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三十五章 残忍的欺骗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正想得出神,冷不防的,他的手机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2 5 8.

    她瞥了他一眼,发现他拿出手机后看见那来电显示以后,毫不犹豫地就挂断了。

    她难免有些好奇。

    “是谁打来的?你为什么不接啊?”

    “没什么。佐”

    他的口气很淡,似是不愿意多说。

    她最近是闲得发慌,便扯了扯他的衣袖,仰起头看着他渤。

    “你告诉我嘛!到底是谁呀?该不会你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吧?先说好哦,我这个人可不喜欢别人对我有所隐瞒。”

    说着,她便自顾自地猜了起来。

    “是不是你外面有其他的女人啊?那个女人比我美吗?比我年轻吗?还是比我家世好啊?”

    男人带着一丝无奈,用手戳了戳她的额头。

    “又在胡说些什么?如果你实在太闲了的话,我就给你买一些孕妇看的书回来,你天天给我看一本。反正你都要当妈妈了,有些事情,还是得多了解一些的。”

    然而,叶暖却是不满地锗起了嘴。

    “我为什么要了解啊?不是有你在吗?我负责生孩子,你负责养和负责带,我无聊了,就玩一玩,其他时间孩子归你管。”

    傅臻失笑出声。

    “有你这样当妈妈的吗?”

    叶暖“嘿嘿”地笑着。

    其实这是她第一次当妈妈,很多事情都不懂,虽然她是一个新手妈妈,但是,她有足够的自信,会把她的和他的孩子抚养长大的。

    因为,那是他们的爱情结晶,不是么?

    傅臻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手机再一次响起。

    他实在没了办法,便拿着手机站起身来,打算到外面去听。

    推开门走出去,当那一扇门合上,他面靥上的神情骤然一变。

    他看着屏幕上闪烁不定的号码,随后一边按下接听键,一边往边上走远一些。

    “怎么了?”

    他的声音是异常的温柔,这种温柔,是在面对叶暖时也不曾有过的,只专属于……某一个女人。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他沉默了好半晌,才慢吞吞地回答。

    “是,她怀孕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我不过是满足你的愿望罢了。”

    他的身子往墙壁一靠,眼底的光变得浓郁了些。

    “你让我找个女人,我找了;你让我生个孩子,我现在也让那个女人怀上身孕了……薇,不管你要我做些什么,我都会去做,这一点,从二十年前开始,就没有改变过,往后,我也不会改变分毫。”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终于把电话给挂断了。

    但是,他却没有立即回到病房。

    他只是杵在那里,仰起头慢慢地阖上了眼。

    ……

    叶暖忍耐了一个多月,终于得以批准出院了。

    没有什么比回到家更高兴的了,她下了车以后,就一蹦一跳地往屋里跑,后头,一同前去接出院的安小曼见状,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说,你难道就不能改改你那性子么?你现在的身子可不比以前,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娃呢!你这么跑来跑去的,待会儿从里头掉出来了怎么办?”

    叶暖回过头瞪了她一眼。

    “你以为我是什么?还掉出来呢!”

    安小曼耸了耸肩膀,她也只举个例子而已。.2 5 8.

    她直接就走到了客厅的沙发前坐下,佣人将一些茶点放在了桌子上,她随意拿了一块放到嘴里嚼咬,一边抽空望着她。

    今个儿本来是傅臻过来接她出院的,但是那个男人临时有会议要开,便成了是安小曼过来接她出院。不过,傅臻还是会把事情安排好的,司机也特别过来接送,不让她们得到医院外头去拦计程车。

    安小曼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见到她吃东西难免有些惊讶。

    “你能吃了?不是孕吐很厉害?”

