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五十九章 要是你去了那个世界……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有一种幸福,唾手可得,它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只待自己伸出手,就能紧紧抓住。二·八·中·文·网

    叶暖以为,自己不会拥有这样的幸福,因为她和傅臻的开始,她是再清楚不过了,不自觉沉沦,已经注定在这段婚姻里陷进泥沼,奢求一些本不该存在在这段婚姻里的东西,根本就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可她就是赌了,赌上这最后一局绂。

    傅臻的回答,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那一瞬间,她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的,好怕自己这是在作一场,醒了,就得面对残忍的现实。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她仍是恍恍惚惚的。

    生活似乎没有半点的改变,只是这种不察觉的改变,却是出现在两人之间。

    所谓爱情,不是说出口的,才算是爱情,有时候仅仅一个眼神,就能说明一切。

    乍看之下,傅臻跟往常没有丝毫的区别,但每当面对她时,那轻扬的唇角却不自觉透露出他的心情。

    许是全部都暴露在空气下了,他是隐约变得更加宠她黏她,每天按时下班回来,总会陪在她的身边,夜里她若是抽筋惊醒,他会帮她揉一揉麻痹的双腿逼。

    自那天以后,他不再把那个字挂在嘴边,因为,他习惯用行动来表明。

    叶暖当真觉得,就算她失去了家,失去了姐姐,至少,这一刻她是幸福的。

    肚子越来越大,八个月产检的时候,是他陪她一起去的。

    仪器在隆起的小腹来回扫动,她躺在那里,微仰起头看着那机器屏幕,虽然还不能看得很清楚,但听着胎动,孩子很健康。

    傅臻这是第一次陪她进来,自然,也是第一次透过机器屏幕看到那一团小小的东西。

    他既惊喜又惊讶,一眼不眨地看着,深怕自己要是眨了眼,就会漏看些什么。

    医生仔细观察了几遍,后微笑着望向他们。

    “孩子很健康,看样子,应该会足月生产。”

    闻言,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自从当了母亲,她才明白母爱到底有多伟大,就算她还没生产,她是时时刻刻都想着肚子里孩子的事,就连吃东西也是尤为小心翼翼,深怕吃了些不好的东西影响这个孩子。

    男人用纸巾帮她抹去肚子上的液体,她看着他低垂的睫毛,心里有一块地方被触动。二·八·中·文·网

    等抹干净以后,他才将她扶起身来。

    傅臻对这个孩子也是很在乎的,在连续问了医生好几个问题以后,他才带着她离开。

    她剜了他一眼,难免抱怨。

    “你每次过来都要问一大堆问题,医生没嫌弃你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他冷哼一声,面露不屑。

    “她收了我的钱,回答我几个问题怎么了?这是她必须做的!更何况,我问一些孩子的事,她还能拒绝回答我不成?”

    走出科室,他扶着她走向电梯,虽然嘴上如是说,但动作却是异常的温柔,就像是深怕她会嗑着碰着。

    叶暖低下头,摸了摸大得犹如装着西瓜的肚子。

    着月份越来越大,她是越来越感觉到疲惫了,每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歇一歇。

    “傅臻,我有点怕。”

    听见她的话,他不由得止步。

    “怎么了?”

    她的眉头微蹙,因为已经八个月了,因此她是必须提前做好生产的准备。其中,自然也包括顺产和剖腹产的选择。

    可之前她没碰过这种事,根本就不知道原来生一个孩子竟然会有那么多的危险。很多报纸都在说,一些孕妇在生产的过程中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甚至就连孩子一面都见不着。

    她怕她会像那些人一样。

    “如果我死在手术台上了怎么办?”

    她这本就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说出口之前也没有考虑太多。

    可没想,她才普一出口,他的脸便彻底沉了下来。

    叶暖一愣,他是很少会摆这么一张脸面对她的,特别,是在那一日之后,更不曾有过。

    男人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眸底开始漾出了一层薄怒,就连俊美的五官也被阴戾所蒙住。

    他盯着她,声音低哑。

    “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她立即噤了声,杵在那一动不动。

    他这才稍稍缓了些,扶着她腰的手慢慢收紧,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这样的话,下次不许再说,你要敢再说,我饶不了你。”

    见她点头,他微微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我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生产的时候不用怕,我会陪着你一起进手术室,医生方面也打点好了……如果你有个什么万一,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要是你去了那个世界,就算是要到阎王面前抢人,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明明是威胁人的话,却不禁让她心底涌上了一

    tang种说不出的甜蜜。

    她仰起头看着面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很多时候,她根本就无须说出口,他就会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又或者在担心些什么,有时候她是挺恨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的秘密,但若说实在的,却觉得这种置身幸福中的感觉,让她迷恋。

    她不再说话,但那攥着他衣角的手,却透出了些许的依赖。

    他眸光渐深,低声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我们回家吧!”

    傅臻带着她搭电梯下到一楼,正准备穿过长走廊到医院后头的停车场,冷不防的,一道身影就这么不自觉地晃进了视线内。

    男人停住步伐,眉头一皱。

    长走廊的另一边,那顷长的背影乍看之下与他有几分相似,因为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叶暖自然看出,那就是傅臻的大哥傅元彦。

    他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叶暖难免有些疑惑,正准备向身边的人问出口,没想,余光却瞥见了那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年轻女人。

    那女人捂着腹部,脸色难免有些苍白。

    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情景,不难让人联想到某一方面去。

    她倏然瞪大了眼,佟雪还怀着孕呢,这傅元彦就在外乱搞,恐怕这会儿出现在这,是带那个女人来堕胎的吧?

    下一秒,她隐约能听见傅元彦冷得似冰的声音。

    “不要以为拖到三四个月了就能瞒得过我的眼睛,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就凭你也配生我的孩子?”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支票本,写下了一串数字后撕下来,丢在了年轻女人的脸上。

    “拿着这笔钱给我滚出邑洲!别再让我看见你!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年轻女人的脸色煞白,毕竟是当初说好了不谈情只谈性的,是她越了轨,妄想得到更多,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她也唯有认了。

    叶暖远远地看着那个年轻女人转身脚步蹒跚地离开,那背影怎么看都有些唏嘘。

    她咬住了下唇,柳眉不自觉地一皱。

    “人渣!”

    这话不偏不移地被他给听见了,傅元彦遁声望了过来,在看见是他们两人时,嘴角轻微勾起,手插在了裤袋内,一脸悠闲地走了过来。

    “哟,还真巧啊,竟然能在这种地方遇见。”

    男人懒懒地抬眸,他向来与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不对盘,再加上现在也不是在傅家,根本就无须装模作样。

    “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他本就不打算搭理,可傅元彦是爱生事的主,这会儿被碰上了,他自然有他的顾虑。

    他伸出手,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对上了傅臻的双眼。

    “什么是应该说的,什么是不应该说的,我想你是清楚的吧?”

    傅臻冷笑。

    “怎么?怕我在爸面前揭穿你那点破事?你傅元彦原来还有害怕的事啊?你不是什么都不怕的么?”

    傅元彦的脸沉了下来,声音也更冷了些。

    “你别以为你还能继续嚣张下去,我倒要看看,到了那个时候……”

    傅臻本就无意跟他纠缠不休,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带着叶暖大步地越过他离去。

    她心存疑惑,偷偷地回过头瞟了一眼,发现那个男人仍然站在原地,只是那看着他们的目光,阴鸷得可怕。

    回到车上,她到底还是憋不住了。

    “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傅元彦会怕你把事情告诉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