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零四章 有爱才有恨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跟方淮说的那些话,都是出自她的内心。

    她是真的想要跟方淮重新开始。

    先不说五年前,她和方淮的感情如何,在这五年间,都是他陪在她的身边,是他,陪着她度过最难熬的一段日子,也是他,让她不再像五年前那么漂泊无助。

    她没办法再谈及爱情了,跟傅臻的那一段,令她伤痕累累,早已无力再去为爱赴汤蹈火。

    现在的她,渴望平淡,只要每一天,有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人陪在身边,不需要太有钱,不需要太忙碌,每天一起走过日出日落,便是她最想要的。

    关于傅臻,于她而言,已是一段过去欢。

    那段过去,就如同她的左手,再也没有复生的可能。

    方淮的父母还在邑洲,她跟方淮商量了一下,决定近期抽一段时间回去邑洲,好好地跟他的父母谈一谈婚事。

    这婚事,不需要太铺张,简简单单的就够了。

    她只在乎,那个时候她的身边站着的男人,是不是他。

    花花知道她即将有爸爸了,是特别的高兴。

    夜里,外面下着蒙蒙细雨,花花白天玩得累,很早就回房去睡觉了,客厅内,只剩下他们两人坐在那里。

    电视机里,正放映着肥皂剧,她心不在焉地看着,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身侧的男人。

    “方淮,如果……如果你爸妈不愿意接受我,那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到底还是要面对的,当初,方淮的父母就不见得有多喜欢她,如今,她又带着一个孩子,估计,他的父母更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吧?

    他一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会让他们同意的,要真不同意,没关系,是我自个儿的婚姻,我不需要……”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制止住了。

    “不要说什么你不需要祝福的话。”

    她看着他,表情格外的认真。

    “我没有家人,所以,我很羡慕你有爸爸妈妈为你的事情操心,我也不可能让你为了我必须抛弃你的家人,我根本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如果,我们实在不能在一起……”

    她的手,突然被他抓住,她一惊,对上了他的双眸。

    他眸底的光,是那么的深邃,恍惚之间,与五年前,不由得重合在一块。

    “暖暖,我会努力让他们同意的,我相信,我能感动他们,让他们点头。”

    她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天色也不早了,褚暖将他送到楼下,外头的雨仍在不断地下着,周遭是连一个人都没有,他撑着伞站在那里,伸出手将她拉近了些。

    一个吻,落在了她的额头。

    方淮的嘴边噙着笑,即便,已经过去几天了,他仍是有些不真实感。

    她不会知道,他等她的这一个答案,究竟等了多少年。

    “暖暖,我总觉得我是在做梦,我好怕自己一旦醒过来了,你就不在我面前了。258鈡雯?暖暖,我们……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你不会后悔吗?”

    她笑,主动牵起了他的手。

    “方淮,其实不止你在害怕,我也会害怕,我怕你会嫌弃我……虽然,这一句话晚了五年,但是,我还是想跟你在一起,我不后悔,我只怕你会后悔。”

    他难免激动,紧紧地将她抱住。

    直至良久以后,他才松开她,与她道别以后,就坐进驾驶座,将车子启动。

    褚暖站在那,看着那台车子渐渐远去,再也看不见了,她便打算转过身。

    只是,她才刚转过身,余光不经意地一扫,竟然瞥见了那不远处的路灯下,那一抹略显寂寥的身影。

    那个男人,就这么站在雨中,也没有撑伞,身上的衬衣早已被雨给打湿,他却连蹙眉都没有,直直地看着她这个方向。

    她不知道,他究竟在这里站了有多久。

    褚暖没打算理会他,越过他就想离开。

    然而,在擦身而过之际,他却猛地拽住了她的手。

    手中的雨伞掉落在地上,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男人的脸有一大半埋在了黑暗之中,那双眼,却是深得如同一汪幽潭。

    “方淮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你要跟那个人结婚了?”

    他的声音过分的沙哑,面靥上充斥着满满的不敢置信。

    看来,他是全听见了。

    她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对她来说,傅臻听见了才好,这样一来,他才会知道,现在的她,早就迫不及待想要摆脱跟他的关系了。

    “是啊,我们要结婚了。”

    “我不准!”

    他几近低吼出声,手背上,每条深青色的经脉都暴突出来。

    可她却只觉得好笑。

    “你不准?你凭什么不准?你是我的谁吗?”

    他想说话,张

    tang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跟她,早就没有了关系,对于她的事,他根本就没有权利管。

    关于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但是,要他眼睁睁看着她跟那个方淮结婚,他做不到。

    “反正,我不准你跟他结婚!”

    褚暖冷笑,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

    细雨落在她的脸上,她抬起手抹掉,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傅臻,我要和谁结婚,都与你无关,你凭什么管我?又凭什么在这跟我说什么不准?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会乖乖听你的话的叶暖吗?五年了,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包括我的心。”

    因为她的这一番话,他总觉得胸口好像被什么狠狠地揪住了一样。

    那种痛,说不出到底从何而来,却足以让他绞痛难受。

    男人抿着唇,眼里的幽暗显得有些模糊。

    “反正,我就是不准你跟他结婚!”

