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零二章 我以前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褚暖抬起头。

    这还是五年后,她头一回认真打量他。

    虽说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但很显然的,相比五年前,现在的他,是更有魅力了,那眉目比以前更加深邃,让人根本就移不开目光。

    她想,若她仍是五年前的她,说不定,会被他的话语所打动,毕竟,他找了她五年。

    但是,她不是五年前的叶暖了欢。

    她的心,早就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后,变得伤痕累累,而旧时那个深爱着他的她,更是已经不复存在。

    若说确凿的,大概,是在那一日,她沉于,大海之中吧?而她爱他的心,也是在那一日沉进了茫茫大海里,再也找不出来了岑。

    “傅臻,你还不明白为什么那天在大厦门口,我不肯承认我是叶暖吗?”

    她仅此一句,就让他脸色丕变。

    她在笑,笑意却是连半点都没有到达眼底。

    “五年,够久了。”

    她说完这句,就带着女儿转身离去。

    傅臻站在那里,脑子里嗡嗡作响。

    是啊,已经过去五年了。

    他足足找了她五年。

    而她简单的一句话,足以将他从五年前彻底拉出来。

    她不愿意承认,甚至换了姓氏,目的其实他很明白,就是不愿意被她找到,也是想跟五年前的事作一个告别。

    对于他们曾经存在过的婚姻,她早就走出来了,是他……没有走出来。

    他抿起了唇,原以为,在看见她的一瞬间,他就能找到那个想要的答案,可是如今他才发现,那个答案,似乎一直就在他的身边,是他故意不去看、不去抓住。

    他想要叶暖,这一个念头,从初遇她开始,就不曾改变过。

    而就算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仍是一样。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便跟了上去。

    褚暖知道,他一直跟在身后,只是,她根本就没有回过头的打算。

    到了所在楼层,她拿出钥匙开门,随后反手把门关上。

    花花受到了惊吓,一直抱着她不肯撒手,她没有办法,哄了好一会儿,花花大概是哭累了,便在她怀里睡了过去。

    到了晚上,她做了点东西,喊醒女儿让她吃点。

    她轻轻把房门关上,露台外,天色早就暗了下去。

    她抬起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十点多了。

    她走进浴室洗澡,出来时经过大门,脚步微顿。

    忍不住凑到猫眼前看了看,果然如同她所料的那般,那个男人仍在门口。

    褚暖本不打算理会,转过身就想回房间去睡觉,可走了几步,她的脑子里突然浮现了傅臻手臂上被染红的部分。

    她咬紧了牙,在心里告诉自己,那是他为了救她们母子才受的伤,不管怎么样,都有她的责任在。

    更何况,他在门口就这么站着,要是被邻居看到了,也难免会落了闲话。

    犹豫了许久,她到底还是走到门前,把门拉开。

    门外,站了几个钟头的傅臻本以为她不会开门,所以,当那扇门有了动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随后,便是惊喜。

    “暖暖……”

    “进来,关门。”

    她丢下这话,就率先走了进去。

    男人连忙走进去,顺手把门给关上。

    褚暖把医药箱翻出去,女儿还小,总是蹦蹦跳跳的难免会受伤,因此,她家里备着的药箱里面的东西还是挺足的。

    她让他坐在沙发上,傅臻抬起头环视了一周。

    这屋子并不大,跟爵园根本就没有相比性,似乎,房间也只有一间,饭厅也是开放式的,家具物品这么一摆,是占去了不少的空间。

    很普通的一个地方,墙上也是斑驳点点的,再加上这栋楼的外观,一看就知道是旧楼,甚至是租的。

    在来前,他就已经让底下的人查了关于她的事,自然也知道,她的钱不多,充其量也只能租得起这么点地方了。

    他不由得蹙起了眉头,这样的小窝,他是丝毫都不会看上的,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住在这种地方。

    她本就是叶家的千金,这种落魄的地方不适合她。

    褚暖从医药箱里拿出了棉花消毒水,望过去时,他衬衣上的血已经干涸了。

    “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上药。”

    他没有说话,解开钮扣把衣服脱下,只是在脱袖子的时候,眉头稍微一蹙。

    之前,是因为还穿着衣服,根本就看不到伤口,但当那已经发黑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她难免有些吃惊。

    从受伤到现在,他是连处理都没有,就这么放任着,也不想想,都过去几个钟头了,伤口会受到感染的。

    她小心翼翼地给他消毒上药,男人

    tang看着她的脸,她没有化妆,即便是素脸朝天,但她的模样跟过去还是差不多的,只是,添了几分成熟,褪了几分幼稚。

    她早就不是那个只有二十岁的女大学生了。

    “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他的声音,就这么轻飘飘地传了过来。

    她连抬眸都没有,更别说是回答了。

    她快速地把伤口处理好,随后,就把东西一一收回了医药箱内。

    “好了,你可以走了。”

    傅臻垂下眼,这才发现,从上药到收拾东西,她用的,都是右手。

    那左手,一直都垂在身侧没有动过。

    他的薄唇一抿,到底还是开口了。

    “你左手怎么了?”

    他没有发现,在听见他这一句话以后,褚暖的后背顿时一僵。

    她把左手往后缩了缩,面容极为冷淡。

    “与你无关。”

    她把东西收拾好以后,就站了起来。

    “我让你进来,只是由于你手臂上的伤是因为我们而伤到了,所以,我让你进来帮你包扎。但这之后的任何问题,我都没有义务要回答你。”

    她这样的逐客令,根本就赶不动他。

    傅臻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左手上,之后,毫无预兆地伸手抓了起来。

    她吃了一惊,想要避过,已经是来不及了。

    男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完全没有反应的左手,那垂落的手指,经过五年的时间,早就开始有些挛缩得变形,而那左手上的伤疤,即使已经淡化了,却无比清晰地印在他的瞳孔里!

    他不笨,仅仅这么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的左手不能动了?”

    她想把手抽回去,奈何他拽得很紧,就算现在已经不痛了,但是这样被他看着,她心里那道本以为已经痊愈的伤痕仿佛又再一次裂开。

    “你放开!”

    “我不放!”

    他的眼底,逐渐笼罩着惊天的怒火,这是五年来,他从来都没有预料过的事,他更没有料到,如今的她,竟然有一只手废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五年来,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左手会废了?

    为什么她落得如此境地?

    为什么她没有了当年的光彩?

    这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叶暖,不是的。

    “你回答我!”

    褚暖的身子绷得紧紧的,她觉得,当真是可笑极了,那件事,是他安排的,她的左手废了,也是他一手促成的,难道,他会不知道么?

    他在装什么?他又想做什么?

    他以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能摆脱掉他曾经对她造成的伤害了吗?

    “怎么一回事,你比我更清楚。”

    她用右手,掰开了他的五指,当左手重新垂落身侧,她抬起头,对上了他的双眼。

    “五年前你对我做过的事,你不要说你已经忘了。傅臻,我以前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如果可以,我连一分一秒都不想见到你,更不想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因为那样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他的脸色一白,觉得胸口好像有什么,被狠狠地揪住。

    她抬起手,指向了门口的方向。

    “你走吧!如果你还觉得你有一丝对不住我,那就请你从此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因此,我真的不想见到你。”

    她已经把话说得很白,他根本就没有留下来的余地。

    傅臻抿着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而后迈出了门。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门边,她瞬间软瘫在沙发上,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