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以蓄意杀人罪,逮捕(精,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由于昨晚睡得早,翌日,叶暖天才刚亮就起床了。贰.五.八.中.文網

    当他醒过来习惯性地摸向旁边的位置时,已是空荡荡的一片。

    他撑起身子看了一圈,都没发现她的身影,便下床到浴室去洗漱。

    从二楼下来,刚走进饭厅,就见到她在桌前忙碌。

    他上前,从后头环住了她的腰,叶暖吓了一跳,回过头看见是他,便瞪了他一眼沿。

    “你走路都没声音的?”

    他掰过她的身子,在她的唇上轻吻纺。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醒的时候没见到你,还以为你不见了。”

    “难不成你觉得我带球跑了?”

    她笑得开怀,他有些无奈,余光瞥见桌子上的早餐,不由得挑了挑眉头。

    “这是你做的?”

    他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她骄傲地昂起头,嘴角越咧越开。

    “是啊,很厉害吧?”

    然而,他却是满眼的怀疑。

    “这能吃吗?”

    见她要生气了,他连忙补上了一句。

    “就算不能吃,我也会全部吃进肚子里的。”事后,顶多是吞几颗胃药而已。

    这可是叶暖难得的一次下厨,男人拉开椅子坐下,在她期待的目光下,夹了一筷子的炒面放到嘴边。

    瞬间,面色几变。

    她显得紧张极了,天知道,从小到大,她进厨房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但是,经过了今天,她觉得做饭什么的也不是很难,看看书随便弄一下,就好了。

    看来,她是个天才,往后能多些给他做吃的呢!

    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怎么样?好吃吗?”

    傅臻困难地咽下,抬起头对上她的眼,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叶暖给了他一个“废话”的眼神,他清咳了一声,拿起旁边的水,一口气便喝了个精光。

    随后,他才欲言又止。

    “暖暖,我觉得吧,你还是别进厨房了,你要想吃,就让佣人做,不然的话,我也可以……”

    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很显然的,他是在嫌弃。

    她瞪大了眼,死活不肯相信他的话,拿起筷子就要夹。

    可当那一筷子的炒面放到嘴里还没几秒,她便立即吐了出来,左顾右盼地开始找水,他见状,连忙把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喝了两杯,才终于停了下来,看着面前这一桌不能才的早餐,她是差点哭出来了。

    “怎么这么咸……”

    她好像也没放多少盐吧?还是说,她放了几次?

    她又试了其他的,不是一样太咸,就是甜得要命。

    到了最后,她一副欲哭无泪地坐在那里,就连最简单的粥,她都做不好,直接忘记把开关打开了,看来,她是什么事都做不好。

    正懊恼的时候,抬起头却看见他竟然把那早餐一筷子接着一筷子地往自己嘴里塞。

    她惊住了,好半晌回过神来,便要阻止。

    “你别吃了,这都不是人吃的东西啊……”

    傅臻也没理会她,一口早餐一口水地吃,到了最后,可以说是被水给撑住了,不过,桌子上的早餐倒也被他给全部消灭了。

    佣人早就按照他的吩咐重新去弄早餐,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她对上他的眼,说得是格外的认真。

    “你放心,我会好好学的,我一定要做一顿好吃的让你尝尝。”

    她不想在他面前一无是处,她想要让他看看她的优秀,她不是只能受到他的照顾,她也能照顾到他。

    傅臻站起身来,把西装外套穿好就要去上班,她尾随他走到客厅,微微踮起脚尖帮他系好领带。

    “傅臻,我……”

    她刚想说些什么,没想,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方向传来了动静。

    她疑惑地望了过去,正奇怪这大清早的究竟是谁来了,下一刻,一个个人影晃进了视线范围内。

    怎么都料不到,竟是警察。

    这警察找到家里来,铁定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点,他也是知道的。

    男人蹙起了眉头,这阵仗根本就让他无从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警察,自进来后就将他们团团围住,他下意识地将叶暖护在身后。

    “你们来我家做什么?”

    其中一人走上前来,似是这次行动的带头人。

    “傅臻先生,我们现在以蓄意杀人罪将你逮捕归案,希望你能合作。”

    蓄意杀人?

    听到这几个字,叶暖是彻底愣住了,傅臻杀人了?他怎么可能杀人?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男人抿起了唇,“我杀谁了?”

    tang

    “你的父亲,傅明辉于今天一早被发现死在病房内,我们在现场找到了一根属于你的头发,确定你跟此案有推托不掉的关系。”

    这下,是连他也吃了一惊。

    傅明辉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几天,傅臻一直都在忙碌着傅家公司的事,已是极少到医院去,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而凭着之前的记忆,傅明辉虽然仍是躺在床上,但是有了好的起色,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傅臻,就是他到处奔波,才给傅明辉聘请了好的医生,特地赶来为傅明辉进行相关的治疗。

    如此,傅臻怎么可能是杀死傅明辉的胸口?

    傅明辉是于今天一早被发现死在病房内的……

    她想到这一点,上前想要反驳。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做的!他根本就没有杀死爸的动机!那是他的父亲!况且,昨天晚上我们俩是在一起的……”

    然而,那警察却是铁面无私。

    “那你有什么证据?你跟他住在一起,当然可以为他做伪证,这个案子究竟是怎样的,还需要查过以后才知道!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他必须跟我们回警局去协助调查!”

    “都?”

    他低声地喃着这个字,目光深沉。

    “我们在现场找到了头发,另外,也怀疑当日傅明辉先生所签下的遗嘱是伪造的,你为了夺取遗产,才做出了这种事情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傅臻才不会做那种事呢!”

    叶暖情绪激动,傅臻的为人,她是再相信不过了,傅明辉那日把他们喊去宣读遗嘱,她也在场的,她知道傅臻一开始并不想要傅家的公司,若不是傅明辉执意要给他,而他为了丁珏,他绝对不可能收下的。

    可是,现在这一些,却成了定他罪的证据。

    这让她怎么愿意接受?

    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按住,她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暖暖,你别急,一会儿弄了胎气就不好了。”

    与她相反,傅臻的反应并没有太过激动,而是过分的平静。

    傅明辉死亡的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他根本就来不及消化,便又被冠上了这样的一个罪名。这就好像是一出连环计,为的,就是要他把给拖下水,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偶然的事,想来,他也能猜到几分了。

    只是没想到,会狠到这种地步。

    带着薄茧的手抚上了她的脸,他知道,今天是怎么都躲不过的,因此,他只能尽可能的让面前的小女人放下心来。

    “不用担心,我会没事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在这屋子里呆得难受,就把你那个朋友喊过来陪你。”

    她紧张地扯住了他的衣袖。

    “傅臻,你没在骗我对不对?你会没事吧?你会平安的吧?”

    他轻声地“恩”了一句,又交代了几句,这才转身随那几个警察一起离去。

    叶暖杵在那里,看着他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在门边,下一秒,她再也受不了,瞬间软瘫在了沙发上。

    佣人上前,担忧地看着她,不住地开口安慰。

    “太太,你别担心,先生一定会没事的……”

    是啊,傅臻一定会没事的,一定的。

    她的手捂住胸口的位置,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如是告诉自己。

    傅臻就这么被带走了,然,现在有一个问题,更需要解决。

    换了身衣服,她便让司机载她到傅家去,到了傅家才知道丁珏就在十来分钟前就去了医院,她连忙又往医院赶。

    病房内,哭声撕心裂肺。

    她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那一抹身影跪在床前,而床上的人,早就被盖上了白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