    褚暖转过身,不愿意再跟他多说半句。

    就如她所说的那般,她跟谁结婚,是她自个儿的事,而他,根本管不着,也不能管。

    可她根本就迈不出几步,他便再次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让开!”

    他却没有动弹,只直直地看着她。

    “五年前的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知道,那一天晚上,她被丁珏赶出爵园以后,就彻底没了踪影,这几日,他让人查了一下,才知道她被带上了一台车。

    再之后,她到底是怎样来到俞城的,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左手受了重伤,他根本就不知道。

    “你经历了什么?被人做了什么?你告诉我。”

    褚暖阖了阖眼,她想忍下去,可是直到这一刻,她却是发现,自己再也忍不下去了。

    她的嘴角噙着一抹嘲讽,对上了他的双眸。

    “傅臻,你装什么装?那晚上的人,不是你派来的吗?”

    闻言,他脸色一变。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看着自己垂在身侧的左手,那一晚,对她来说就是一场恶梦,如果可以,她当真一辈子都不想记起来。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手是怎样废掉的吗?你不是想知道那天晚上以后,我经历了什么吗?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雨,落在了两人的身上,她的每一字每一句,竟比这雨更让他寒冷无比。

    “那一天晚上,我被你妈赶出了爵园,之后,再被你的人带到了一个荒郊野外,我的链子,我爸唯一留给我的链子,被他们抢走了,我不肯,他们就拿刀往我的左手上割划,那时候,流了一地的血,我甚至就连求救都没办法,因为周遭根本就一个人都没有。”

    她看进他的眼,这双眼睛,她曾经沉溺其中不可自拔,要是给她重来的机会,她不会爱上他。

    “他们把我带上了一条船,就算我哭着喊着求他们放过我了,但是他们仍然不肯松口……再后来,我被他们推下了大海,你不会知道,那海水究竟有多冷,我抱着孩子,一直在海上飘荡,直到一天一夜,我才终于被偶然路过的渔船给救起,如果不是那渔船上的人,现在,我根本就不会站在这里,而是早已……”葬身大海。

    她长吁了一口气,原来,回忆起那段经历,她的心仍然能够感觉得到那一刻的绝望。

    “傅臻,你到现在,还要装作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她的话,把他击得溃不成军。

    他步步地后退,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会……”

    他抓住了她的手,语气急迫。

    “我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经历了这一些事情!你说的那些什么人,我根本就不知道……”

    她愤然甩开,那双眼睛里,尽是对他的憎恨。

    “你以为你现在说一些,还能抹掉什么?傅臻,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所在所为,我恨你,我恨你啊!”

    她走了几步,满是决裂。

    “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因为,我真的不想见到你!看见你,我就会想起那一天晚上所发生的事……”

    他想喊住她,却发现,自己竟是说不出声来。

    他只能就这样的,看着她转身离开,再也看不见,再也……抓不住。

    雨势逐渐变大,他杵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

    她的话,一再地回荡在脑子里,什么人,什么刀子,什么大海,他根本就不知道。

    他想告诉她,那一天晚上,当她被丁珏赶出了爵园,他翻遍了整个邑洲,到了她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始终没能把他找到。

    最后,他只能在叶家门口坐了整整一宿。

    他以为她会回到叶家,因为那是她唯一的归处,却从未

    想过,在他到处找寻她的时候,她竟然经历了那样可怕的事。

    可是,那些事,当真不是他做的。

    他根本不会对她狠治那样的地步。

    即便,当所有的真相被拆穿,他也只是离开她,不再让她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而已,再多的,他根本就不会去对她做,也不可能会去做。

    不管怎样,在那一件事上,是他对不住她,但是,她不是也给他戴了绿帽吗?

    她生下了一个根本不是他的孩子,她早就背着他与别的男人苟且。

    他不是更应该生气才对吗?

    只是……

    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他抬起头,看着那楼层的灯火,心绪繁芜。

    是谁?到底是谁用了他的名义,去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五年前,若是他早知道的话,根本就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即便他再生气,也绝对不会对她做出那种伤害。

    等他知道了,他铁定不会轻易放过那个人的!

    男人抿着唇,转身走到车旁,随后,驱车离开。

    楼层上,她站在帘子后面,看着那台车子驶远,良久以后,才终于收回了视线。

    脸上尽是一片湿润,她抬高手抹了一把,原来,她哭了。

    她以为,自从五年前的那件事后,她就已经忘记哭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了。

    她恨着傅臻,前所未有的恨过。

    她恨他对她做的那一切,包括伤害,包括心狠。

    可是,她却忘不了一句话。

    爱得深,才会恨得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