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为她,不顾一切(方淮魔化)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暖暖啊,就算是到了现在,我依然不习惯你改了姓氏。258鈡雯?”

    唐康均说话向来很直,也是因为他与褚暖之间并不需要客套,两家是世交,他与去世的叶世文关系极好,有些话题便也不怕提起。

    “我知道你想告别过去的自己,也知道你是用什么心情改回了未进叶家之前的旧姓,但我了解世文,他对你即将要做的事,肯定不会同意。”

    褚暖沉默了下来。

    关于这一点,她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叶世文还在世,他肯定不会允许的绂。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叶世文已经不在了,他是因为傅臻的缘故才会自杀,这是怎么都抹不掉的。

    这五年来,除了最初的一年,两人之间是有联系的。五年前当她失踪,唐康均曾经派了很多人到处找她,只是在过了一年以后,才终于在俞城相见逼。

    彼时,她已经成为了褚暖。

    “唐伯伯,你能对我爸的死释怀吗?”

    她这一个问题,把他给问倒了,他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收回了目光。

    “我也是与你一样无法释怀,所以,才会对你想要做的事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说得并不假,褚暖是他从小就看着长大的,虽然她是叶世文当初收养回来的孩子,但在他的心里,也早早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来疼爱,所以如果可以,他不想看见她越陷越深。

    他是个老人,已然有一只腿跨进了棺材里,自然与她不一样。

    她还年轻,往后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暖暖,你以后该怎么办?”

    褚暖低垂的眼帘微颤,以后?像她这种人,怎么可能还会有以后?

    叶世文和叶问蕊的死,就好像是枷锁一样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只要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她就不可能会遗忘。

    更何况,她根本就想不了那么多。

    “唐伯伯,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我肯定会走下去的。”

    唐康均摇了摇头,她的性子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也明白就算自己说些什么,她都不可能会听得进去。

    “难道你就不曾打算要把亲生父母找回来?”

    她的亲生父母吗?

    她远目,这样的问题,从她走进叶家以后,就没少被提起,生前,对叶世文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帮她把亲生父母给找到,然而,另一方面叶世文也是矛盾的,因为他怕会失去她这个女儿。

    可是,对她来说她的家人就只有叶家而已,至于其他的,她不想去追究。

    “爸死了以后,唐伯伯你就是我仅剩下的唯一的亲人了。”

    这一句话,意思很明显,唐康均又叹了一口气,他不愿意勉强她,但如果可以,他真想替她担上那沉重的枷锁。

    他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茶香四溢,那白色的白烟氤氲眼前,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把话给说了出口。

    “暖暖,你回来邑洲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

    褚暖望了过去,唐康均将茶杯放下,而后才缓缓地开口。

    “前不久,我刚收下了一个干儿子。”

    她一愣,随后嘴角挽起了一笑。

    这是一件好事,唐康均年岁渐大了,可膝下没有一儿一女,如此的一件事,她是真心替他感觉到高兴。

    “唐伯伯,恭喜你了。”

    唐康均眼色复杂地瞥了她眼,他知道,有些事是怎么都瞒不过她的,更何况,他也不想瞒着她。

    “暖暖,我这个干儿子,你也认识。”

    她疑惑地蹙起了眉头,他转眸望向某一个方向,她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下一秒,身子就此僵住。

    褚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事已至此,她与方淮之间还会有机会相见。

    甚至,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猛地站起身来,瞳孔里充斥了满满的不敢置信。

    不远处,方淮从角落中走出来,他的身上只简单地穿了一件白色的v领毛衣,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站在那许久了。

    他抬起步伐,缓缓地向着这个方向走过来。

    每走一步,在她的眼中的身影便愈发地深刻。

    她眨了眨眼睛,努力地眨去眼底的那雾气,想要把他看得再清楚一点。

    一只臂膀伸了过来,把她给拽进了怀里,扑鼻而来的熟悉的气息,让她难免有些恍惚。

    如果这是梦,未免也太过真实了。

    可是她知道,这不是在做梦,方淮是真实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竟然跟着她,一起回来邑洲了。

    褚暖的眼眶有些泛红,两人最后的一次见面,是在俞城的医院里,当她回到病房,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再之后,傅臻为了把她带回来,不惜以方淮作要挟。

    她为了方淮选择妥协,也选择了不告而别,在离开的时候,她把所有的错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过是想让他在她离开以后,能够好受一些。

    但现在算什么?他为什么要回来?

