。

    丁珏以前在他面前提起过,可他当时没往心里去,因此,只隐约有些印象。

    “这些年,你有跟那边联系过么?”

    丁珏摇了摇头。

    想她跟薛剑虹本来就不对盘,之前傅明辉在世,两人是碍于傅明辉才装作一副姐妹情深。如今,傅明辉早就不在了,她自然也不想再跟薛剑虹演戏。

    而薛剑虹,更不可能主动跟她联系。

    “没有,不过我听说,他们的日子似乎不好过,要不是因为那是傅家的嫡孙,我真不想去打听他们的消息……”

    男人坐在那,脸色是愈发阴沉,半晌以后,他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丁珏想把他喊住,已是来不及了。

    他走出傅家,拉开车门坐进去,想也没想就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吩咐了几句,他把电话给挂断,却没有立即启动车子离开,而是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

    就算二房那边生活再不好过,佟雪也不可能出现一些虐待孩子的行为,那毕竟是自己亲生的,虎毒不食儿,不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