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一十一章 帮助情敌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叶暖一愣,似是怎么都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把她的心,交给他吗?

    她知道,她与方淮之间是早就已经结束了,不管怎么样,都是无法再回头了,而现在,她的身边有一个傅臻。

    她与傅臻是名副其实的夫妻,无论她再怎么不愿意承认,这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他们有漫长的一辈子要携手走过,总不能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态度。

    其实,如果她不激怒他,平日里他对她是极好的渤。

    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已是不多了,因此,她在别人的眼中,是幸运的。

    她也知道,把心交给他,让他走进来占有一席之地,是最好不过了。

    唯有这样,他们才能走到长久,而爱上他,那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的。

    但是,她真的可以吗?

    她看着面前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爱上他,也无法想象爱上他后日子究竟会变成怎么样。

    傅臻像是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突然直起身来。

    “如果你不想,那就别勉强,反正强扭的瓜不甜。”

    说着,他就想翻身下床。

    可没想,他才稍微动了动,就被她给拉住了。

    他回过头,叶暖扯着他的衣袖,那双眼睛仍如他记忆中的那般纯粹。

    “给我时间,好吗?”

    她的手在轻微颤抖,她不是不知道他对她的好,但她真的需要一点时间。

    傅臻看着她的脸,默了良久,随后便伸出手将她带进了怀里。

    鼻翼间尽是他熟悉的气味,她的神色有些恍惚,手从后头环上了他的后背。

    “傅臻,如果到了最后,我还是没办法爱上你那该怎么办?”

    他抱着她的手一紧,声音略带几分低沉。

    “没有如果,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他有足够的自信。

    叶暖没再说话,只是慢慢地阖上了眼。

    与方淮,就这么算了吧!再继续有联系,也是连累他罢了,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爱上傅臻,忘记方淮。

    在这个世界上,过客何其之多,她与方淮,到底是沦为了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这样也好,好歹来过。

    叶暖不知道,她与傅臻之间,到底算不算是和好了。

    当天晚上,他没有像之前那样离开爵园,而是留了下来,第二天早上她睁开眼睛,还能看见他熟睡的脸。

    只是,心底曾经存在过的那道疤,真的能够当作没有存在过吗?

    傅臻把她送到艺大门口就去上班了,她缓步向教学楼走去,今个儿她回来是为了拿期末考的成绩。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幸好,她的成绩没跌得太厉害,总算各科也没被当掉。 w..

    走出艺大,虽然傅臻有说过若是她要回去了就给他打电话,但她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让傅臻来接她,反倒是自己走出了校门口,随手拦下了一台计程车。

    当司机问她要去哪的时候,她迟疑了一下,说了一个地址。

    半个钟头以后,计程车在一处新开发的住宅区前停了下来。

    她给了车资下车,缓步地走了进去。

    这个地方,是傅臻买下来,然后让叶问蕊居住的地方。

    自从那次被赶出了爵园以后,叶问蕊便一直都住在这里。

    叶暖是从未来过这里,但号码牌她还是听傅臻说过的,她顺着号码牌往里走,在走了大概几分钟以后终于找到了。

    之前叶问蕊对她做的那些事她自然还记得,她不可能原谅她,但毕竟是自己的姐姐,她想到了去世的父亲,便打算过来瞅一瞅。

    可是,她并没有打算出去,只想着远远看一下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她眺望过去,别墅的门窗是紧锁的,叶问蕊该是不在才是。但是,她又想到了傅臻是有派佣人在这照料她的生活的,怎么可能会连佣人都不在呢?

