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三十章 宁愿像疯子一样装着糊涂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男人冷哼,佟雪嫁给傅元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对于这个女人的性子,他到底还是了解几分的。 w..

    在傅家里,唯有可能会对叶暖说出那番话的人,就独独她一人了。

    他将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懒懒地抬眸看向了她。

    “佟雪,叶暖她是我的女人,我跟她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这一次就算了,可是若还有下一次,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弛”

    他的话是半点都不留情面,佟雪的脸瞬间煞白。

    她的手暗地里握紧,她怎么都想不通,那个叶暖究竟有哪里好,值得他这么地一再维护。

    而且,就她看在,傅臻铁定跟那个女人对生日那一次的事作过解释,他什么时候成为了那样的男人?从前的他,可是对解释这种事极为不屑的。

    都是因为那个叶暖,自从那个叶暖出现了以后,傅臻整个人都变了嗄。

    她咬着牙关,不管怎么样,她得不到的,自然也不可能会让叶暖得到。

    “傅臻,我可是知道你为什么要把叶暖留在身边的。”

    她的话,果不其然让他蹙起了眉头。

    她的嘴角勾起了一道向上扬起的弧度。

    随后,她的手不自觉地攀上了他的胳膊,这个男人,从第一眼看见他,她就想得到,偏生,他却是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

    到了最后,她被迫听从家里人的命令,嫁给了他的哥哥傅元彦。

    可她与傅元彦,是同床异梦的夫妻,彼此间也早就有了默契,各玩各的,都不干涉彼此的事。

    因此,对于她的心意,傅元彦是早就已经知晓的。

    但是,他却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真的好吗?反正她对你来说,也只是利用的关系,等利用完了,自然也就丢到一边去了……”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手便被他给攥住了。

    他的力度很重,她痛得皱起了眉头。

    男人的面色阴沉,很显然就是在发怒的边缘。

    “佟雪,不要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说着,他就甩开了她的手,自沙发上站起身来。

    见他正欲离开,佟雪难免有些急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出声喊住了他。

    “傅臻!我这也是为了你着想!如果你对叶暖投入了感情那该怎么办?你可别忘了,你还有那个白……”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扫视过来的目光而整个人都定住了。

    “我说了,我跟叶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随后,他便大步地上了楼,甚至就连头也没有回。

    佟雪坐在那里,恨得是牙痒痒的。

    与她无关吗?她会让傅臻知道,他与叶暖之间的事,与她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而这关联,会让傅臻这一辈子都无法摆脱她。

    她握紧了拳头,眼底溢出了丝丝的冷意。

    阶梯教室内,阳光铺天盖地地照射进来,一室的暖意。

    叶暖托着双腮看着讲台上教授口水花沫子乱飞地讲着内容,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旁边,安小曼看她一脸心不在焉的,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她。

    等她回过神来,她故意压低声嗓凑了过去。

    “暖暖,你什么时候才回去爵园啊?这都已经好些天了呢!”

    叶暖狠瞪了她一眼,“我为什么要回去?”

    安小曼是听她说了生日那天的事,但不管怎么说,她都觉得那个男人不应该是为了一个女人而丢下她的。

    因此,她斜睨向了她。

    “你从爵园出来,什么都没带,叶宅那边也是什么都没有的,这些天你吃我的穿我的,我是没什么所谓,可是,这事儿迟早得解决啊!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

    她自然也知道这么拖着不是办法,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只要想到傅臻生日那天丢下她,只是为了跟另一个女人庆祝他的生日,她就觉得受不了。

    爱情这种东西果真是让人变得战战兢兢,不过是一丁点微不足道的东西,就有可能会演变成很大的问题。

    说白了,就是她的嫉妒心发作罢了。

    关于这一点,她是知道的,但是她就是不想去承认。

    会爱上傅臻,这是她怎么都料不到的,她不知道那个男人对她的感觉究竟是怎么样,他从来都不会跟她说,可爱情这东西,就是会教人越来越贪婪,到了最后,便到了一种无法自控的地步。

    她忍了忍,到底还是无法忍住,转过头看向了好友。

    “小曼,我问你,如果你的老公或者男朋友跟别的女人庆祝他的生日,你会怎么样?”

