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一十章 把你的心交给我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傅臻猛地转过身,他的额头上青筋直蹦,就连手背上每条深青色的经脉都暴突了出来,模样十分骇人。 w..

    他当真觉得,她的话是可笑至极。

    “叶暖,事到如今,你还想说多少的谎言?”

    他将领带丢开,一步步地靠近她,他太过可怕,她便只能往后退步佐。

    “没再见过面?你把我当傻子了是吧?”

    她退无可退,背部只能抵着墙,她微仰着头看他,这个样子的他,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生气过,就好像在下一刻,即将要……掐断她的脖子一样。

    男人在笑,只是那笑意,却是丝毫都没有到达眼底渤。

    “你说你没再见过方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确实没再见过他了么?”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等待着那个答案。

    叶暖的目光有些闪躲,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固执地想要追问这个问题,但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试图维护方淮。

    “没有……我……我没有……”

    然而,她的这句话普一落地,他的手就袭上她光洁的脖子。

    这样的举动,把她吓了一大跳,再想挣扎,他却是说什么都不肯撒手。

    他掐住了她的脖子,那双眼就好像要喷出火来。

    他是怎么都想不到,即便他多给她一次机会,她仍然选择欺骗他。

    他这辈子,是最痛恨欺骗了。

    偏生,她是选择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他。

    “傅……傅臻……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她使劲地去掰他的手,想让他赶紧松开,只是,他却冷笑,反倒是加重了手里的力度。

    她只觉得他望着她的目光凛冽而冰凉,似乎要生生地在她身上剜出许多洞口来。

    叶暖脸色煞白,知道他并非在开玩笑,而是当真想要把她掐死。

    “放开你?放开你让你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么?”

    男人周身弥漫出萧杀的冷寂,他的语气阴寒,令人不由战栗。

    “叶暖,你别以为你每次跟他见面我毫不知情,我这是给你机会,给你机会向我坦白!若是你能对我坦白,我还能考虑一下原谅你,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就算到了这种时候,你仍然想要包庇他是吧!”

    他是气恼到了极点,他不是没给她机会,他给过她机会,他想等她自己来对他坦白,坦白她跟方淮见过面,如果她当初选择坦白,他或许还能做得不那么狠。

    是她,是她把他逼得不得不狠。

    傅臻自问,他这辈子最好的耐性全都给了她,可是,她却是怎么对待他的?

    一再地触及他忍耐的极限,甚至,为了方淮忤逆他。

    “你不是想问是不是我弄垮方家的么?好,那我就告诉你,是,就是我弄垮了方家!我借着傅元彦的名义,趁机使了些手段让方家永无翻身之日!”

    闻言,叶暖倏然瞪大了眼。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当真就是他做的。

    她气得浑身发抖,自然也就顾不住他还在掐着自己的脖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方淮又没有得罪你,你至于弄垮方家吗?你知不知道,方淮的父亲因为这事入院了,今天下午甚至还……”

    她没法再继续说下去了。

    每当想起方淮的父亲就那么走了,她的心里就禁不住难过。

    她不可能不知道,方父对方淮的意义到底有多重要。

    傅臻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觉得是可笑极了,他待她这么好,天天捧在手心里呵护,甚至还害怕她受委屈,可是,她却又是怎么回报他的?

    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从来都是方淮!

    那么他傅臻呢,在她心里,他又算是什么?

    “方淮方淮,又是方淮!你就只想到他一个人是吧!”

    他的面容铁青,唯有这个女人,才知道他的逆鳞到底在哪,也只有她,才知道该如何才能激怒他。

    “叶暖,就是因为你整天记挂着那个男人,总是念着那个男人,我才会弄垮整个方家的,难道关于这一点你还不清楚?!”

    “你是我的女人,你的眼里心里就只能有我一个人,若是你胆敢看着想着其他的男人,那么,就休怪我无情!”

    叶暖的脸更白了几分。

    是她吗?全都是因为她,方家才落到这般的田地吗?

