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叶暖,你竟敢背叛我!(精,精彩,必看)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妈。”

    丁珏的脸色不太好,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她横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定在了叶暖的身上。

    是她让人把叶暖给押过来的,今天,有一件事必须解决。

    因此,即便她看见了傅臻旁边的白薇,这一刻,她却是无暇顾虑其他的事。

    唯有把面前的这件事情解决了,她才有余力去解决其他的事欢。

    “阿臻,妈问你一件事,你老实回答我。”

    男人蹙紧了眉头,没有说话岑。

    丁珏移开目光,所说出口的话,却是别有所指。

    “你确定叶暖当初肚子里怀的孩子,当真是你的骨肉么?”

    这一句话,不仅仅傅臻吃了一惊,就连叶暖也猛地抬起了头。

    叶暖的脸色煞白,丁珏这句话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会不懂?

    她上前几步,这个时候,她是无论如何都忍耐不了。

    “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丁珏狠剜向她,语气里充满了嫌弃。

    “谁准许你喊我‘妈’的?”

    本来,她就已经不喜欢这个女人了,如今出了这种事,她是更加的厌恶了。

    傅臻没有看她,他望着自己的母亲,声音略显有些低沉。

    “你为什么好端端问这个问题?”

    丁珏是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佟雪提醒她,恐怕,她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她走到儿子的身边,不敢置信地对上他的眼。

    “难不成,你就从来不曾怀疑过这一点吗?”

    后,她抬起手,直接就指向了叶暖。

    “这个贱人瞒着你瞒着我傅家,生了一个野种!”

    她的脑子“轰隆”地一声被炸开,她站在那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野种……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野种?到底什么野种?

    她生了一个野种?她的女儿,是野种?这怎么可能?

    很显然的,傅臻听到这句话后,眉头蹙得是更紧了些。

    “妈,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丁珏直接就把手中的报告书拿给她看,幸好,她在医院里认识人,所以报告才能这么早就拿到手,甚至,没有半点的虚假。

    天知道,当她看见这报告的时候,头顶上的天是差点塌下来了。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像叶暖这样二十出头的女人,根本就不安好心。她想谋取傅家的家产,根本就不是真心跟着傅臻的,理所当然的,也不会当真安安分分地给傅家生孩子。

    傅臻若起初还不知道母亲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可当他看着手上的报告,一瞬间,脸彻底沉了下来。

    一字一行,甚至是最后面的那个检验结果,都是满满的触目惊心。w/w/w.258zw.

    这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事。

    不,他就连想都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女人会给他戴了绿帽子。

    拿着报告书的手在发抖,这是他气到发抖的表现,他阖了阖眼,却怎么都压不住那汹涌的怒火。

    想他傅少过去这么多年,有谁不敬畏他恭维他?有谁敢触他的底线,挑衅他的忍耐?

    唯有眼前的这个女人,当真,就只有她而已。

    手背上,深青色的经脉暴突出来,他的嘴巴紧抿起一条直线,就连周身也弥漫出一种萧杀的冷戾,仿佛能将空气冻结起来似的。

    半晌,他睁开眼睛,将手中的报告书丢在了她的脸上。

    “叶暖,你竟敢背叛我!”

    那报告在她的脸上划过,带出了一种轻微的痛意,她下意识地皱起眉头,那报告即落在了她的脚边,她弯腰捡起。

    豆大的“亲子鉴定”几个字,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

    她瞪大了眼睛,最后面的那一行字,让她身形不禁摇晃了起来。

    没有半点的融合,也就是说,女儿根本就不是傅臻的骨肉。

    这怎么可能?

    她没有做对不起傅臻的事,就连半点都没有,这么久以来,她就只有他一个男人,女儿怎么可能不是他的?

    这不可能啊!

    “不会的,怎么会这样……”

    她低声地喃着,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亲子鉴定上的最后结果,竟会是这样。

    “不会?”

    傅臻冷笑。

    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就是赤果果的一个讽刺。

    想也没想,他大步地跨上前,单手攫住了她的脖子。

    她的后背撞上了冰冷的墙,双手挣扎着想要掰开他的大掌,却怎么都挣不开。

    他使了很大的气力,她只觉得强烈的窒息感瞬间抽空了她胸腔内仅有的空气,她张开唇,空气都仿佛变得稀薄,就连声音也不成调了。

    “傅……

    tang傅臻……放开……放开我……”

    “放开你?”

    男人的脸布满了阴鸷,他从没被人这么对待过,有哪个人喜欢戴绿帽的?况且,直到孩子出生了,他才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

    他那眼中的阴戾,甚至夹杂着憎恨,满满的溢在了眼眶之中。

    “叶暖,谁给你这个胆子背叛我的?!”

