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一十三章 属于他和她的回忆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或许是车厢内的气氛使然,就连平时顽皮的花花此刻也不敢胡闹,只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身旁的这位陌生的叔叔。wvwvw.258zw.

    褚暖转眸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线,良久都没有吭声。

    轿车直然地向着机场而去。

    眼看着快要到达机场,男人的身子稍微动了一下,那沉稳的男声在狭仄的空间中回荡。

    “暖暖,你的选择是正确的。绂”

    她长长的睫毛微颤,菱唇抿紧,全当听不见。

    好不容易到了机场,她带着花花下车,傅臻走到她的身边,主动握住了她的手逼。

    “这一次,我定会待你好。”

    她挣脱,而后牵着女儿往机场里走,他顿在那里,抬起头看着她的身影,眸光渐浓。

    这只是一个开始,往后,他还有大把的时间能向她证明,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傅臻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他不会再做五年前,那些会伤害她的事了,不会了。

    可是他永远都不会懂,伤害一旦造成,不是尽可能地弥补就能让伤害复原。那些伤口,就算过去五年十年,也依然会在。

    伤口结了疤,每一次,都残忍地提醒着曾经发生过的事。

    登机手续办理得很快,当她坐上机舱时,还不禁有些恍惚。

    这是花花第一次坐飞机,正凑在窗前一脸的惊奇。

    飞机缓缓起飞,离开地面,她看着窗外那越来越远的城市,最终,阖上了眼。

    另一边,方淮步伐蹒跚地走在街上。

    他手上的伤势并不重,只是那一日在医院,他却被一群人给带走了,之后一直都被困在一间酒店的房间内。

    他唯一能想到会对他做出这种事来的人,就只有一个。

    这三天,对他来说极为漫长。

    他甚至不敢去想,这三天,那个男人是不是对褚暖有了过分的要求。

    今天一早,他就被放了出去,虽然那些人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的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慌乱。

    他被放出来以后,第一时间就赶往了褚暖租住的家。wvwvw.258zw.

    当他推开那一扇门,印入眼帘的,却是空荡荡的一片,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将整个家都翻了一遍,始终都没能找到褚暖母女俩的身影,他便去找了房东,在房东的嘴里他才听闻,于今天早晨褚暖已经搬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最后,房东还说了句,褚暖离开时,似乎有一台黑色的轿车过来接她。

    走下阶梯,方淮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艳阳,突然之间,他觉得这艳阳是过分的刺眼,让他差点就睁不开眼来。

    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一种悲凉感在顷刻袭上了心头。

    他早该猜到,从傅臻出现的那一刻开始,那个男人就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只是怎么都想不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其实,无须去想,他就能知道褚暖会离开的原因。

    这是头一回,他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

    五年前,傅臻从他的身边将叶暖给抢走了,五年后,傅臻再一次以他做要挟,逼着褚暖跟着他离开。

    他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他会从傅臻的手中把褚暖给抢回来的,他不会再让那个男人伤害褚暖了!

    ……

    邑洲机场。

    出口处,一行人从里头走出来,乍看之下,仿如一家三口,长相俊美的爸爸,温柔美丽的妈妈,还有可爱的女儿。

    然而,若是仔细望去,会发现这三人之中的氛围不似寻常的一家。

    男人的手插在口袋内,褚暖带着女儿一直都走在他的旁边,只是,却是连一眼都没有看他,仿佛身边的这个人,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从俞城飞回来邑洲的时间并不算长,可就是这一个多钟头的时间内,她却是连半句话都不愿意跟他交谈,反倒是女儿的每一个问题,她都认真回答了。

    这样的差别待遇,让他的心很不是滋味。

    机场外,早就有人在等候,三人上了车,便迅速地离开了机场。

    进入市区,车子一直向着某一个方向而去,折腾了这么久,花花难免有些累了,便趴在她的腿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垂眸看着女儿的睡脸,半晌以后,她抬起头,看着窗外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街景,不由得一怔。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这条路是去……

    褚暖的脸色隐隐有些苍白,当车子停在了爵园的门口,她望着外头似乎跟五年前没有丝毫改变的地方,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她当真没有想过,他会把她带回来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在五年前曾经是她最美好的港湾,也曾经是她最可怕的一个恶,如

    tang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回来这里。

    司机给她打开了车门,她却没有动弹。

    男人直接就弯下腰,将花花抱起下了车,她回过神来,连忙下去追上他的步伐。

    然而,他却大步地迈进了屋里,甚至是直接就上了二楼。

    她追上去,他踢开其中的一间房间走了进去,她却猛地在门前止步。

    旧时的记忆鲜活,她不可能会忘记,这间房间在五年前曾经是他们女儿的房间……

    心底有一道伤痕,慢慢地咧开,再次汩汩地流出血来。

    傅臻将花花放在了小床上,然后帮她盖好了被子。

    直起身转头,她仍然站在门口,那张苍白的脸上溢出了几分无助。

    仅仅一眼,他就看穿了她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不进来吗?”

    他的声音让她猛地一颤,她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抬步走了进去。

    花花在床上睡得很沉,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着站在旁边的男人。

    “为什么不把这房间拆掉?”

    那毕竟是五年前的事,她本来以为,在那件事以后,他会把这房间拆了,眼不见为净。

    可是她今天才发现,这房间的每一个摆设,都与记忆中的没有丝毫的区别,甚至就连这五年间没有入住,周遭也打扫得很干净,半点都不像隔了五年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重回了旧地,很多关于以前的记忆,就这么地以猝不及防的姿态袭来。

    傅臻靠在墙边,这个房间,在她怀孕期间,所有的装潢都是她亲自挑选的,而那些小物品跟家私,是他空出时间跟她一起去买的。

    这个房间的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属于他和她的回忆。

    五年前,孩子被检查出跟他没有半点关系时,他真的有想过要把这房间给拆掉的,可是到头来,他却没有那么做。

    那时候,当他站在这房间之中时,更多的,是他和她的那些回忆。

    受到那些回忆驱使,他终究还是把这房间给留了下来,那就犹如,留住了与她的回忆一样。

    他也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嘴角勾起了一道向上扬起的弧度。

    “你终于愿意对我说话了。”

    她的后背微僵,不再言语。

    他也不勉强她,因为他知道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

    “月嫂就在楼下,你有什么事就跟她说,我要出一趟门。”

    他迈步正要走出去,她却喊住了他。

    “我不想呆在这里。”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有关于五年前的点点滴滴,呆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一个煎熬。

    他没有回头,声音低沉地传了过来。

    “放心呆在这吧,你担心的人和事,都不会出现。”

    他仅仅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房间。

    她伫立在那,耳边嗡嗡作响。

    他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

    不会出现吗……

    褚暖垂下眼帘,到底,还是在小床边坐下,伸出手帮女儿掖了掖被子。

    现在的处境,根本就由不得她再多说些什么了,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她也只能被迫承受。

    只是……

    良久后,她抬起头,看着没有半点变动的摆设,心里就好像被什么,狠狠地揪住,疼痛越来越大地泛开。

    他努力地想要回到五年前,她努力地抛弃五年前的那些曾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