    她抖着唇,试图哀求。

    “傅臻……你放过方家吧,算我求求你了……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不会见他了,我也不会再想着他了,你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只是,她的哀求,在他这里,早就不值钱了。

    他手里的力度渐渐加重,看着她面露痛苦的模样,他就觉得畅快。

    这个女人没心没肺,他早

    tang该知道的,为什么,他偏要这么在乎她的眼里心里记挂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是他把她使计抢到手的,不是吗?早在最初,他就知道她心里爱着的那个人是方淮而不是他,不是吗?

    那么,他现在又在跟谁较劲?跟她?跟方淮?还是跟自己?

    就连傅臻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他会这么在意她到底在想着谁,甚至这么急着要把方淮从她的心里赶出去。明明,他把她留给身边,不过是别有心机。

    但是,要他忍受她在他身边却看着其他的男人,他又觉得无法忍受。

    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渗出,他想给她一个教训,想让她知道她最该做的就是彻底忘记方淮,没有半点的遗漏,他甚至觉得,她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挑衅他,他应该就这样把她活活掐死。

    可当他看着她的脸,却始终狠不下心。

    最终,他只能松开了手,看着她随之软瘫在地上,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有数。叶暖,不要再试图惹怒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可不敢保证。”

    他说完,便拉开房门大步地走了出去。

    她一个人跌坐在那里,艰难地喘着气。

    有那么的一瞬间,她当真觉得,自己快要被他给掐死了。

    那样可怕的眼神,就算是闭上眼睛,都不可能会遗忘,更别说,是他的那些话了。

    叶暖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一切都是因为她,就是因为她,方家才出事的,也是因为她,傅臻才那么生气。

    她明明就已经决定要把方淮藏在心里了,偏生,命运却让他们一再地纠缠,令她根本就忘不了。

    或许,傅臻说得没错。

    如果她不再跟方淮见面,指不定方淮就不会因为她的缘故而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再说,她现在已经成了傅臻的妻子,自然也就不该跟别的男人有任何的牵连。

    她握紧了拳头,额前的碎发垂下,遮住了她此刻的表情。

    这之后的几天,傅臻是没再回来过。

    她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里有关于方家的任何消息,便也知道,自方父去世以后,方母也病倒了,整天都呆在家里没有外出,身为儿子的方淮亲自操办自己父亲的葬礼。

    她没敢再去找他,就连安小曼打电话来询问她要不要出席方父的葬礼,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傅臻在她脖子上留下的淤青还在,生生地提醒着她那个她不该忘记的事实。

    一个星期以后,正是方父的葬礼当日。

    她如常地宅在家里,由于天气渐渐变凉了,她便也没有到院外去,反倒是窝在沙发里,捧着一本书在看。

    傅臻跨进门来看到的,便是这么的一幕。

    自上次之后,他就选择了冷落她,当然,也就瞅都不瞅她一眼就上楼去。

    其实,从他进门开始,她就已经发现了。

    他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的拐弯处,她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踩着拖鞋上楼。

    男人推开主卧的门,刚要解开领带,没想,她的手却伸了过来。

    他是知道她尾随他上楼的,却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他垂下眼帘,她的动作很笨拙,定是平日里根本就没有做过,但还是执意要帮他解下领带。

    待她解了下来,他一声不吭地到衣帽间去换衣服。

    出来的时候,她靠在门前,低着声音开口。

    “我给你放了洗澡水……”

    他的剑眉轻微地皱了起来,脚步一顿后,朝着浴室走去。

    他在洗澡的同时,她在房里给他收拾衣物。

    她将他换下来的衣服叠好放到桶子里明天拿给佣人洗,她还把他的腕表钱包之类的放好,将他的手机放到床头,以便于他拿起来看时间。

    不多时,男人只穿了一件浴袍走了出来。

    他的头发还滴着水,走出来以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随后把她招到了面前。

    “帮我吹头发。”

    本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她在听见了他的话后,便转身去找吹风机。

    让他坐到床沿,她站着帮他吹干头发,房间内很是安静,唯有这吹风机的声音在嗡嗡地响着。

    她吹好以后,就想去把吹风机重新收起来。

    可刚迈出步伐,手腕就被他给攥住。

    她回过头,男人的脸上隐隐有着薄怒。

    “你这是在做什么?讨好我?”