    安小曼眨巴眨巴眼睛。

    “我又没有老公或者男朋友,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tang”

    说来也是。

    更何况这是她自个儿的事,本就该由她自己来作出决定的。

    叶暖趴在了桌面上,觉得是头疼极了。

    安小曼想了想,再凑近她一些。

    “暖暖,你有没有想过,这其中会是有什么误会吗?”

    她缓慢地抬起头,剜了她一眼。

    “怎么可能会是误会?”

    “为什么不可能会是误会?”

    安小曼禁不住反问,对她来说,她是觉得那样的事是处处透着谜团。二五八中雯 zw.

    “那个叫佟雪的女人所说的话可信度有那么高吗?她说什么你就信她什么?再说了,你之前不是跟我提过,那个佟雪虽然是傅少的嫂子,但是似乎跟傅少有什么说不清的暧昧关系?就凭着这一点,那个佟雪的话可信度就降低了不少呢!”

    安小曼是一脸的言辞凿凿。

    “你想啊!她既然跟傅少有什么说不清的暧昧关系,不排除她有故意欺骗你的可能存在。指不定,那一天傅少的确是因为公事而赶回来邑洲,佟雪会说出那番话,只是想让你们两个争吵,唯有这样,她才能从中获得好处。至于她到底想要些什么,我想你应该也能猜想得出来了,不是么?”

    她是越说越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极大,一边说还一边点头。

    “还有,你跟傅少的关系你又不是不清楚,为什么你偏要去相信一个对他有想法的女人的话,而不去相信傅少的话?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应该相信他的话,而其他人所说的一切,你都要全部采取不信任的态度。如果你在明明爱他的基础上还要去质疑他,如果我是傅少,我想我也会情绪低落,甚至是很生气很生气的,谁叫你不信他呢?傅少是谁?像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屑与跟我们这些小女生解释的,他既然都开口对你解释了,必定是因为你在他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

    叶暖静静地听着,心不由得在动摇。

    到了最后,她只能慢吞吞地开口。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安小曼瞪大了眼。

    “我为什么要骗你,反正我的分析就在这里,你爱听就听,不爱听就不听呗!不过啊……”

    她故意停顿了一下,随后才继续往下说。

    “不过啊,我劝你还是尽快做出决定会比较好,如果当真像我说的那样,恐怕那个叫佟雪的女人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了,毕竟你现在也不在傅少的身边嘛!只要你不在,她自然而然也就容易出手了!”

    她说到这,还故意对着她做了个鬼脸。

    虽然她最后的一番话很显然就是带着玩笑意味的,但是,叶暖却觉得,这样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她不由得在想,为什么那一刻,她相信了佟雪的话,而不是去想相信傅臻的话呢?

    她不是不知道佟雪对傅臻有那方面的意思,因此,佟雪的那一番话确实是缺乏可信度的,可当她看见傅臻对于她的问题没有采取正面的回答,她就是觉得生气,这才会甩开车门自顾自地离开。

    叶暖瞥了一眼放在旁边的手机。

    这都几天的时间了,手机仍是没有一通电话,傅臻根本就没有联系过她。

    是已经忘记她了,还是如同安小曼所说的那样,傅臻在生她的气?

    她难免有些纠结,她是不是应该自己回去爵园呢?傅臻确实不是一个会跟别人解释的人,但他却跟她解释了那天把他丢在陌生城市的原因了,那么,她……是不是可以稍微相信他的话?

    直至下课,叶暖都每能得到答案来。

    两人并肩走出教室,安小曼伸了一下懒腰。

    “等会儿要不要去吃点东西什么的?还是直接到我家去算了?我那边有很多火锅的材料,要不,咱们就回家打火锅吧?”

    叶暖心不在焉地听着,直到她在她耳边大喊了一声,她这才捂着耳朵回过神来。

    “你做什么呢?”