    此刻她最想见到的,也是最怕见到的,便是面前的这个男人了。

    陷在他的怀中,她甚至就连抬起手触碰他都提不起勇气。

    “暖暖……”

    他低低地唤着她的名字,她不会知道,这分开的短暂时间,他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

    随后,他稍稍退开些,仔细地将她打量。

    确定她没什么事,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看来,傅臻没把气洒在她的身上,如此一来,他也就放心了。

    褚暖瞪大双眼,直到这一刻,她仍是难免有些恍惚。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方淮抿着唇,良久以后,才低着声音说话。

    “我现在是唐先生的干儿子。”

    这一句话,将她彻底惊醒,她猛地回过头,看着就在旁边的唐康均。

    “伯父,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唐康均口中的干儿子,竟然会是方淮。

    这怎么可能?

    之前她与唐康均联系时,他只是偶尔见过几次,彼此间也没有任何的交谈,那之后,他也没跟她问起,她便一直以为,这两人不可能有所关联。

    可是这会儿,怎么了?

    唐康均对上了方淮的眼,眼底的光有些复杂。

    “如你所见,方淮就是我的干儿子,从今往后,他会接受我的事业与金钱,甚至包括我的势力。”

    褚暖并不是笨蛋,这种时候站在这里,方淮肯定是知道也些什么,也肯定是在计划着什么。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里带着几分急迫。

    “那你父母呢?你为什么不回去你父母那边……”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率先截断了她的话。

    “我跟他们已经断绝所有关系了。”

    仅此一句,几近要将她打进万劫不复的地狱里。

    她禁不住向后跄踉了几步,满眼的不敢置信。

    “方淮,你疯了吗?”

    那是他的亲生父母,岂是他说断就能断呢?更何况,方家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

    只是,这是他早就决定好的事。

    方淮看着她,这是豁别俞城之后,他们的再一次相见,她不会知道,在她不告而别以后,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每一天,他都呆在他们的家里,看着她的东西不自觉地发起呆来。

    明明,他们已经说好了要永远相伴在一起,她却放开了他的手,她走得干脆,为了他甚至连自由都不要了,可是他呢?他要怎么过?

    他知道她是心不甘情不愿,他知道她是迫不得已,他知道如果可以,这辈子她都不想再见到傅臻。

    她将他置于那样的境地中,她理应知道,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为了他强迫自己去做不喜欢做的事。

    那一刻,他是真的痛恨自己的无能。

    就是因为没有能力,在五年前,他才会眼睁睁地看着傅臻从他的身边将她抢走;五年后,亦是如此。

    就是因为他没有能力,他不能与傅臻足够对抗,她才会受尽了委屈。

    他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也没有办法忘记她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回到傅臻的身边的。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告诉自己,他要变强,他要做到足以跟傅臻对抗,他要……把褚暖从傅臻的手里抢回来。

    傅臻给不了褚暖幸福,如果他能,五年前她不可能伤得那么深。

    这一点,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所以,他回来了邑洲,找到了唐康均,唐康均的势力虽然不如傅臻,但最起码,他能借着唐康均的势力,慢慢地崛起,做到与傅臻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唯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能力把褚暖给抢回来。

    父母,是他对不住了,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当他决定了他要做的事以后,便已料到了自己可能要面对的结果,因此,他的父母是最后的底线,他不能连累他们。

    即便,这是一种不孝,但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暖暖,如果我只是方淮,我根本就没能力保护你。但是,如果我是唐先生的干儿子,那么,我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在以后让你离开傅臻。”

