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眼相中,就是一种罪(精,不容错过)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可当他遇见了叶暖,仅仅的一眼,便让他无法自拔。

    之后,便是立下誓言,这辈子一定要得到她。

    她的干净,她的纯粹,都是他过去所向往所缺失的,就如同他所说的那般,有她在身边,他会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她就是有这样的一种魔力。

    叶暖不像叶问蕊,费尽心思地爬上了傅明辉的床,不像丁珏,多年忍耐却为了死守地位而去算计别人,更不像薛剑红甚至是傅元彦佟雪他们。

    叶暖就是叶暖,没有人能够代替的叶暖泗。

    一眼相中,有时候就是一种罪。

    即使是将她彻底染黑,他也要把她留在他的身边唐。

    大概,这就是惊鸿一别吧?

    只不过是一眼而已,她就进了他的眼,再也赶不走。

    他在苦笑,天知道,这三十年来,他到底过得有多累。

    “我的家你应该是清楚的,我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我不是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那该有多好……”

    话已至此,他便猛地打住。

    他突然发现,今个儿,他在她面前是说得太多了。

    他不愿意在她面前毫无秘密,那样的话,那会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然而,叶暖却在这个时候反握住他的手。

    “没关系的,从今以后,我们都是彼此的家人,最亲密无间的家人。”

    傅臻的心开始出现了裂缝,或许,就是因为看到了她望着叶问蕊时的那神情,才让他忍不住说了这么多。

    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扯起一笑,拉着她往外走。

    “走吧!”

    她点头,甚至就连回头去看都没有,便随着他的脚步走了出去。 w..

    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她继续逗留的意义了,叶问蕊不再是她的亲人,从今以后,她的亲人,就只有傅臻一个人。

    她突然有一种感觉,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丢下她不管。

    两人出了酒店上了车,不多时,lambhini便驶了出去。

    叶暖本以为,他是要带她回去爵园才对,没想,他却是带着她到了海边。

    夜里的大海很安静,就只有那海浪不停拍打着沙滩的声音,她赤着脚站在沙滩上,就连空气也带着海水味。

    她从未试过在夜晚到海边来的,这对她来说,还是头一回。

    叶暖张开手,面朝大海,那风吹得很凉快,虽然,隐隐有些冷。

    在她打喷嚏之前,一件带着温度的西装外套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回过头,海风吹起他的黑发,却无法吹走他的一脸温柔。

    他从后头抱住了她,稍稍低下头,把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

    他从未对她做过这样的举动,一时之间,她竟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正不知所措时,他的声音却无比清晰地传了过来。

    “在我十岁的时候,我曾经遭遇过一场绑架。”

    叶暖的心顿时漏了一拍,她想转过身,却发现他抱得很紧。

    她不知道,那段过往他是不是至今都无法放下,但那抱着她的手的力度,透过单薄的布料,提醒着她他那时的惊心动魄。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男人的嘴角慢慢地勾勒起一道自嘲的弧度。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将这段无人知晓的往事说出来,但是,他就是想要让她知道,让她了解过去那个不为人知的他。.2 5 8.

    “我那个时候还懵懂无知,爸……他把我当作继承人一样来抚养,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二妈觉得气不过来,就发生了那一场绑架……”

    她觉得自己的呼吸一窒,良久以后,她才听见自己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绑架你的那个人是二妈?”

    傅元彦的母亲,薛剑红?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是同住在一屋檐下的家人吗?

    其实,也难免她会觉得震惊的,就连他自己,也觉得那样的事可怕极了。

    天天生活在一起的所谓的家人,却是那个在暗地里插你一刀的人,若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换着是其他的人,都会觉得寒心。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开始认清了“家人”的意义,也明白了在那个家里,每一步都要走得小心翼翼。

    傅家对他来说,不是家,若不是因为丁珏死活不肯离开那个地方,他不可能回去的。

    在很多年前,他就没有家人了。

    他在笑,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笑到底有多苦涩。

    “那段日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获救以后,二妈还一脸紧张关切地来到我的身边,询问我的情况。那时候我觉得当真是讽刺极了,在这个傅家里,每一个人都是成功的戏子。”

    她虽然没有亲眼目睹那样

    tang的画面,但是听他说来,也能想象得出当时的情况。

    就连她一个外人都觉得可怕,那么,当时只有十岁的傅臻呢,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么爸呢?爸不知道吗?”

    傅臻冷笑,这才是最让人寒心的事。

    “他知道。”

    仅此一句,就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他阖了阖眼,这才继续往下说。

    “在我被绑架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也没有让人立即去救我。你知道,最后我是怎么获救的吗?不是我爸救我的,不是……”

    若不是当初……

    他在心里苦笑,就算至今过了这么久,他仍是没有办法忘记当初的事。

    傅明辉明知道他被薛剑红的人绑架了,却将那样的事情视若一种对他的历练。他当时才不过十岁,什么都不懂,却要被迫面对那样的事情。

    “之后,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得了失语症,一直到十五岁,才终于重新说上话来。”

    她静静地听着,脑子里不禁嗡嗡作响。

    十岁到十五岁,整整五年的时间,因为绑架的事,他落了那样的毛病,五年的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若非严重的事,他又怎么会得失语症?

    可想而知,当时的绑架的事,对傅臻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影响。

    她甚至不敢去想象那段时间,他到底经受了些什么。

    叶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她的童年因为有叶世文的呵护,是连半点伤都没有受过。

    可是傅臻不一样,小小的年纪,就被迫经历那样的事,而且,他所经受的痛苦,他的父亲是知道的。

    到底是怎样无情的家庭,会有这样一个对自己儿子危险视若无睹的父亲?

    叶暖觉得,那样的事太过可怕了。

    傅臻慢慢地睁开眼,很多事情,他至今都没有办法忘记,就好像,他没有办法放下那一个人一样。

    他刚想要说些什么,她却突然转过身来,反手将他抱住。

    她是很少会有这般主动的,傅臻不由得一愣,看着她的目光也不禁变得复杂了起来。

    她抱得很紧,就好像是用尽自己的一点力气,她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他,没关系的,一切的苦难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开始,在他的面前,就是一片美好。

    只要她在他身边的一天,她就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她没有说话,他却明白了她那未曾说出口的意思。

    男人的眼眸放柔,有那么的一瞬间,他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停留,让他无须回到现实。

    “暖暖,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她窝在他的怀里,捣蒜般地猛地头。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一直都在你的身边的。”

    他在笑,笑里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

    他多想到了那个时候,她仍然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他为了得到她,使了很多的手段,而那些事情一旦被她知道,离开,是肯定的。

    他不愿让她离开,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那些秘密努力地掩藏,让那真相永远都没有暴露的一天。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他即便在她身边,再怎么不愿意去算计,但到底,她还是必须得算计她。

    他得算计着才能得到她,同样的,也得算计着才能把她留住。

    即使,是龌龊的办法,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他稍稍把她拉开,随后一个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叶暖,记住你今天跟我说过的话。”

    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一辈子都留在他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