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独家宠婚 【第247章】果然是蠢

时间:2019-05-27作者:林因因

    韩叙怔了怔,忽然被宋浔几句话就问懵了。

    宋浔说的没错,他就算跟自己直截了当说南君泽和罗蓝的事,她会信吗?

    她不知道!

    就算是相信了,也只会认为,南君泽如果真在外面拈花惹草,也是富家少爷逢场作戏的习惯,宋浔只是在唯恐天下不乱而已。

    而宋浔,用什么身份来插手她和南君泽的家务事?

    自己和他从来没有互相托付许诺过一丝感情,只是机缘巧合意外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但跟南君泽,却是明媒正娶结婚的合法夫妻。

    宋浔从来不是第三者,他并不需要跟谁去争抢女人,又何必当个惹人嫌的去戳穿那点见不得人的龌龊事?

    韩叙眼泪汪汪地仰头看他:“那你至少可以提醒我,不要去接触罗蓝,非要让我傻傻在她手里吃亏你才满意吗?”

    宋浔心里好气又好笑,早就预料她会来找麻烦,只是这个小女人,自己没有道理还能咄咄逼人也是厉害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她的鼻梁刮过:“我提醒你的时候多了去了,你哪一次警惕了?非但不配合,就只会背着我莽莽撞撞去干你的大计,到头来还全部算到我头上,你这个蠢女人,真是让人头疼!”

    听见他又说自己是蠢女人,韩叙顿时气上头顶:“别假惺惺的,你只会让我铤而走险去盗取南君泽的账目,这种事你还有脸说让我配合你!”

    宋浔扬起嘴角忍着笑,还没说话,外门被敲响,白季岩在说:“老板,人到了,您若是现在不方便,要不我先带他去隔壁房间?”

    宋浔垂眸看了眼怀里耍着无赖的泪人儿,正想吩咐白季岩把人先打发走,忽然怀里一空,韩叙抽着鼻子从他臂弯里脱了出去,躲进了里面的卧房。

    这间总统套房,是宋浔的私人办公室,他总有做不完的事情要处理,就算天塌下来,现在她也还是宋家的二少奶奶,为了避嫌,韩叙只好自己先行回避。

    韩叙刚刚进到卧房半掩了房门,客厅里的宋浔就说:“让他进来吧!”

    房门电子锁开启的声音,接着一声恭敬问安:“宋总好!”

    听见这个声音,韩叙正欲关紧房门的手顿时停了下来,透过房门没有关紧的缝隙,看出去外面的客厅里,说话的果然是熟悉的人。

    江总监?他来了这里!

    就在午饭后,她还听见宋清云对江总监的肯定,如今这个人却出现在美居国际酒店。

    如果出现在天慈百货大楼,还可以算是正常工作,美居国际是宋浔的私人地方,江总监到底是哪边的人,她至今没能看清楚,心里比起午后偷听宋清云母子谈话的时候还要紧张。

    她害怕,且越发的不安起来,宋清云那么精明的一个女强人,不可能随便肯定一个人,还交付那么重要的工作给江总监。

    这点,宋浔有可能不清楚,她不知道该不该去提醒一下宋浔。

    “坐!”宋浔淡淡的一声招呼。

    江总监抱着几个文件盒拘谨地坐在了边上,然后打开了文件盒,从里面拿出一本一本的文件:“这里一共有七本,加上之前的十三本,一共是二十本,已经齐全了。”

    宋浔随手拿起上面的一本,点了点头问:“他那边,进度到哪里了?”

    江总监不加思索说:“南总的盘查进度,目前在三分之一左右,还是之前盘出来的那些底子,现在正忙着逐个给各地分公司小股东开视频会议,收效甚微,照这个进度,大概还需要一个月左右。”

    听到这里,韩叙纷乱的脑子里忽然滞住,毋庸置疑,江总监说出这样的话,就必须是宋浔的人。

    她并非因为确定江总监是谁的人而吃惊,而是他所带来的账目,说一共二十本账,已经齐了,分明指的是南君泽盘查的宋氏全部资产。

    南君泽才进行不到三分之一,且还是上一次盘查留下的底,她惊讶的是江总监已经将所有的账都做了出来,并且这么快就交到宋浔手中。

    这点,简直令她难以相信。

    宋浔明明自己可以拿到所有的账目,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去复制南君泽的账?

    “白季岩。”宋浔轻喊一声,白季岩就从门边走过去沙发边上,宋浔扭过头对白季岩说:“叫各地分公司小股东收手吧,别给他太大阻力,免得拖久了被看出来。”

    白季岩微微躬身,退至一旁开始打电话,无非是宋浔刚才吩咐的那些话。

    韩叙心中更是讶异,原来各地分公司小股东借着长乐渡广告的事,对被众多媒体围攻多有怨言,让南君泽还跑到深城分公司去亲自插手盘查,是调虎离山?是做给南君泽和宋清云一个局?