    叶暖正想着是不是该离开了,没想,却看见了一台黑色的轿车驶了过来,最后停在了别墅前。

    下一刻,叶问蕊从副驾驶座下来。

    叶暖吃了一惊,由于阳光很烈,前挡风玻璃是一点都看不见,只隐约能看到开车的是个中年男人。

    她见到叶问蕊从车上下来以后,便弯着腰靠近车窗,对驾驶座上的人说了些什么。

    那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

    叶暖的心漏了一拍,那种笑靥她曾经有过,那是唯有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才会有的表情。

    难道,那车里面……

    她不敢再想象下去,虽然,她是曾经很期待叶问蕊能够找个一个合适的人,但那个人,不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

    叶问蕊直起身,那台黑色车子随即离开,直到离开,她都没能看见驾驶座

    tang上男人的模样。

    她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握成了拳头,到底,还是忍耐不住,大步地跨了出去。

    叶问蕊正准备翻身入内,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她蹙起了眉头,明显的一脸不耐烦。

    “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暖站在那里,总觉得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觉得她已经不认识这个与她一起长大的姐姐了。

    “那个男人是谁?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叶问蕊冷哼一声,不愿与她多说。

    “我的事与你无关!你和傅臻都把我赶出门了,还来这里做什么?叶暖,我告诉你,从我被你们赶出门的那一刻开始,我叶问蕊就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她抿着唇,她不爱惜自己,她自然也不会替她爱惜。二五八中雯 zw.

    反正,这是她自己的人生,要怎么堕落,也是她自己的事。

    “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给爸丢脸!那个男人看上去跟爸的年纪差不多,指不定还是个有家庭的人,你什么时候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了?”

    闻言,叶问蕊倏然眯起了眼。

    “你都看到了?”

    “只看到了个大概,没看清那个人的脸。”

    叶问蕊暗暗松了一口气,用手拨弄了一下长发。

    “叶暖,你只要管好你自己的事就成,我的事还不需要你来过问!”

    她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屋子里。

    叶暖杵在那里,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掌心是紧了松松了紧。

    或许,叶问蕊说得没错,即便她们曾经是姐妹,但自从那一次她使计把她卖到了那种地方以后,她就不再是她的姐姐了。

    她没有这种丧心病狂的姐姐。

    叶问蕊要走怎样的歪路,都是她自己的事,就算她以后会哭,也与她没有半点的关系。

    如此想着,她便也不想再久留,转身走开。

    晚上傅臻回到家,她一脸心事重重地坐在沙发上,连他走进门来了都不知道。

    他扯掉领带,走到她的身旁坐下。

    “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她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他竟然回来了,而外头也早就被黑暗所笼罩。

    已经夜晚了啊。

    她伸了个懒腰,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僵硬得不像话了。

    她看着身侧的这个男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傅臻,我想问你一些关于我姐的事。”

    他挑了挑眉,示意她说。

    叶暖的身子往后靠,半躺在沙发上,随后才缓缓地开口。

    “我今天想着想去看看她,就过去了,可是我看到那门窗紧闭的,你之前不是雇了几个佣人过去的么?”

    男人是没有料到她会提起这事,其实,就算她不问,他也早早就想告诉她了。只是,之前出了方淮的那些事情,他便也就拖到了现在。

    “你姐那边的佣人前不久都被她辞退了,至于原因,我不清楚。”

    听他这么一说,她不由得想起了那一台黑色的车子。

    她敢确定,那里面坐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但是样貌是根本没看清。

    叶问蕊是一个习惯被人服侍的人,按照她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辞退那些佣人?

    莫非,是跟那个中年男人有关?

    她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决定要跟他稍微提一下。

    “你知道我姐最近的交友状况吗?我今个儿过去,正好碰见她回来。她是被人送回来的,由于角度问题,那个人的样子我没有看见,但敢确定那是一个中年男人。”

    傅臻蹙起了眉头,伸出手捏了一把她的脸。

    “她跟谁在一起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那么关心她做什么?难不成你忘了之前她对你做过的那事了么?”

    她垂下了眼帘。

    “我没有忘记。”

    他冷哼一声,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与她纠缠。

    “要不是因为她是你姐,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么?”