    叶暖也不敢嚼得太快,对于她的问题,只能含糊不清地回答。

    “比之前好多了,不过现在还是会有时候觉得恶心。妈说了,等过了三个月就好了,那时候我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而且还能放开来吃。”

    只要想到这一点,她是高兴极了。

    怀孕这种事,当真是折磨人。

    初期,她是吃什么都吐,就算不吃也会吐,很多时候连黄疸水都吐出来了,难受到无法形容。

    那时,她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胃给割出来算了。

    而且,夜里她还睡不好,总是睡得不踏实,这可连累了在医院陪床的傅臻,很多时候都会被她吵醒。

    因此这一个多月以来,不止她在受折磨,就连傅臻也不太好过。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平衡多了,毕竟这个孩子他也有份,只有她一个人难受,就

    tang太不公平了。

    现在的她是能吃的时候就尽量吃一点,最起码这样等会儿要吐,胃里也有东西让她吐,不至于再像之前那样把黄疸水都吐出来了。

    那种感觉,一次就好,她可不想尝试第二次。

    安小曼陪了她一下午以后,接近傍晚的时候就回去了。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她可不想呆在这里当一个电灯泡。

    安小曼前脚一走,傅臻后脚就踏进门来。

    他便接开领带,便蹙着眉头看着她。

    “你那个朋友呢?已经走了?”

    她点头,站起身来与他一起到饭厅去吃晚饭。

    可是吃到半途,她觉得难受了,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起身跑洗手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又是一阵呕吐,甚至就连刚刚回来吃下的东西也全部吐出来了。

    胃里空空的,明明觉得很饿,却是半点东西都吃不下。

    男人走进主卧来,看到的就是她这一副模样。

    她就靠在床头,一脸的苍白,他的眉头蹙紧,走过去在床边坐下。

    “还是很不舒服吗?”

    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他的掌心带着薄薄的茧,让她感觉有些搔痒。

    她缩了一下脖子,满眼的委屈。

    “难受死了,为什么都是女人在怀孕生孩子,而不是男人?”

    听见她的话,他禁不住失笑。

    “好好好,如果可以,我代替你生。”

    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他都这样说了,理所当然也就能稍微抚平她心底的那种怨怼了。

    男人站起身来,拿了换洗衣物就走进了浴室。

    她靠在床头,开始翻阅手里的杂志。

    正看得出神,冷不防的,那放在床头上的手机突然进来了一条短信。

    她瞥了一眼,那是傅臻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铃声是比较特别的,跟平时手机进来的普通短信全然不同。

    叶暖知道,那是傅臻的手机,就算她是他的妻子,她也不应该去翻他的手机。

    可是好奇心驱使,她还是忍不住放下了手里的杂志,伸长手把手机给拿了过来。

    傅臻的手机从来都没有上锁的习惯,因此,想要看那条短信,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只是如果有重来,她宁愿不去看那一条短信。

    那内容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脑子里,她拿着手机的手开始轻微地发抖,好半晌以后,她才终于回过神来,立即将手机放回了原处。

    随后,她躺了下来,把被子拉高盖住了头。

    就算是闭上了双眼,那内容却仍然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她握紧了拳头,其实,她可以拿着那条短信去向他询问,但是,她又会害怕,害怕那个事实。

    ……

    “傅臻那天丢下你一个人回来邑洲了吧?叶暖,我就不妨告诉你好了,傅臻的生日不可能跟你一起过的,他每一年的生日不管身处在哪里,都必定赶回来的,因为,那一天是他这么多年来固定不变的只跟一个人庆祝他的生日。”

    ……

    “更何况,我也没有骗你的必要,这是傅家公开的秘密,要是你不相信的话,大可去问一问他。不过,我想他不可能如实地回答你。”

    ……

    佟雪的那些话,一再地回荡着,她的心里不禁苦笑,傅臻……骗了她。

    他当真骗了她。

    傅臻的身边有一个女人,一个她以外的女人,甚至,佟雪那一次说的估计都是实话,傅臻把她丢在了另一座陌生的城市,只为了赶回来跟那个女人共度生日。

    那个女人,名字中有一个“薇”字,而且,方才的那条短信,就是那个女人发过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