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八十一章 流产?早产?(精,精彩,必看)上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还是说,那些她曾经以为拥有的幸福,其实不曾存在过?

    手在不停地发抖,她不知道电话到底是什么时候挂断的,她拿着手机,没有多想,就往门口的方向冲去。贰.五.八.中.文網

    风凌厉地在耳边略过,她的脸颊一片湿润,根本就分不清究竟是眼泪还是汗水,她拼了命地往前跑,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竟是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

    唐康均所说的医院,其实,就是傅明辉曾经住过的医院。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的姐姐,也在那医院的停尸间里,至今,尸体都无人认领沿。

    叶问蕊,早在傅明辉去世之前,就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

    直到她从计程车上下来,她才发现,自己出门出得太急,是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换,此刻脚上仍然穿着家居鞋纺。

    她一步步地迈进了医院,这医院的停尸间,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傅明辉刚刚去世那会,她觉得傅明辉的死另有蹊跷,便把他的尸体放到了停尸间,再让人守着。

    可她没有想过,原来,她与叶问蕊的尸体那么近。

    那里,丝丝的冷意仿佛能从身体的毛孔中渗进来一样。

    她跟相关的人询问了一番,刚开始,那些人还不知道叶问蕊是谁,她想了想,便用唐康均在电话中所提及的事说了出口。

    “我要找的,是十几日前,在一处海边发现的女尸,听说那地方,是自杀的高发地……”

    听她这么一说,那负责看守停尸间的人这才想了起来。

    “你说的是那具全身上下布满伤痕,甚至就连脸都伤得辨认不清的女尸啊……”

    他的话,让叶暖的心猛地一沉。

    他在前头领着路,一边说着话。

    “那女尸放在这已经好一段日子了,那会儿找到这尸体,外观是惨不忍睹,找了好久,就是没人来认领,我们这的规矩,就是超过了一个月还是没人认领的话,就得擅自烧毁入土,当成无名女尸处理了……”

    她的脸色微白,不由得庆幸自己还好赶来了。

    “也不知道那女的为什么要在那种地方自杀,就算再怎么想不开,也得活下去啊!死都不怕了,难道还怕活着么?现在的年轻人啊……”

    她看着那人的背影,到嘴的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二·五·八·中·文·网

    叶问蕊不是自杀的,她不是的。

    她……是被人害死的。

    叶问蕊根本就不会是那种会看不开的人,即便遇到再大的挫折,她都不可能会那么做,她的性格,她是再了解不过了,毕竟她们相处了那么多年。

    她恨叶问蕊,她真的恨过她。

    她恨她当初的欺骗,让她以那样的方式落入傅元彦的手里,恨她根本不顾念半点的姐妹情谊,恨自己待她那么好,她却始终不愿意接受她。

    可是,当她知道叶问蕊不在了,她的第一个感觉却不是开心,而是痛,满满的心痛。

    这种痛,从心底蔓延开来,以最快的速度传至四肢百骇,痛得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心给挖出来。

    或许,这是因为这种痛,还残忍地揭露了某一样东西吧?

    那人将她带到了停尸间里的一处角落,后,把那长柜子拉了出来。

    白布盖着了脸,她伸出手,颤抖着去把那块白布掀开。

    目光所及的一切,让她瞬间倒吸了一口气。

    那张脸,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血肉模糊的一片,就连五官都不能分辨得清,只能从身体的特征,知道这是一具女尸。

    如果只是这么看,叶暖根本就不愿意去相信,这是她的姐姐,叶问蕊。

    但是,她的面型,她耳朵后面的那颗小痣,甚至是微跛的腿,无一不残酷地提醒着她,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她的姐姐,叶问蕊。

    当真是她。

    一瞬间,她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她只能呆若木鸡地看着这张狰狞又模糊的脸,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收紧。

    耳边传来的细微声音让她垂下眼帘,这才记起,自己带着那封信,就这么跑出来了。

    那个看守的人早就退了出去,她一个人站在那里,全身紧不住发抖。

    “姐……姐……”

    再多的话,此时却已经失去了说出口的机会,就算她再怎么说,叶问蕊都不再听得见了,她早就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没有温度,也不会站起来对着她说话。

    双腿突然失去了力度,她整个人都软瘫在了地上,用手捂着嘴,却始终遮掩不住那浓浓的鼻音。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停地在自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不是,她没有跟傅臻扯上关系,那么,叶问蕊就不会死?