    叶暖没有说话。

    她知道,他说得不假,傅臻的性子是有仇必报的,即便她在他身边不过才很短的一段日子,但也是极为清楚的。若非叶问蕊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亲人,指不定叶问蕊会落魄到何等地步。

    只是把她赶出爵园,已是很不错了。

    傅臻收回手,上楼去换衣服。

    叶暖拿着遥控器转台,想要看看明天的天气,却不小心暗到了新闻频道。

    电视机里正播放着关于方家的状况,方父去世以后,方家也只能这样了,她本以为,傅臻会继续之前的恶劣行为,可没想,他竟是就这样便收手了。

    傅臻用的法子无非就是让方家的公司出现危机,但是,她看着电视里的内容,心

    里是禁不住的震惊。

    也不知道是谁,给了方家资助,让方家的危机顺利地得到了解决。

    由于没有透露具体事情,那个资助方家的人便成了一个谜。

    她看着电视机里方淮那微带憔悴的脸,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资助方家的那个人,应该是傅臻。

    但是,她又不可能当着他的面询问这种事,因此,她便当作自己毫不知情,按着遥控器转台。

    翌日,是难得的假日,傅臻没有回公司,反倒是选择在家里加班。

    吃过午饭以后,他便进了书房去处理留下来的公务,她闲来无事,就拿着画架到院外去架着,开始了简单的写生。

    正全身贯注地画着,佣人却在这个时候拿着她的手机出来找她。

    “太太,你的手机响了。”

    她放下画笔接了过来,当目光接触到屏幕上闪烁不定的号码时,神色一怔。

    是方淮打来的。

    她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她静静地听着那头方淮的话,随便地应了句,挂断以后,就上了楼。

    她走到书房前敲响了门,得到回应以后才推开门走进去。

    傅臻正坐在桌子前专注地看着文件,他向来都是习惯在家里戴着眼睛看文件或者书之类的东西,她是早就已经习惯了。

    叶暖走上前,他放下手里的文件,顺道将眼镜也拿了下来。

    “有什么事?”

    她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想了想,其实也没她多大的事,她顶多也就算是一个传话筒。

    因此,她便清咳了一声。

    “刚刚方淮打给我……”

    听到那个名字,男人的剑眉立即一皱。

    看也知道他又在想些什么,她不慌不忙地继续往下说。

    “他不知道你的手机号码,才打给我的,他让我传话,约你今天晚上到莱茵河畔吃饭,希望你能赴约。”

    她说完以后,便看着他。

    果不其然,傅臻的眉头一松,神色也不似方才那么紧绷。

    “知道了。”

    她望了他好半晌,到底还是有些忍不住。

    “傅臻,我问你一些事儿你能不生气么?”

    他抬眸看向了她,她顿了顿,随后才道:“方淮为什么请你吃饭?是因为想要跟你道谢吗?报道里说的那个资助的人……难道是你?”

    她静默地等待着答案。

    然而,他却重新把眼镜戴上,一副不打算回答她的模样。

    他不回答,她自然也就奈何不了他,她转过了身,打算出去。

    没想,他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

    “待会儿换身衣服跟我一起去。”

    她一惊,应了声才拉开门迈步而出。

    傍晚时分,她换了身简单的衣服便与他出了门。

    lambhini向着城西的莱茵河畔而去,叶暖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也没有吭声。

    他瞥了她一眼,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蕴含着一丝别样的光。

    大半个钟头后,lambhini到达莱茵河畔的门口。

    她打开门走下车,男人将车钥匙丢给旁边等候的车童,上前圈住了她的腰。

    方淮订的是一间包厢,他在几分钟前就已经到了,见他们推开门走进来,他站起来打了声招呼。

    叶暖望过去,才不过一段时间没见,总觉得他比上次在小湖边时又清瘦了些。

    她不敢把心疼流露出来,便唯有与傅臻坐到边上。

    “傅少,”方淮开口,“我这次约你出来,是想要跟你道谢。方家的事,若不是有你出手帮忙,恐怕到现在事情还没能完全解决。”

    叶暖抬眸,看来,之前她是猜中了,果然暗中资助方家的,就是傅臻。

    傅臻没有用他公司的名义出面,而是选择了这种暗地里的方式,想来,就是不打算让方淮因为这事而难堪。

    不然,被情敌资助这种事,还当真没几个人能够接受的。

    他保住了方淮仅剩的一点尊严,而方淮也是走投无路,若不接受他的帮助,无法想象方家的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其实,她曾以为方家公司出现的所谓危机是傅臻故意弄出来的,后来才知道,那是问题,是早就存在的,傅臻所做的,不过是把它揭穿在人前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