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这段爱情是由她开始的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有生之年,褚暖都不曾想过,自己还会回来这个地方。258鈡雯?

    整个爵园仍如记忆中的一般,没有半点的区别,就连佣人也是她熟悉的,很多时候,总会让她有一种仍然置身在五年前的感觉。

    可是她却明白,一切早就不一样了。

    在那之后,傅臻便极少回来。

    这倒是让她轻松了不少,每一天,便是与花花在一起,花花对这个新地方是格外的喜欢,一个星期下来,是玩得不亦乐乎绂。

    woin顶楼。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外头,天色逐渐地被黑暗所吞噬,继而,五彩的霓虹开始占据夜空逼。

    忙了一个星期,总算将累积的工作处理得差不多了。

    这一个星期他都是直接就住在公司里,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怎么样了。

    他转身走到桌前,拽起西装外套就想离开。

    此时此刻,他是从来未有过的迫不及待想要回去。

    然而,才走了几步,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拿出一眼,屏幕上闪烁不定的号码,让他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按下接听键,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究竟说了些什么,他轻声地“恩”了一句,随后便将手机给挂断了。

    lambhini离开公司,向着某一个方向而去。

    二十多分钟以后,lambhini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他按响门铃,佣人过来给他开门,他大步地走入内,直接就上了二楼。

    白薇就半坐在床上,看见他走进门来,脸上流露出一丝的喜色。

    “阿臻,你好久没来看我了,我好想你……”

    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看见她的面色有些苍白,他的眉头不禁一蹙。

    “身体又不舒服了?医生不是定期都会过来给你检查?”

    她苦笑,垂下了眼帘。

    “我这样的身子骨你也知道,要想彻底好起来,根本就不可能……”

    她说着,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阿臻,对不起,一直以来都给你添麻烦了。”

    他抿着唇,抬手给她掖了掖被角。

    “说什么胡话?你于我而言,不是麻烦。”

    白薇却怎么都不肯松开,苍白的面靥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做恶梦,我总会梦见你离我而去了……醒过来以后,我就在想,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我有恩于你,大概,你根本就不会留我在你身边吧?”

    说着,她迫切地仰起脸看着他,似是在求证些什么。

    “阿臻,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他只是摸了摸她的脸,嘴角噙着笑。

    “不要总是想些有的没的,你身子本来就不好,要多休息,知道吗?”

    随后,他就转过头,吩咐旁边的佣人。

    “我会让人带些补品过来,你们给小姐好好地补一补身子,另外,也要照顾好小姐,最近天气开始冷了,记得小心一些。”

    “是。”

    佣人连连应声,他抬起腕表看了一眼。

    “薇,我还有事,要先走了,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白薇便突然扑进了他的怀里。

    鼻翼内尽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气息,她紧紧地抱住他,说什么都不肯撒手。

    “阿臻,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五年来,他都不曾跟她提起过,那么现在,就由她来提起。

    她已经三十了,在年纪上耗不起了,她想要嫁给他,当他的妻子,想要名正言顺地站在他的身边。

    不再是以现在的这种见不得光的方式,只能在旁边看着他。

    其实,她一直都在等他开口。

    只是如今,她等不了了。

    男人的身子一僵,没有吭声,她自他的怀里抬起头来,带着几分哀求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妈妈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可是,我还是想要嫁给你……还是说,你嫌弃我的身子?”

    她的眼眸之中带着痛苦,她的身子她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因为小时候落下的病根,如今的她,根本就无法为他孕育孩子,恐怕,往后的日子也只能这么躺在床上度过。

    但是这一些,都无碍于她想要跟他在一起的决心。

    “我们从十岁那年开始,一直到现在,都那么久的时间了……阿臻,我心里总会有着不安,这些年来,你对我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的,你会将我想要的东西通通都给我,可你对我的态度,让我觉得我不是你深爱的人……阿臻,你是真的爱我吗?还是因为,我在十岁那年为了你而亲手杀了我爸,你觉得对我抱有愧疚,才会这么多年来都呆在我身边努力地待我好想要弥补我?”

    这些话,她以前都不曾说过。</

    tangp>

    她不敢说,毕竟有一些话,在他和她之间,是禁忌,她怕一旦说出口,他们的很多事情都会因此而改变。

    然,这一刻她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知道,他在一个星期以前就将那个女人给接了回来,甚至是安顿在爵园里。爵园对那个女人乃至对他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不可能会不知道,更何况,这五年间,傅臻也是一直都住在爵园里面的。

    五年里没有改变的摆设装饰,就连她都动不得的地方,是她的一块心病。

    这块心病,从那个女人重新踏上邑洲,重新入住爵园,变得愈发地严重。

    她不可能还处之安泰。

    即便是戳破那些禁忌也好,即便是逼他回忆起那年的事也好,她的初衷也只不过是把他留下来。

    她爱他,十岁那年,她就爱上了他。

    他不会知道,她到底爱他爱了有多久。

    男人看着她,好半晌都没有说话。

    白薇注视着他的脸,这个男人,她爱得太久,爱得太深,爱到什么都可以舍弃,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会在他身边一辈子……

    可是现在,真的是这样吗?

    她突然害怕听到那个答案。

    “薇,我……”

    她赶在他说出口的前头,用手捂住了嘴。

    随即,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移开了目光。

    “不要说……我知道,我知道你爱我,你是爱我的……如果你不爱我,又怎么可能会为了我,在五年前赶走那个女人?倘若这不是爱,还会是什么?”

    她也是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的。

    傅臻爱她,傅臻是爱她的,傅臻不可能会不爱她,傅臻必须爱她。

    白薇垂下眼帘,自己抓着他的手,竟在不知觉地发抖。

    “阿臻,前些天是我爸的忌日,我想,大概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才会作恶梦吧……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休息几天就会好了……”

    他仍是不言语,她缩回手,躺平后拉高被子。

    “我困了,想睡觉了。”

    她阖上眼假寐,他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才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别想太多,我曾经答应过你,我会永远呆在你身边的。”

    而后,他便站起身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等到房间内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才缓缓地睁开眼睛,掀开被子赤着脚走下窗。

    从落地窗往外看,可以看见那一台lambhini渐渐地驶离,在拐弯处彻底消失不见。

    他总是这般来去匆匆,每一次过来,都只是看看她是否过得安好。

    似乎,除此之外,他和她就没有其他的共同语言。

    白薇扶着墙的手一紧,自十岁那年开始,她就呆在他的身边,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傅臻是她的一切,她不能失去,也输不起。

    是她首先开口,告诉他她爱他,并要求他回报相同的爱情的,因此,这段爱情是由她开始的,这些年,他都会满足她想要的所有事,从来都没有说过一个“不”字,也不曾拒绝过她的要求。

    他待她真的很好,有时候她甚至有一种错觉,若是她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尽办法摘下来送给她。

    她本来可以像五年前那样开口,要他将褚暖赶走。

    可是这一次,她却有强烈的预感,他不可能会把褚暖赶走了……

    白薇咬着下唇,转身走到床头柜前将抽屉拉开,从中拿起了一包拇指大小的药瓶。

    她紧紧地将药瓶握在手中,眼底溢出几分阴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