    是啊,从一开始,若是她没有碰见傅臻,没有跟傅臻在一起,那么,叶问蕊也不会看见傅臻,不会因为傅臻跟她反目成仇,

    tang不会嫁给傅明辉,更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就算她再怎么恨叶问蕊,但她从来都没想过要她死。

    虽然叶世文在世时偏宠于她,但是,叶问蕊是不同的,她跟她不一样的啊……

    眼泪夺眶而出,她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的手,紧紧地拽住那封信,这是叶问蕊唯一留给她的,也是要她彻底地看清,用她的死来证明她的话不是假的。

    这么久,就她一个人被瞒在鼓里。

    叶暖不知道自己究竟瘫在那哭了有多久,她恍恍惚惚地站起身来,抬起手抹掉了脸上的泪。

    她看着叶问蕊的尸体,轻声地说了一句。

    “姐,我不会让你和爸死得冤枉的。”

    她也是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走出停尸间,她跟看守的人好生交代了些,把身上的钱全都给了他,那人连连推托,但到底最后还是收了下来。

    这个医院,离傅臻的公司并不是很远,但是,她也是走了将近大半个钟头了,才好不容易到达。

    她刚想要搭着电梯上去找人,没想,余光却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自从傅元彦被关进牢里以后,薛剑虹是整个人几近崩溃,好几次想要去见一见傅元彦,都遭到了阻拦,她不相信,不相信儿子会是杀害傅明辉的凶手,他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要不然,就是傅臻为了脱身,故意把罪都赖在她儿子身上。

    这种事情,丁珏与傅臻是绝对有可能做得出来的,那两母子,为了得到傅家的家产,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傅臻!你们把傅臻给我找出来!不然的话,我就在这割腕自杀!我要死在这里!我要让你们都不好过!快让那个人给我滚出来!”

    几日不见,薛剑虹是一身的狼狈,就连头发都是凌乱的,看上去是跟疯子没什么两样。

    她冲着那些把她重重围住的警卫喊话,手里拿着一把刀,正放在了另一只手的腕部,若是这些人敢靠近她一步,她就划深一点,让他们都看看红。

    “傅臻!你这个杀千刀的!我就元彦一个儿子!我就他一个儿子啊!他被你害进牢里了,我的下半辈子该怎么办?都是你!一定是你陷害他的!我儿子不可能杀死明辉的,那是他亲生父亲!你给我滚出来!我饶不了你,我绝对饶不了你……”

    她不断地叫嚣,旁边的人都不敢意靠近,她此时正是愤怒当中,还真说不准接下来她会做些什么。

    叶暖就站在不远处,她看着薛剑虹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也跟傅臻同样可恶,因为,她站在了恶魔的身边,帮着他做了一件坏事。

    薛剑虹刚想要说些什么,一个转头,看见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叶暖。

    她想也没想,就朝她冲了过去,一把就将她给擒住,架在了身前。

    刀子指着她的脖子,薛剑虹的脸早因愤怒而扭曲得狰狞。

    “都不许过来!我再说一遍,立刻把傅臻给我喊下来!不然的话,我就要他老婆的命!还有他孩子的命,我也一并取走了!哈哈哈哈……”

    这里的人还是有大部分认识叶暖的,见她被挟持,自然是不敢耽误,马上就有人打了内线电话上去。

    顶楼的办公室里,男人本是不打算理会薛剑虹的,他早就估算到了她不可能会自杀的,那样自私的人,怎么可能不顾自己的性命?

    然而,当电话打上来说,叶暖被薛剑虹挟持时,他的脸色是顷刻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