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零六章 当年的赶尽杀绝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褚暖没有走过去,反倒是环视了一周,却始终没能看见女儿的身影。

    他打完电话,放下手机时就瞥见了她带着几分急迫的面容。

    “不用担心,她没事。”

    听见他这句话,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她抬步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

    “把女儿还给我。岑”

    男人挑了挑眉,懒懒瞥了她眼,随后,伸长了手将她一把给拽住往身边扯。

    她的身子往前跄踉了几步,重重地跌在了他的身上欢。

    扑鼻而来的香味让他有些恍惚,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像这样与她靠近过。

    不得不说,他……挺怀念这种专属于她的味道的。

    几乎是在下一秒,她便奋力挣扎,想要站起身来。

    然而,他却偏偏将她攥住,见她的面容浮上了几分恼色,这才将她按坐在旁边的位置上。

    “在把女儿还给你之前,我先让你见见几个人。”

    说着,他向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点了点头,走到一个房间里,将人给押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褚暖还没有多在意。

    但当她瞥见那几个人的样貌时,身子是顿时僵住,就连呼吸也屏着,不久后,开始不断地发抖。

    即便已经过去了五年,可是,她仍然认得面前的这几个人。

    这几个人,赫然就是当年将她推下海的人!

    褚暖阖了阖眼,五年了,当年的一幕幕,她是极力地想要忘记,偏生,这个男人却是残忍地撕开了她那道已经结了疤的伤口。

    这算是什么?二度羞辱吗?

    她没有多想就站起身来,本想要离开,可还没迈步,手腕就被他给拽住。

    她挣了挣,他的力道很大,她根本就甩不开。

    她看着这个男人,“傅臻!你还想对我做些什么?!”

    当年的那些事,还不够吗?

    他到底还要逼她逼到哪种程度?

    傅臻睨了她眼,而后看着那几个被押着跪在地上的人。

    他的声音极冷,令人不由得战栗。

    “五年前,你们对她做了什么?你们又是听了谁的命令行事?!”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大概是怎么都想不到,已经过去五年的事,现在竟然被挖了出来。258鈡雯?

    他们自是认得眼前的人是惹不得的,想也没想就立刻回话。

    “我们……我们也是听命行事……傅少说,让我们去截一个叫叶暖的女人,让她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只是话音刚落,男人便抬起腿,狠狠地往他们的身上一踹。

    他的面色阴沉,周身弥漫出一种肃杀的阴鸷,仿佛能将空气冻结起来一般。

    “连我都不认识,还敢假冒我的名讳?找死是不是!”

    那几个人倒在了地上,脸上一片痛苦,听见他的话后,脸色是瞬间白了个彻底。

    他们是怎么都想不到,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他们口中的“傅少”。

    那几人战战兢兢地跪在那里,不住地求饶。

    “我们……我们错了……我们不知道……”

    傅臻的脸上满是不耐烦,敢用他的名讳,也是不知道死字究竟怎么写的。

    这罪名,可是冠在他的头上五年之久,要不是她提起来,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他是越想越气,手抬高,在半空中虚点了几下。

    “我让你们吃吃教训!”

    随即,拳头像雨似的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哀嚎声不断地在客厅内响起。

    褚暖坐在那里,脑子有些懵了。

    明明,傅臻就在他们的面前,可是,他们却连傅臻都不认得,是不是代表着,他们根本就不是傅臻派去的?

    那么,究竟是谁?

    她咬着下唇,看着身侧的这个男人。

    “傅臻,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男人斜睨向她,眼底是连一点笑意都没有。

    “你认为,我是一个只会推托责任的人?”

    他靠近她,她下意识地往后缩,却怎么都躲不开他。

    他的那双眼,异常的深邃,那里头的黑,浓郁得如同一汪幽潭,根本就看不见底。

    “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是一个怎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倘若事情真是我做的,我会不承认?”

    不得不说,他这句话是让她根本说不出些什么来。

    的确,就拿五年前的那件事来说,白薇出现,他也没有隐瞒他接近她的理由。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对于自己做过的事,他不会去否认,而那些自己根本没做过的事,他也不可能会去承认。

    傅臻上前,那些人停下来站回旁边,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几人,

    tang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链子呢?”

    那人有些糊涂。

    “什……什么链子?”

    他眯起了眼,眼看着又要指示旁人围殴他们了,其中一人立即回答。

    “链子!链子我们已经卖掉了……都这么久了,我们当年还是在城北的那家当铺卖掉的,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

    他冷哼一声,微弯下身来。

    “那来说说,究竟是谁派你们做那种事情的?还有,你们竟敢废了她的手?胆子挺肥的嘛!”

    一人连忙辩清。

    “那也是这女人始终不肯把链子交出来啊!如果她肯交的话,我们不会……”

    话到半途,就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傅臻的脸色阴沉得难看。

    “这么说来,派你们过去的人并没有让你们废她的手,而是你们自己做的?”

    他周身的气息实在是可怕得吓人,这些人也没敢再说半句话。

    他踢了一脚,“还有个问题呢?”

    那人连忙开口。

    “是……是一个叫丁珏的女人让我们做的……她说……她说让我们用傅少的名义,这样一来,才能断得彻底什么的……”

    然而,这些人定不会知道,他们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就仿如在平静的湖面丢下一颗巨型炸弹。

    褚暖杵在那里,感觉有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冒升。

    丁珏?傅臻的母亲?

    原来,竟然是丁珏吗……

    那个人,前一刻把她赶出了爵园,后一刻,深怕她会继续缠着傅臻,就派了人想要灭她的口……

    就连傅臻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他抿着唇,手背上,那深青色的经脉都暴突了出来。

    半晌以后,他向旁边人使了个眼色,他接过了一把匕首,其中一人被押在了桌子上,其中一只左手更是被按在那动弹不得。

    就连眨眼都没有,他就拿着那匕首,用力地扎在了那人的左手手背上。

    一瞬间,那个人痛苦地喊出声来。

    他将匕首拔了出来,交给旁边的手下。

    手指朝这几人点了下,所说出口的话,没有半点的温度。

    “把他们带走,左手都废了,然后,推下海。”

    他现在所做的,不过是将五年前,他们施加在她身上的通通还回去。

    虽然晚了五年。

    待人被带走了以后,整个客厅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褚暖抬起头看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你收拾的,不过是几个听命行事的人,那么,那个人呢?你能做些什么?又可以做些什么?”

    他怎么可能会去做?

    那可是他的亲生母亲!

    即便,现在知道那个在五年前指示一切的人,是丁珏,但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若做了,便是不孝,不是么?

    从一开始,她就没指望他能为她做些什么。

    “傅臻,你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为了得到我,毁了叶家,逼死了我爸和我姐,而你妈妈,对我赶尽杀绝,甚至不惜让人把我推下水……要不是我命大,被人所救,恐怕,今天根本就不会站在这里。”

    男人抿着唇,这件事,委实是教他为难的。

    他怎么都想不到,利用他的名义,在五年前对她做出那些事情来的人,竟是他的母亲。

    她的左手,是因为丁珏而废的。

    而他身为儿子,根本就摆脱不了责任。

    直至良久以后,他才说出了一句话。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