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农门医香:妖孽爹爹,来种田!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无知

时间:2019-11-22作者:雨天意境

    无忧和乌拉诺吃完东西后,这才从屋子里面走了出去,他们发现今天部落格外的安静,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一些的不安啊。

    无忧和乌拉诺走出去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周围有一个人,顿时觉得更加的疑惑了。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昨天睡觉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事。

    如果真的说有发生什么事,大概也就只有一些急切的脚步声,还有就是一声又一声新生儿的啼哭声。

    无忧看到前方有烟窜起,便猜到部落的人都是在那个方向。

    无忧和乌拉诺当即就往那个方向而去。

    无忧猜测的果然没有错,部落的人都是在祭坛这里,而每一个人脸上都充满了悲痛的情绪。

    无忧有一些的疑惑,难道这些人还没从老巫师去世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不对,他们的情绪和昨晚并不一样。

    无忧看向那祭坛上的两抹被兽皮包裹的小身影,眉头微微的一皱。

    “发生什么事了?”无忧走到梅巫戈的身旁问道。

    梅巫戈没有回答无忧的话,而是悲痛的看着祭坛。

    无忧正要再问什么的时候,一旁一夜没有回去的老婆婆突然悲痛的说道:“山神一定是抛弃我们了,我们部落完了,完了啊!”

    这悲痛的让无忧更是莫名其妙的。

    然后还没等无忧说什么,那老婆婆突然指向无忧和乌拉诺,悲愤的说道:“一定是你们,是你们两个外来人的到来,惹怒了山神,所以山神才会降罪,不但把老巫师带走了,更是带走我们部落新降临的两个生命,你们就是灾星,就是来毁灭我们部落的,就是你们,一定是你们,老巫师从一开始说的就是你们两个,你们一定会让我们部落毁灭了的。”

    老婆婆说的有一些语无伦次起来了,但是,无忧和乌拉诺大概也听懂了什么。

    那祭坛上面躺着的两个小婴儿已经死了,两个刚出生就死了的婴儿。

    无忧和乌拉诺都为此感到不幸,但是,如果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冠上一个名头,他们可就不承认了。

    部落的所有人,顿时看向无忧和乌拉诺的眼神都带着质疑,愤怒,还有痛恨。

    显然,他们是默认老婆婆的说辞。

    而为什么默认,那也是因为自从无忧和乌拉诺来了,才短短的两天时间,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真的是不得不相信啊。

    无忧并不理会周围的人,而是看向一直沉默的梅巫戈,当看到他双眸中的一抹质疑,无忧心里是有一些失望的,他原本以为梅巫戈会是与众不同的,至少他是一只想要跳出井口的青蛙,可是,这一刻,无忧觉得这梅巫戈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样,都是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从来都不曾想过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从来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广阔。

    他终究还是被这部落的封闭所封闭,无法跳出这里的枷锁,如此下去,他们注定只能走向毁灭。

    无忧淡淡的看了一眼梅巫戈,然后让乌拉诺扶着他上那祭坛。

    在无忧和乌拉诺踏上祭坛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愤怒了。

    这可是他们部落最神圣的祭坛,这两个外人凭什么踏足!

    不只是部落里面的其他人愤怒,就连梅巫戈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但是,他竟然能够忍住没有上去将他们拖下来的冲动。

    梅巫戈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无忧刚才那有一些讽刺的眼神吧。

    无忧掀开那盖着婴儿的兽皮,当看到那些婴儿的模样后,让乌拉诺检查一些这些婴儿的情况,然后又看了一眼人数并不是很多的部落,心里大概有了猜测。

    无忧看着不断躁动的人群,沉声开口道:“根本不存在什么山神不山神,抛弃不抛弃的说法,他们并不是死于你们口中所谓的天命,而是死于你们的无知和愚蠢!”

    无忧的第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愤怒的想要冲上去将无忧给拉扯下来教训,教训他竟然敢如此的轻视他们心中的信仰。

    可是,最后一句话却又让他们无比的疑惑。

    什么叫死于他们的无知和愚蠢?

    他们明明一切都是按照天命而来,怎么就是无知,怎么就是愚蠢了?!

    梅巫戈看着祭坛上如同天神一样高高在上,俯视着他们这些蝼蚁的无忧,只觉得心里一阵的不爽,可是,却又想要听一听,这个男人究竟会说出什么话来。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关系越是亲近的人,生下的孩子越是有问题?”无忧淡淡的开口道。

    无忧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实在是他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精气神。

    祭坛下的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有认同无忧的话,也有不认同无忧的话。

    那些不认同无忧的人,是因为有一些东西在他们心里根深蒂固了,所以没有那么容易的拔除。

    梅巫戈看了一眼无忧,又想到了他记事以来,那些早夭的孩子,顿时觉得无忧的话可信度很高。

    “血缘越是接近的人,生下的孩子身上的缺陷越是明显,这是因为每个人体内都有一种名为基因的东西……”无忧后面开始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串这些人并不懂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别说是这些人不懂了,就是乌拉诺都不懂。

    什么是基因?

    为什么她都不曾听说过?

    无忧并没有打算过深的解释,他不过是稍微将了一些原理,让这些人觉得更有可信度而已。

    而无忧之所以知道的这么多,那也是因为夏以若曾教过他们这些东西,而夏以若教他们的,也并不只是这些东西,还有什么化学物理的,虽说他们学的并不是很精,但是,大概也是懂的差不多了。

    虽然,一开始他们也是有一些听不懂的,只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文书,让人完全想象不过来的,但是,渐渐的,他们也大概能够明白过来。

    无忧看着祭坛下已经惊呆在原地的人群,突然觉得自己这解释,也是挺有用的,至少,听不懂的才会让人更加的信服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