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二十四章 爱情像毒,不知不觉间渗进骨髓里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傅臻挑了挑眉,其实他定做这戒指很大部分的原因只是为了防止她身边有其他的男人靠近,至于自己,他是没有想过要戴。 w..只是如今,看着她一脸的兴奋,他想了想,其实戴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

    他伸出了手,由着她把戒指套进了无名指上。

    给他戴完以后,叶暖的心情显然极好。

    她跳下沙发,一蹦一跳地朝着饭厅的方向走去,还不时回过头来看他。

    “大叔!快点过来!我们吃饭去吧!我要饿死了!”

    看着她快步地走进了饭厅,他只能用满眼的宠溺望向她那纤细的身影。

    吃过饭后,叶暖难得没有窝在画室,反倒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傅臻见状,便也在她的身侧坐了下来。

    她难免觉得有些诧异,瞪大眼睛瞅着他。

    “你不回书房吗?”

    “等一下再去。”

    他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以后才望向了她堕。

    “你早上问我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想不起来,愣了好一会儿后,才终于记起早上自己对他说过的话。

    叶暖摸了摸自个儿的鼻子,其实,她之所以那么问他,也不过是想要单独给他过生日罢了,就算不能单独给他过生日,最起码,她也要当那个第一个对他说生日快乐的人。

    她微微凑近他,笑意嫣然。

    “过几天我们去旅游好不好?像上次那样,只有我们两个人。”

    刚刚说出口时,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偏生,他的嘴角是扯起了一抹可疑的弧度,她这才察觉,自己的话到底有多大胆。

    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她干脆便眨了眨眼睛,对上了他的眼。

    “怎么样嘛!你倒是说话啊!”

    傅臻也不急着开口回答她,他将吸到一半的烟捏灭在烟灰缸里,长手一伸,将她整个人给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她的手抵在他的胸前,微微仰起头看着他。

    他的唇角噙着一抹好看的弧度,就连望着她的神色也是满带温柔。

    “你就这么想跟我二度蜜月?”

    “二度蜜月”这个词让她倏然瞪大了眼,经不住抡起拳头打他。

    “你就只会想到那一方面去吗?!”

    男人失笑,便也不再闹她。

    “好,你想去哪里就说一声,我会空出时间陪你。”

    得到了答复,叶暖是一脸的欣喜若狂。

    她想了一会儿,便用手指头戳了戳他硬绷绷的胸膛。

    “我想去海边,像上次那样的海边!不过具体哪里,你自己想呗!”

    说完,就逃出了他的怀抱,一蹦一跳地朝着画室而去。

    傅臻坐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禁不住摇了摇头,满眼的宠溺。

    刚要起身去楼上书房,没想,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他拿出一看,好看的剑眉不由得一蹙。

    按下了接听键,听着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他放柔了语气。

    “薇……”

    对叶暖来说,她最期待的,莫过于这几天了。

    学校那边,课业并不是很重,请假出去玩几天还是可以的,安小曼这小妮子知道她要跟傅臻去旅游,还特地吩咐她记得买礼物。

    傅臻的生日,是越来越近。

    当天早上,她是早早就调好闹钟就醒过来了,为的,就是第一个对他说生日快乐。

    她睁开眼睛看着身侧的床位,男人还睡得很沉,那眉头就连睡觉的时候都是紧蹙着的,她忍不住伸出手,帮他抚平那剑眉。

    她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她咬着下唇,这个男人,模样长得是确实很好看,难怪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他,就连叶问蕊和那个佟雪也不例外。

    只是,她疑惑的是,他有这般本钱,却从未像其他男人那样在外沾花惹草。

    想想他的大哥傅元彦,她还以为,这两个人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到底还是遗传了傅明辉的血,自然,也会是相似得很对。

    真不知道,他的这种性子到底像谁。

    叶暖不知道到底究竟看了有多久,直到那双眼睛慢慢地睁开一道缝,她瞥见那黑眸中明显的揶揄时,她才终于回过神来。

    想要装模作样,已经是来不及了。

    男人及时拉住了她想要扯高被子的手,那嘴角微微勾起了一道向上扬起的弧度。

    由于是刚睡醒,他的声音里仍带着一丝明显的沙哑。

    “一大早的,视线就这么热情?”

    她狠剜了他一眼,推开他便径自下了床。

    各自洗漱之后,便是到楼下饭厅去吃早餐,边吃着,她边抬起头看向了他。

    “今天你还要回公司吗?”

    男人喝了一

    tang口咖啡,继续翻阅手中的报纸。

    “不回了。”

    她“哦”了一声,便没再开口。

    吃过了早餐,傅臻正想要上楼去,没想,她却在这个时候把他攥住。

    叶暖仰起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开口。

    “我有东西要给你,你跟我来。”

    说着,就牵着他往画室的方向而去。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牵他的手,他难免有些意外,但不得不说,他还是挺高兴的。

    跟着她走进画室,便见她直接就把他拉到了画架前。

    那画架上似乎摆放着一幅画,只是此时用布盖着,让人无从得知。

    她故意清咳了一声,把他拉低一下,随后,踮起脚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傅臻是遮不住的诧异,他当真觉得,今天的她奇怪极了。

    刚要问出来,她却在此时把画架上的白布给拉开。

    傅臻这才看清了那是一幅什么画。

    那画上,赫然就是他,微侧着头一副认真的模样,似乎,是在工作中全神贯注的他。

    画作画得栩栩如生,他难免吃惊,转眸看向了她。

    “暖暖?”

    叶暖满脸的酡红,这种事情,她以前是当真没有试过,就更别说,是瞒着他给他画这一幅画了。

    但这画出来的效果,还是极好的。

    其实,她只是凭靠着以往的记忆才画出这幅画来,本来还以为,她不可能会画好才对。偏生,他的模样就好像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脑子里,只要闭上眼,她就能想起他的模样来。

    或许,安小曼说得没错吧?

    她……好像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叶暖抬起头看他,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爱上他的一天,方淮在她的心里痕迹太深了,她曾以为自己终其一生都不可能会爱上方淮以外的男人。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他的?似乎,就连她自己都搞不懂了。

    她只知道,当她发现的时候,自己的目光已经没有办法从他的身上移开了。

    叶暖在想,或许爱上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么久以来,他也没有强迫她做过什么,平日里待她也是极好的,恐怕,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就不会有人比他待她还要好了吧?

    他总是会在她最无助最孤单的时候陪在她的身边,特别,是叶问蕊的事后,他说的那一句话,她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

    往后,他就是她的亲人了,他不会让她孤单,她也是这么相信着的。

    爱情,有时候就像是毒一样在不知不觉间渗进骨髓里,当发现时,已深陷,已万劫不复。

    她看着面前的这张脸,微张着唇吐出了那一句。

    “傅臻,生日快乐。”

    她很高兴,他的生日,是她陪他一起度过。

    男人一怔,刚开始还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仔细想想,这才记起今天是他的生日。

    就连他自己也忘了这一天了,也难为她竟然会知道。

    他的嘴角微勾,忍不住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怎么会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自己倒也忘了。”

    她抿唇一笑,想着今天是他的生日,便也不反抗他,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之前跟妈交谈的时候曾经听说过,就记住了。”

    他嘴角的弧度是愈发上扬,就连那深如黑夜的眼眸都遮不住那快要溢出的满满笑意。

    “为什么要记着?”

    他显然就是故意为难她的,她偏过脸,作一副赌气样。

    “想记着就记着了,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题外话——某妖:抱歉啊,最近猛更得太厉害了,今天特别困,下午的时候就去小睡了一会儿,没想到一直睡到了晚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