    叶暖如同即将濒临死亡的鱼,眼神痛楚而悲怆地看着他。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然而,无论她现在说些什么,他都不会信了。

    在他的心里,早就认定了亲子鉴定书上的那个结果。

    旁边,丁珏气得是恨不得杀了她。

    “好你个叶暖,我们傅家待你不薄,你竟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将你们……”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傅臻突然松开她的脖子,改而拖拽着她的手往电梯的方向去。

    他走得很快,她刚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被他这么拽着,好几次都险些跌在了地上。

    但即便如此了,他的步伐却没有半刻的停顿。

    丁珏吃了一惊,她知道儿子会大怒,可没想到,儿子竟然会拖着叶暖走,而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去哪里。

    “阿臻!阿臻!”

    她在后后拼了命地喊,但是傅臻就好像没听见她的声音一般。

    电梯门应声关闭,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

    电梯的这一边,三人各怀所思。

    白薇看着那紧闭的电梯门,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脸色隐隐有些苍白。

    从十岁那一年开始,她和傅臻就在一起了……

    可是,至今为止,她还是头一回看见傅臻生这么大的气。

    她垂下眼帘,她的感觉告诉她,这样的傅臻,似乎,已经不再是她以前所熟悉的那个傅臻了……

    ……

    另一边。

    mborghini在车道上飞驶。

    本来半个钟头的车程,硬生生被他开成了十分钟。

    当mborghini停妥,傅臻率先下车,走到了副驾这边打开车门,把里头的女人给拖了出来。

    中途,她跌倒了一次,他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拖着她往前走。

    偌大的爵园,自从他搬出的那一日,早就空荡荡的一片,没有丝毫的人气。

    傅臻把她带上了二楼,推开主卧的门把她推倒在床上,她吃痛地惊呼,定睛望去时,他就站在床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瞅着她。

    “孩子是谁的?”

    他的声音极冷,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温度。

    她用手肘支撑起身子,对于那些她没有做过的事,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因为方才在医院里被他掐了脖子,现在她的声音是过分的沙哑。

    听见她的话,傅臻冷笑出声。

    “没有?证据就摆在面前,你还敢说你没有?”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被激怒的猛兽,怒火早就已经蒙蔽了他的双眼,自然,他根本顾不得自己是不是会做出一些伤害她的事。

    反正对他来说,面前的这个女人,他从来都不在乎到底有没有伤到她,现在,亦是。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她对上他的眼,即使害怕得发抖,但还是丝毫不肯妥协。

    “孩子是你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份鉴定书上的结果会是这样,可是我很肯定地说,孩子就是你的……我就只有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背对着你做出那种事?”

    然,她的话,却连半句都进不了他的耳。

    “只有我一个人么?叶暖啊叶暖,你是不是忘记了某个人?”

    她一愣,当意识到他所提及的究竟是谁时,心不由得寒了个彻底。

    “你诬蔑我可以,但你不可以诬蔑方淮!”

    “方淮方淮,叫得挺亲密的啊……看来,你并没有忘记他。”

    他上前,用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看着她难受得皱起了眉,他内心的怒火却怎么都无法浇熄。

    “除了他,还有谁?抑或说,你除了跟方淮有染以外,还有其他的男人?”

    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他当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竟然到了如今的地步,才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

    “叶暖,你这个贱人!你就这么喜欢被男人骑么!”

    她咬住下唇,一阵血腥味逐渐在口腔内蔓延。

    “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的,对不对?”

    她的嘴边勾起了一抹苦笑,她还在奢望些什么?奢望他像当初那样,坚定不移地站在

    她这边吗?呵,已经不再一样了。

    现在的她,没了利用价值,过往的那些把戏,他自然不会再奉陪了。

    可是,就算是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她的心,原来还是会痛的。

    “既然这样,我也无话可说。”

    她是真的绝望了,反正无论她说些什么,他都不会信,那么,她又何必多说些什么呢?

    够了,真的是够了。

    她不想再对他有所奢望了。

    “无话可说?被说中了,你当然无话可说!”

    傅臻怒火中烧,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曾经给予那般的宠溺与呵护,然而,她却一直背对着他,与别的男人在一起,甚至生下了一个野种,还要赖在他的头上。

    她想做什么?想借孩子得到些傅家的家产么?

    “叶暖,我现在就让你知道,被人骑是什么滋味!”

    话音刚落,他的手就落在了她的胸口,紧接着,一声衣帛被撕裂的声音在房间内响彻。

    她失声尖叫,努力地想要去遮挡,他却用撕成碎布条的衣服干脆将她的手绑在了床头的柱子上,让她无从动弹。

    没有一丝的温柔,他将她全然占据。

    锥心的痛,痛到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那种痛,又像是那撒落一地的碎衣服一般,将她的身子彻底撕开,残忍而不留情。

    眼泪滑落,沾湿了枕头,那一刻,她当真觉得就是一种折磨。

    偏生,身上的男人是始终都不肯放过她。

    叶暖根本就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她只隐约的记得,窗外的天从黑到亮,又从亮到黑,反反复复的没有休止过。

    她的身体,感觉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她就连动一下,都能痛到受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