    她咬着下唇。

    “我没有,我只是做着我本分的事。”

    “本分的事?”

    听到这四个字,他是冷笑出声,就他看来,他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了,她不处处顶撞他已经很好了,本分的事,她是连一件都没有做过。

    然而,在这个时候却说出那样的话么?</

    p>

    男人眯起了眼,她若想做好她本分的事,那么,他便让她做。

    在她还没回过神来之际,他攥住她的手,把她推倒在了床上,自己也随之压在她的身上。

    叶暖吃了一惊,仰起头看着身上的这个男人。

    他在笑,但是从他的眼睛里,她却是连半点笑意都看不出来。

    “叶暖,你说你在做本分的事,那么,你应该知道,在床上,你的本分是什么。”

    他的手若有似无地撩过了她的脸颊,那双黑眸深得不见底。

    她的身子紧绷,自然听出了他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他的妻子,妻子的本分无非就是那件事儿,但是,若要她心甘情愿地在他身下,她又根本做不到。

    见她不语,他的嘴角扯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怎么?不知道,还是不愿意去做?”

    “我没有。”

    她的声音艰难,即便他和她已经结婚了,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但是,说到底她对他还是不了解的,要她跟一个陌生人做那件事,她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而之前,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强迫她,不是么?

    叶暖的面色存犹,他在心里冷笑,随后便直起了身子。

    “你不用勉强讨好我,就算你讨好我,我也不可能如你愿地去做一些你希望我做的事。”

    叶暖一僵,良久以后才望向了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这些天,她想了很多,不光光是方淮的,还有她和傅臻之间的。这样的三角关系,到底还是需要有解决的一天,当初,在方淮背叛她的事情上,她都能如此果断地抽身离开,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却要在这么多的事上纠缠不清?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看着他,她不是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回头想想,确实很多事情都是她做得太过分的。他的要求也不高,向来对她是极好的,是她将他的那些好视若理所当然。

    “傅臻,对不起。”

    他眯起着眼,薄唇不自觉地抿在了一起。

    “叶暖,你又想做些什么?”

    她摇了摇头,用手肘缓慢地支撑起身子来。

    “我想为我过去做的对你道歉,我知道,是我太过火了,对不起。”

    男人沉默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她的面靥上没有一丝的玩笑意味,也就是说,她说的这一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

    她在跟他道歉,这还是他认识她以后的头一回。

    记忆中,她根本就不是那种轻易向别人低头的人,就连当初他逼着她嫁给她,她宁可满世界地躲避,也要摆出那一副倔强的模样。

    “我不是想要做些什么来哀求你放过方淮,我根本就不打算做那么一些事情。我知道,你会对方家出手,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如果我早一些认清这个事实,我不可能去激怒你。”

    说着,她抬起了头,迎上了他的目光。

    “不管怎么样,我都已经是你的妻子了,自然不可以再与其他的男人有任何的牵连。但是,傅臻,你能不能给我一段时间?你明明知道我和方淮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在我还没能完全走出来的时候,你就把我抢到你的身边,逼着我去忘记。可是,感情这种事,又怎么可能轻易去忘记?你越是逼迫我,我就越是没有办法,但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想要忘记他,唯独这一点,我是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骗你。”

    这样的话,记得以前,她也曾经对他说过。

    傅臻站在那里,脸色是阴晴不定。

    他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叶暖,我是想相信你,可是你觉得你还能让我相信么?”

    听见他的话,她不由得垂下了眼帘。

    “我知道这很难让你相信,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只要你肯相信我的话,不管是什么事,我都能答应你。”

    他抿着唇,俯下身凑近了她。

    “那如果我要你把心交给我,你能答应么?”

    他要的,不止是她的人,甚至还包括,她的心。

    唯有这样,他才愿意相信她说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