    他这一番话,说得是再清楚不过了。

    然而,她却是怎么都接受不了。

    褚暖摇了摇头,她咬紧了下唇,垂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我不同意。”

    她看着他,眼里带着急迫。

    “这件事你不该牵扯

    进来,方家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你离开了你爸妈,他们要怎么活下去……”

    他抓住了她的双肩,神色认真。

    “我现在只在乎你。”

    或许,他是真的疯了,可是他永远都忘不了,她因为傅臻曾经受过怎样的伤害。

    即便知道这是不该,他也没有给自己留下半点的退路。

    “暖暖,有一些事,就由我来做。”

    阳光披在他的身上,担了他一肩,他逆光而站,乍看过去,那阳光化成了一道道的光圈,略有些刺眼。

    但是,他的双眸却是充满了坚定,这是她根本就动摇不了的坚定。

    她有她的坚持,而他,也有属于他的坚持。

    “我已经不想再像那一日那么被动了,我知道,我没有傅臻那么强,也没有傅臻那么有势力,但我爱你的心,却自信比他还要多。暖暖,不管你说些什么,你都无法阻止我接下来要做的事,这是我已经决定好的,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他把话说得再清楚不过,她还想要说些什么,他却捂住了她的嘴。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最初的最初,他遇见她,爱上她,就注定了她是他这辈子都无法解开的一个结。当在俞城再次相遇,他当真觉得那就是命运,他想跟她在一起,想要给她幸福,想要看见她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

    他知道,她呆在傅臻的身边不可能会开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从傅臻的身边带走,让她不再受到半点的伤害。

    “暖暖,我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吗?”

    褚暖杵在那,很多话就到嘴边了,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他放下手,改而摸了摸她的头。

    “好好照顾花花,还有,好好照顾你自己。赶紧回去吧,这个地方你不能常来,也不能久呆,如果被人发现了,那就糟糕了。”

    她知道他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她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她想告诉他,他根本就无须为她付出这么多的,可是她心里也明白,就算她说得再多,他也不可能会改变。

    因此,她垂下了眼帘,跟唐康均道别以后,就往门口走了过去。

    方淮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门边,却始终都不舍得收回目光。

    他不知道,下次再见面,他是否能像今天这样袒露自己最真实的内心。

    但他清楚,下次再见,他不会再是今日的方淮了。

    或许,他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可是,那样也只是为了让她能稍微好过一些。她现在还呆在傅臻的身边,傅臻那个男人向来精明得很,他不能让傅臻把事情怀疑到她的头上。

    他只能用那样的方式,来保护她。

    他攥紧了手,在心里暗忖:很快,他很快就会让她从傅臻的身边解脱,甚至,包括她的那些痛苦。

    他从来都知道,叶世文和叶问蕊的死,是她心底的一个结,他不愿意看见她为难自己,那么,就由他来承担吧!

    他会帮她报仇,那之后的结果,她自然也就不用承担了。

    她只管快乐就好。

    旁边,唐康均不住地摇头叹息。

    “我知道有些事,你瞒着她是为了她好,可是,方淮啊,你确定她事后能接受吗?”

    方淮收回目光,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顾不了这么多了。”

    他阖了阖眼,很多有关于过去的回忆,在一瞬间涌上了脑海。

    五年间,即便他在她的身边,他都没有见到她发自真心的笑过。

    似乎,自从五年前的那些事后,他就已经忘了该怎么去笑了。

    她总是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痛苦,不让他看出,其实,他心如明镜,很多事情只是她不说,他便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他执起了白棋,落了最后的一步。

    整个棋局有了彻底的改变,白棋藏得太深,一直以败的姿态进行,却谁也没料到,在最后的时刻,以惊人之姿一举取胜,成了王者。

    其实很多事,就像这棋局一般,一步一步地布下局,再以猝不及防的姿态,断绝后路。

    黑棋本也步步相逼,只是白棋带着同归于尽的心走到最后一步。

    就像他为了褚暖,早就连自己也豁出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