    所以,南君**跑西跑的那些时候,宋浔的已经把账给盘的差不多了?

    照此看来,宋浔其实早就有铺垫,而对于她,能不能复制得到南君泽的账目,对宋浔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

    那他为什么几次三番的催着自己去复制?

    神经一跳,下一秒,韩叙恍然大悟。

    回想刚才他说的话,怪他明知南君泽跟罗蓝在一起,为什么不提醒一下,只知道在旁边看好戏,他却说提醒的时候多了去了。

    原来如此!

    他根本就从来没指望过她能不能把账目复制成功,无情地让她兑现当初的承诺,只是想让她去注意南君泽的一举一动,让她自己去从中发现南君泽的真面目。

    韩叙脱力地坐在了椅子上,忆起自己耍弄雕虫小技,一次次敷衍宋浔的画面,才发觉他说的没错,自己真的是一个很蠢很蠢的女人!

    想来真是打脸啊,在长乐渡开盘的那天,他满是警告的话,她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那时候,她把南君泽的电脑弄到爆炸,在长乐渡被宋浔给逮到,她因为害怕而浑身颤栗,生怕他会对不听话的人赶尽杀绝。

    他还无情地嘲讽她,说她就这么点胆量,不是做大事的料,在他的手里能够活蹦乱跳,如果换了别人,看她还有没有机会可以在那里发抖。

    这警告的不可一世的口气,不就是对她极具明显的提醒吗?

    而当时,她却在心里骂他,难道自己被他要挟着去偷南君泽的账,还要去对他感恩戴德吗?

    果真是很蠢啊!

    韩叙抱住了自己头,觉得好沉好沉。

    她一直以为自己对不起南君泽,以为用伤害宋浔的方式就可以弥补,到头来,她伤害的不过是一颗从不解释默默守护着她的心。

    房门光线一闪,宋浔轻盈的脚步踩在地毯上:“缩在那里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他总是这样,说话从不考虑女人喜不喜欢听,从不需要哄女人开心,连关心也是这么孤傲。

    韩叙放开了抱住头顶的双手,疲惫地抬起头来,看着他轮廓优美又冷傲的脸庞,心酸地说:“我没地方可去,我想在这呆一会儿。”

    宋浔沉深的黑眸微微一顿,缓缓变的柔和,没有说话,走到她的面前,俯身下来将她抱起,毫不费力地将她放到床上,脱掉了她的鞋子,还动作轻柔地帮她盖好了被子,然后转身出去。

    看着他从房门走出去的背影,韩叙动了动唇想喊住他,别走,回来,说一两句话也好,自己一个人好害怕。

    犹豫了下,终是没喊出口。

    外面客厅里的江总监已经走了,剩下了白季岩在那里听着宋浔吩咐工作。

    声音明显比之前轻了许多,大概是觉得她如今在房间里要休息,不能吵了她。

    原来他每天都要做这么事情啊?

    以前还以为他不过也是个受祖宗福荫的纨绔,生下来就富贵逼人,吃喝玩乐就是他该每天忙碌的事情,原来他比南君泽还要拼命工作。

    南君泽!

    一想到南君泽,韩叙心底就如同被针扎一样的刺痛。

    南君泽明明在四五年前就已经跟罗蓝在一起,连孩子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会跟自己结婚?

    难道是因为被他妈给逼着结婚的吗?

    这都什么年代了,南君泽也不是个没有主见的人,不至于因为宋清云的意见,就放弃罗蓝和这么大的孩子,而来跟自己结婚。

    如果真是因为他太听宋清云的话,才愿意接受一个他不爱的女人,那南君泽当初大可以娶了王紫。

    王紫不也是宋清云为他物色的其中一个女人吗?反正他已心有所属,非要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娶谁不一样?

    所以这一条看上去并不能成立。

    而从今天在未来城路边见到的一幕来看,南君泽脸上幸福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他是很爱罗蓝和那个孩子的。

    想到罗蓝,结婚的时候她还当了自己的伴娘。

    一个女人,明知自己的男人要娶别的女人,为什么也甘愿在一旁看着,还要在脸上表现的诚心诚意祝福的样子?

    难道罗蓝拗不过南君泽吗?

    如果是,南君泽又是为了什么,宁愿放弃一个为他生下孩子的女人,而来讨好自己?

    感情可以是利益的踏脚石,但放在南君泽身上,显然不合常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