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七十三章 傅父亡故(精,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她仍在不断地笑着,像现在这样幸福,她还真害怕有一天会失去。二·五·八·中·文·网

    有时候,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每天晚上入睡前,都怕醒过来后会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

    还好,他还在,他都在。

    他就是她下半辈子绝无仅有的幸福。

    她靠着他的肩膀,有些昏昏欲睡,他抱着她的手臂收紧,声音放柔沿。

    “困了?”

    她颌首,他吻了吻她的额头纺。

    “睡吧,我会在这陪着你的。”

    听见这话,她放心地闭上了双眼,任由自己沉沉地睡过去。

    因为她知道,现在就算她睡着了,当睁开眼的时候,他依然会在。

    他答应过的,他答应过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她的,只要是他说的,她都会愿意去相信。

    ……

    夜深,一片静谧。

    这一层的病房,由于是vip,相比普通病房,是安静许多,环境也好许多。

    丁珏已经回去傅家了,傅明辉心疼她,不忍她继续呆在医院里整天睡不安稳,丁珏拗不过他,便只能如言回去。

    反正,这边有傅臻特地聘请的看护。

    墙上的时钟已经显示接近两点了,病房内,傅明辉正沉沉地睡着。

    病房还有附设的休息室,每天晚上,看护都是在这里稍作休息的。

    由于夜已深,这个点儿也没什么事,他实在困得很,便坐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不知,房门正被人悄然打开。

    一抹身影晃了进来,沾着乙醚的毛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封住了看护的口鼻,看护就连反抗都没有就直接昏眩了过去,整个人以原来的姿势靠在沙发上。

    即,身影推开了里头的门。

    窗帘间留了一条缝,那月光通过细缝照了进来,洒落在病床。

    他一步步地靠近,本想静悄悄地进行,可走到床前时,腿不小心踢到了床上的柜子。

    一声轻微的声音响起,向来前眠的傅明辉从中惊醒。二·五·八·中·文·网

    由于周遭很暗,刚开始的时候,他只能隐约感觉得到自己的床前站了一个人,可就是看不清究竟是谁。

    等到好半晌以后,他适应了黑暗,再借由那透过细缝照射进来月光,他终于好不容易看清了。

    然而,瞳孔却在瞬间猛地一缩。

    “元……元彦?!”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这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会是大儿子傅元彦。

    这个时间点,根本不会有人选择在这个时间来探病,而且,他也并不觉得,傅元彦挑这个时间过来,是探病。

    因为中风,他根本是动不了的,他只能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你……你来做……做什么?”

    傅元彦没有回答他。

    他就站在床前,看着他的面容没有半点的表情,那眼神,更是如同看待一个陌生人一般。

    直至许久以后,他才慢吞吞地开口。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了,因为,今晚过后,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傅明辉了。”

    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傅明辉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他的嘴唇微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你是我的亲儿子!”

    听见这话,傅元彦扬起头就是一阵大笑。

    “亲儿子?你有当过我是你的亲儿子吗?如果你当真记得我也是你的亲儿子的话,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偏心于傅臻?那我呢?你可有曾为我考虑过半分?”

    说起这事,他就只有满胸腔的怒火。

    他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他和傅臻同是他的儿子,但是,他却只看得见一个傅臻。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让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把他生出来了,为什么又要无视他?到了最后,甚至就连他的存在也一并否认了?

    傅元彦觉得真是可笑极了,他自问不比傅臻差,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成为能让他骄傲的儿子而努力着,他为什么就从来都不曾看见过?

    就因为他那到处留情的性子么?若说这性子,还不是了他?

    他比傅臻还要像他,不是吗?

    傅臻处处顶撞他,从来都不会顺着他的意思去做,他不同,他努力地想要讨好他,以为自己能够在他心里占有一席之位,但是,到头来,他得到的是什么?

    他真的受够了。

    既然他不肯看他一眼,不愿意认同他,那么,他也不需要他了。

    “傅明辉啊傅明辉,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了,这一切,都是你讨来的……”

    他说着,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已经装好液体的针筒,那里面,是足以毙命的药,他不会让他死得那么容易的,他要折

    tang磨他,他要把这么多年来自己所受的苦,通通都还给他!

    “傅元彦……”

    傅明辉想要去挣扎,可中风早就让他如同废人一般动弹不得,他只能大声呼叫,希望看护能够听见。

    傅元彦早就看穿了他的意图,讥讽地笑出声来。

    “你不用求救了,看护已经被我放倒了,就连外面的值班医生都被我秘密收买了,今晚,注定是你的死期……”

    他拔掉针套,那长长的针头在月光下印出了骇人的寒意。

    他俯下身,长针头靠近裸露在外头的肌肤,而后,慢慢地被推入。

    就连一点的反抗都不能有,只能被迫地接受。

    傅明辉绝望地阖上了眼,这一刻,他尤为痛恨如同废人的自己。

    把针筒里面的药全都注射进了他的体内,傅元彦抽回针筒,嘴角是越咧越开。

    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瞅着面前的男人,深怕他还不够绝望,一字一句说得格外的清楚。

    “你放心,你死了以后,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那个疼爱的小儿子的……我已经安排了人,演了一场戏,明天,警察就会去找他了……而杀死你的人,只会是他,而不是我……你不是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了你那个疼爱的小儿子么?那么,我就要让他一无所有!证据就是你所留下的那份遗嘱!你就在下面好好看着,傅臻到底会落魄到哪种地步吧!”

    傅明辉睁开眼望着他,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做得到底有多错了。

    全都是他种下的祸根,若他当初没有把薛剑虹娶进门,现在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而自己,也不会可悲到死在自己的儿子的手上。

    “元彦,收……收手吧!你要……怎么对我都可以,是我亏欠了……你们母子的,但是,阿臻与这些事……都没有关系……”

    傅元彦冷笑,原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仍在为他的小儿子说话。

    他算是彻底看清了。

    他要他放过傅臻?那么,他就偏偏不放过他。

    他要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傅臻,在他的手上一败涂地再无翻身之日!

    “傅明辉,这些都是你教我的,你说在商场上要狠,你不狠,别人就会对你狠。我现在不过是把你教我的全部用上罢了。”

    他从兜里掏出了什么,丢在了地上,后,便转过了身。

    “剩下的时间,你自个儿慢慢享受吧!当你在痛不欲生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究竟有多恨你。”

    他说完这话,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傅明辉躺在那里,自他离开以后,身体就开始出现了异样。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升来的痛,本来,是轻微的,而后,慢慢地扩大加深,犹如从骨子里升上来的一样,有如被烈火烧伤,疼得难受。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往下淌,他蹙紧了眉头咬紧了牙关,面靥上已经全然没了血色。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经过了这么多年,他终于发现哪个人才是对他真心,他正要以相同的真心回报,然而,再也没有机会了。

    或许,只能等下辈子了,如果,下辈子还有机会相遇的话。

    原来,有些事情不是永远都在那里等待着自己,譬如,时间。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沾湿了枕头,他多想自己还能多一天,只要一天就好,他想倾尽自己的努力,给予丁珏幸福。

    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守在自己的身边。

    他……还欠丁珏一句“我爱你”。

    他抖了抖双唇,他很想支撑下去,可到了最后,他只能微抖着唇,把那句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被迫咽了回去。

    再无,说出来的可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