    安小曼着她,是一脸的无语。

    “算了算了,反正你的心早就飞到某个地方去了。”

    她向她挥了挥手,便自行离开了。

    叶暖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身影逐渐远去,这才重新迈开了步伐。

    她想着,或许她该回去爵园看看,她给自己的理由是,她要回去突袭,看那个佟雪有没有趁她不在的时候偷偷溜到了爵园去找傅臻。

    她向着校门口走去,正打算到门口去坐车过去爵园,没想,却在门口的地方远远地瞧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脚步猛地顿住,她的双眸里满溢出诧异。

    在不远处,有一台格外熟悉的lambhin,而那个男人就站在车旁,从她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她。

    她杵在那,看着傅臻一步步地朝着她走了过来。

    她也没有闪烁,直至他走到自己的面前,她便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

    p>

    “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单手插在裤袋内,几日不见,似乎他仍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他向她身后示意了一下,故意开口。

    “我觉得这里的女学生挺可爱的,打算找一个陪我玩玩。”

    “你敢!”

    叶暖倏然睁大了眼,这叫什么事儿?他竟然当着她这个老婆的面前说出这种话来?到底还有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了?

    “你这大叔也不想想自己已经一把年纪了,还想老牛吃嫩草啊!我告诉你,别说是门了,连窗都没有!这里的女学生才不可能会看上你呢!”

    傅臻摸了摸自个儿的下巴。

    “为什么不可能会看上我?我有钱有势又长得帅,像我这样的男人可是别人争前恐后都想要攀上关系的金龟婿,更何况,我年纪也不大啊,才不过三十一岁而已。”

    她冷哼。

    “对艺大的学生来说,你就是大了一轮的大叔!”

    他意味犹长地瞥了她一眼,嘴角微勾。

    “就算大了一轮那又怎么样?最起码,我这老牛吃到了你这颗嫩草了。”

    她一愣,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撇过脸不去看他,他的眼神逐渐放柔,主动牵起了她的手。

    “好了,几天已经够久了,我们回家吧!”

    她想要挣脱他的手,却在听见他最后的一句话时打消了念头。

    不得不说,他话中的“回家”二字对她来说,诱惑实在太大了。

    特别,是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更是显得珍贵。

    她抬起头悄悄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前一刻,她还在想他是不是仍旧气她,可是今日一看,他脸上哪还有半点的怒气?满满的,都是对她的宠溺。

    她突然觉得,心底的那些嫉妒是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或许,那个答案到底是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她宁可相信,那是佟雪故意说出来欺骗她的,目的,只是想要把他们拆散。

    如果他真的把她丢下,跟别的女人一起过生日,现在,他根本就无须亲自到学校来接她回家的。

    要是他的心里没有她,他不需要首先做出妥协。

    傅臻打开门让她坐进副驾驶座,随后,自己才绕过车子坐进去把车子启动。

    下一秒,lambhin向着爵园的方向而去。

    风景飞快地在车窗外略过,叶暖的手放在腿上,悄悄地望向了旁边的男人。

    他正全神贯注地开着车,她很想问他关于那件事的事情,但是,又怕会像上次那样闹了个不愉快,或许,她真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才对,但是,她的性子又不允许她这么做。

    一直这么忍着,当回过身来的时候,lambhin已经到达爵园门口了。

    他下车过来帮她打开车门,她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建筑物,总觉得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那种无法言喻的心情突然涌上了心头,不像她之前单独一个人回到叶宅的失落,在面对这座宅子的时候,她竟然会觉得有一种满满的归宿感。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早就将这个当作是自己的家了。

    看着他的背影,她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傅臻,你还会把我赶出这个家吗?”

    她不知道,她的这句话里,尽是一种无助的流离失所。

    他顿住了脚步,回过头伸手将她带进了怀里。

    鼻翼间,尽是他熟悉的味道,她阖了阖眼,鼻子不由得有些发酸。

    她听见他在说话,声音很是低沉。

    “没有人能把你赶出去,这是你的家,并且永远都会是你的家。”

    她咬着牙点头,她要的从来都是很简单的,只是一个人的陪伴,一个可以让她休息的港湾,以及一个只要她回过头永远都在的家。

    或许,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他沉沦至深的原因了。

    如果傅臻就是一种不知名的毒,甚至这种毒无人可以预料到它的毒性有多厉害,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沉沦下去。

    有些时候,宁愿像疯子一样装着糊涂,也不要像精明人一样算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