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她已经没有家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傅臻的脸色是愈发的难看,抓住她手腕的手慢慢收紧。二五八中雯 zw.

    “上车!”

    “我不要!”

    她用力地摔开他的手,连连后退了几步。

    “傅臻,你骗了我,我没有办法跟你回去。”

    她有她的倔强,倘若他有了别的女人,她不可能还继续跟他在一起,她的自尊容不得她这么做嗄。

    虽然她爱他,虽然她的心里有了他的存在,但是,她不愿意让自己卑微到那种地步。

    然而,男人却目光死死地盯着她。

    “你胡闹够了没有?”

    她在笑,却比哭还要难看。

    “我在你面前就是在胡闹吗?那就当我是在胡闹好了,你也别管我!”

    “叶暖!”

    他低哑着声音喊着她的名字,她却始终无动于衷,转过身就想大步地离开。

    可没走几步,他的声音就从后头传了过来。

    “我不知道究竟是谁跟你说了那些话,但是叶暖,你宁可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我么?这就是你对我的信任?”

    她的步伐顿住,没有回过头去看他。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他和她之间,又怎么可能存在信任?他们的开始,信任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岌岌可危的了。

    刚开始,他以计将她从方淮的手里夺过来,又不经由她的意见就擅自办理了结婚登记,很多的事情上,都是他采取主动,她即便再怎么想要主动,最后也只能在他的强势下沦为被动。

    他们两人本就不是站在平等的位置上,自然,也不存在所谓的信任。

    叶暖知道,她不应该去计较这一些,结婚之初的约定,她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

    他们是秘婚的关系,没有人知道的这一段婚姻,便也早早能预料到了结果。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他究竟是跟谁一起过生日?

    她是知道的,知道自己不该去在乎,偏生,那从胸口涌出来的满满的爱意,却让她在这段婚姻中越陷越深。

    她开始想要得到更多,并不止是身份证配偶栏上的一个名字。

    她想要霸占他的注意力,想要他只看着她一个人,想要他专心一致地陪着她,想要他……能够爱上她。

    她变得愈发贪婪,而这一切的缘由,全都是因为她在不知不觉间,让他走进了自己的内心。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了,她只知道,现在的她,就连那汹涌而出的嫉妒都无法控制。

    那种锥痛,伴随着一并溢出,把她整个人都团团包围,没有丝毫的空隙。

    其实,叶暖是知道的,只要他说出一句“没有”,她就会无条件地去信任她。

    可是,他却始终没有说出那两个字,而她的心,也逐渐沉入了谷底。

    是她把自己置于这种地步的,是她爱上了他,便也因为他微小的举动而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这种痛,惟独他。

    “傅臻,你让我该怎么相信你?”

    那一天被丢下的无助,至今仍然无法让人遗忘。

    她阖了阖眼,放在身体两侧的手逐渐地握成了拳头。

    “你明明可以让我坚定不移地相信你,你明明可以让我不拥有这种疑虑,可是你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

    男人杵在那里,看着她挺直的后背,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w..

    “你要我做什么?你说出来,我做。”

    只是,她却不再言语。

    对她来说,若非他主动去做,而是由她说出来以后他才去做,那么,便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她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抬起步伐往前走。

    傅臻没有追上去,他看着她慢慢地往前走,直到再也见不到以后,他才转身回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坐进去。

    他也没有立即启动车子离开,而是一拳头砸在了方向盘上,面色难看。

    容浅在街上游荡了很久,她想要回去爵园,可是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却猛地止住了步伐。她突然记得,她是因为嫁给傅臻才会住到爵园去的,如今,她跟傅臻闹翻,自然也不可能回去那里了。

    夜深的大街,人烟稀少。

    微黄的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老长,她用手环住了双臂,不住地磨擦。

    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她停住了脚步,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别墅。

    终究,她还是走到了叶宅。

    自从她和叶问蕊搬离了以后,这座宅子便彻底荒废了下来,不过,傅臻偶尔还是会派人过来打扫卫生。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屋里没有开灯,入目的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摸索着将灯打开,待大放光明时,她稍稍有些不适应,好一会儿以后才重新睁开眼睛。

    没有一

    tang个人,空荡荡的一片,周遭更是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

    叶暖看着这既陌生又熟悉的客厅,眼眶不禁有些泛红。

    曾经无比热闹的家,如此却已家不成家。

    叶世文去世了以后,她和叶问蕊之间就逐渐开始疏离了,如今,叶问蕊嫁给了傅明辉当三小老婆,她们的关系更是跌至了冰点。

    再见,已不再是姐妹了。

    之后,傅臻用溺人的温柔对她说,往后,他就是她的家人。

    那一刻,她当真以为,自己不再孤独了。

    可如今,又算什么?

    她再也忍不住,蹲下身来把脸埋在了双膝间,肩膀不停地耸动。

    原来,失去了傅臻,她连家都没有了。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叶暖没再回来爵园。

    傅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靥上尽是不耐烦。

    明明耳根清净了,他却觉得尤为不习惯,明明在叶暖搬过来之前,这个爵园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如今,也不过是回到了在那之前而已,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他拿出一根烟点燃,在他看来,这一次是叶暖在无理取闹,他自是不可能去把她给接回来。

    平日里,他能宠着她疼着她,但不代表她什么事都可以得理不饶人。

    白色的烟圈瞬间氤氲住眼前,在这个时候,佣人走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地说了一句话。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但到底,还是挥了挥手。

    佣人应声退开,不久,带着一个年轻女人走进了客厅。

    这已经不是佟雪第一次到爵园来了,早在叶暖呆在傅臻身边之前,她就曾经来过几次,自然而然的,对这里她是颇为熟悉。

    她看见男人就坐在沙发上抽烟,她走了过去,依偎着他而坐下。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抽闷烟?这可是难得的假日呢,要不,咱们出去走走?”

    她想去拿他的烟,手伸至半途就被迫停了下来,他仅仅一眼扫过,只是,那眼神却是寒得似冰。

    佟雪的面容有些尴尬,到了最后,只能纳纳地收回了手。

    “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的声音很冷,似乎是没有一丝的温度。

    佟雪努力地扯起一抹笑,反正这么久以来,他的冷脸她是已经看惯了,当然也不会有所惧怕了。

    她相信,只要自己坚持,终有一天她能拿下他的。

    “我听说叶暖搬回了叶家,就想着过来看看你。那个叶暖也真是的,都已经是你的人了,还整天闹什么小姐脾气,也不想想,今时不同往日,过去能护她让她继续嚣张的人已经不在了,她还想嚣张给谁看?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也只会给自己心里添堵……”

    她的话还没说完,声音便忽然噤住。

    傅臻那一双狭长的黑眸望了过去,稍稍一眯,隐约可见里头冷冷的危险。

    “我还没找上你,你倒是自己撞上枪口来了。”

    佟雪的心漏了一拍,说起话来也断断续续的。

    “什……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听不懂?”

    他冷笑出声,手指轻弹烟灰。

    “佟雪,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究竟跟她说了什么事。”

    听见他的话,佟雪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但是,她表面上却假装镇定,不想让他看出端倪。

    “我真的听不懂你究竟在说些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跟叶暖说啊!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