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三十六章 把傅臻从她生命里赶出去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这一夜,注定是辗转难眠的。

    翌日,她很早就醒了,只是简单的穿了睡裙就走出了露台外。

    遥远的天边,才刚刚泛起鱼肚白,她眺望着,心绪繁芜。

    傅臻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站在外头的背影。

    早上的风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清凉,他用手支撑起身子,看着她竟然穿得这么单薄,眉头不由得一蹙。

    没有多想,他就翻身下床,拿了一件外套走了出去戛。

    微风吹起了她的头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是连他一步步靠近都不知道。

    直至他把外套罩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转过头看着他。

    男人的眼底带着一丝的不赞同,由于才刚刚起来,声音仍带着些许的沙哑。

    “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怎么不多睡会儿?也不穿件衣服,着凉了该怎么办?”

    他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关怀,她静静地听下,随后垂下了眼帘。

    “睡不着,怕吵醒你,就出来透透气了。”

    他也没有多想,毕竟她这些天,的确睡得有些不太踏实,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吧?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他从后头把她抱住,那双手固定在了她仍未见隆起的小腹前。

    “暖暖,辛苦你了。”

    他把下巴搁在了她的头顶上,带着一丝温柔。

    “真不想让你受这种苦,生下这个孩子以后我们就不生了吧!一个孩子就已经够了,不管是男是女,我都会喜欢。”

    她张了张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眼色变得有些复杂。

    他抱了她一会儿,便掰正她的身子,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现在睡不着也没关系,一会儿若是困了,就到屋里去睡一下,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她迟疑了好半晌,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傅臻把她带回屋内,便与她一块到浴室去洗漱,洗漱过后再下楼去吃早餐。

    今天的叶暖仍是没有多少的食欲,就算摆放在桌子上的早餐都是她爱吃的,她也只是廖廖的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男人也没有过多勉强她。

    他伸长了手,摸了摸她的头。

    “如果实在吃不下就别吃了,我会让佣人给你准备一些清粥,你饿了以后再吃。”

    她点头,随后站起身来。

    “我想回房里睡一会儿。”

    说完以后,她便径自上了楼。

    掀开被子躺进被窝里,她平躺着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那攥住被角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果然没过多久,傅臻就上楼来了。

    他上来看一看她,确实她没什么事就出门去上班了,几乎是他普一关上门,她就坐起身来走到了落地窗外。

    没有很久,那台熟悉的lambhini便驶了出去。

    直至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她才终于收回了目光。

    昨晚上不经意看到的短信内容,仍然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她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到底,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通信录里翻到了一串这么久以来从来都没有打过的电话号码。

    约好了时间地点,她便到衣帽间去换了一套比较舒适的衣服。

    下楼的时候,佣人难免有些诧异。

    她随意地找了个借口就走了出去,在小区外头拦了一台计程车,向着约好的地方而去。 w..

    因为早上是上班的高峰,路况难免有些塞,差不多半个钟头以后,她才终于到达那个地方。

    推开玻璃门外里一瞧,佟雪已经坐在那个位置等候着了。

    这是她第一次约佟雪到外见面,却并不是她们第一次在外面碰面,她尤记得,那一次佟雪找上她,跟她说了一些有关于她和傅臻之间的事情。

    或许,安小曼说得没错,佟雪虽然是傅臻的嫂子,但佟雪对傅臻的心思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因此,上一次安小曼才会觉得,佟雪的话不足以为信。

    可她却突然觉得,就因为有那样的心思,在某些方面,佟雪不可能会骗她。

    叶暖直接就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佟雪抬起头,脸上是意味犹长的笑意。

    “你给我打电话约我出来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呢,真没想到,我们还会有这么在外面单独见面的机会。”

    如果可以,她是不想跟佟雪见面的。

    叶暖招来侍应要了一杯水,等到送上来以后,她才望向了佟雪。

    “关于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我想要问个明白。”

    这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佟雪挑了挑眉,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揶揄。

    “你上次不是认为我在骗你么?不是觉得

    tang我在离间你和傅臻么?怎么?现在跑来问我那些问题了?还是说,你终于察觉到了什么了?”

    她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叶暖抿着唇,如果她直接问傅臻的话,那个男人不可能如实回答她的,而丁珏自是站在自己的儿子那边的,因此,她唯一能从中打听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的人,就只有面前的佟雪了。

    攥紧了拳头里,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在了其中。

    痛,而不自知。

    “你都知道些什么?”

    佟雪也不急着回答,身子稍稍往后靠了一些。

    她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瞅着她,那眼底满溢嘲讽。

    “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你不知道的,我通通都知道,只是……”

    她故意顿了顿。

    “叶暖,你有这个勇气知道一切么?”

    叶暖没有吭声,心里却是万般的挣扎。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佟雪便又加了一句。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如果知道了一切,恐怕你和傅臻之间也差不多走到尽头了。就算是这样,你也要知道吗?”

    叶暖抬起头看她,心却慢慢地沉进了谷底。

    这样的事,她不是没有想过。

    昨天一整晚,她根本就没怎么睡,脑子里想的都是有关于傅臻的事情。

    她在问自己,倘若傅臻真的有别的女人,甚至生日那天,也是回来跟那个女人共度他的生日,那么,她该怎么办?

    她定是不能容忍那样的事情的,一旦发现,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傅臻。

    以前,她绝对会那么做,但是现在,她却有了迟疑。

    如今她的肚子里有了傅臻的孩子,她必须为未成形的孩子着想。

    可是要她一直忍耐,她又没有办法。

    这种自我纠结的感觉不住地折腾着她,让她始终没有办法得出最后的答案。

    叶暖不吭声,但是她的情绪已然表露在了脸上。

    佟雪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拿起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我没有骗你,傅臻生日那一天,的确是回来邑洲跟一个女人共度他的生日了。至于傅臻为什么说他没有,我想,你应该心里有数。”

    她缓慢地放下手中的杯子,懒懒地扫了她一眼。

    “从一开始我就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傅臻并不爱你,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通通都是假象,充其量的,你就是他利用的一个工具,等到没用了,他自然会毫不犹豫地丢弃你,如果你不信,尽管睁大你的眼睛看看。”

    叶暖的手越攥越紧。

    “我不懂,叶家已经垮了,我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利用的地方,不是么?”

    佟雪摇了摇头。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说的话吧?”

    叶暖张了张嘴,最后只憋出了一句话。

    “我什么都没说。”

    佟雪勾起唇角,在某一方面,她跟叶暖是站在同一边的,虽然平日里,她们是敌人,而她也是她恨不得铲除的人。

    杯中,咖啡回荡起淡淡的涟漪,她的手指划着杯沿,声音很淡。

    “叶暖,我对你唯一的劝告就是,趁着现在赶紧离开傅臻吧!那个男人不是你能招惹的,而傅家的水深想必你也见识过了,如果你想安安稳稳找一个人过完你这一辈子,那么,你最好就别掺合进来。”

    如果是现在抽身,或许还来得及。

    可是,佟雪并不知道,就算她现在想离开,也已经没有办法了。

    她的心里已经装下了一个傅臻,她清楚地知道,她爱着那个男人,既然已经深爱了,又怎么可能离得开?

    终其一生,她都没有办法把傅臻从她生命里赶出去了。

    叶暖阖了阖眼,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疲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