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独家宠婚 【第133章】完美的见证者

时间:2019-05-03作者:林因因

    吴姨的喊声急促,韩叙猛一听,霎时心中一紧,忙问:“什么事?”

    吴姨看了眼任祁峰,还有围在边上看戏的一群佣人,欲言又止。

    韩叙加重了语气:“快说!”

    吴姨这才走到她的跟前,又看了眼任祁峰,大概是怕别人听见,低声说:“二少奶奶,我发现了一点东西,您跟我来!”

    韩叙跟着吴姨从后门走出去,进了佣人住的小楼。

    任祁峰见状,连忙跟了上去,一进门就听见韩叙在问:“你确定?她的房间是哪个?”

    吴姨一指里面的方向。

    韩叙推开了一间房门,进去之后,眼睛适应了里面昏暗的光线,对刚跟进来的任祁峰说:“给我搜!”

    任祁峰听命进去一阵翻箱倒柜,结果在小苏的床底下翻出一大堆昂贵的食材。

    有鲍参翅肚,还有鹿茸红参灵芝冬虫夏草,就是之前厨房里不见的那些!

    其余的佣人都围过来,看见那堆东西,一个个难以置信,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怎么厨房里的东西会跑到小苏房间里?”

    “你不知道?听说昨天下午厨房丢东西了,没人敢说!”

    “还用说!肯定是小苏拿的呗!难道好东西会自己长脚走来她的房间?”

    “对,我早上也听说了,苏姐和张妈就因为丢了东西才走的!还以为是她们偷了东西呢!真是冤枉了!”

    “这么说,小苏偷了东西,诬陷苏姐和张妈?这么小的丫头,心肠怎么能这么歹毒呢?苏姐还是跟她一个村子的人呢?”

    “枉费太太那么疼她,工资都比我们高一千多块呢,这事儿太太要是知道了,得气死吧!”

    于众目睽睽之中,那堆食材被搬回了别墅客厅里,韩叙望着茶几上叠成围墙一样的食材,脱了力一般,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额头。

    任祁峰满脸的担心,焦急地问道:“二少奶奶可是不舒服?要不要打电话叫医生来?”

    韩叙抬起头来,红着双眼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连嗓子都微微嘶哑了:“我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胆子那么大!偷了厨房的药材,诬陷苏姐和张妈没了工作不说,还贪得无厌偷了我的钻戒,那可是我的结婚戒指,幸好是抓到了,要是没了,我都不好跟我老公交代!”

    任祁峰连忙安慰:“二少奶奶放心吧,警察化验过戒指之后,就会送回来的。”

    她心里当然清楚警察会送回来。

    戒指是她亲自放进小苏围裙兜里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从小苏进门开始,她就在找机会,跟着进厨房的时候,从背后拍了小苏那一下,就已经顺手将戒指放了进去。

    拿去警局化验,就是针对戒指上面检查有没有小苏的指纹,才能做为小苏偷盗的证据,而那颗戒指,小苏从自己围兜里掏出来,确凿地留了指纹在上面。

    这个歹毒的下人是跑不掉的!

    一只钻戒两百多万,不出意外的话,足够小苏在牢里蹲个十几年!

    宋清云可能会出手担保,但如今被盗的苦主是韩叙,她决定,不管婆婆如何劝解,也决不能心软,一定要让小苏在牢里好好学做人!

    想来小苏不过一个佣人,没道理宋清云放着自己亲儿媳妇不袒护,去强行包庇一个偷盗的下人。

    不过就算宋清云出面干涉,现在是刑事案件,撇开附带的民事责任,谁也阻止不了检察机关起诉小苏!

    不仅如此,除开法律层面,于宋家而言,小苏的身上还多犯了一宗,就是偷了厨房十几万的食材。

    韩叙看了吴姨一眼,给了吴姨一道似有若无的感谢之意。

    眼前茶几上从小苏房间里翻出来的这堆贵重食材,不过是误打误撞用得其所,实际上跟小苏没有半点关系,这只是她昨晚让吴姨帮的忙。

    昨天夜里,韩叙一个人进到厨房,站在黑漆漆的大玻璃窗前,叹着偌大的厨房,自己连饭都不会做。

    不经意从窗边外看下去,外面的路灯刚好照到窗下茂密低矮的植物里,闪耀着一道反光点。

    韩叙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包包尚未拆封的食材,光滑的食品盒子表面在路灯下刚好反照上来,进入她的视线。

    她很庆幸自己是晚上站在这里,如果是白天,未必看得见。

    她喊来了不远处在佣人小楼外面坐着缝补的吴姨,请求吴姨帮个忙。

    韩叙知道,吴姨一定会帮她。

    因为吴姨和苏姐和张妈走的近,也只有吴姨敢为了苏姐和张妈告知韩叙她们离开的原委。

    韩叙说会还苏姐和张妈一个清白,吴姨当即就把那堆食材从茂密的植物里弄出来,趁着夜里安静,一件一件的搬去了小苏的房间……

    因此韩叙想的很清楚,警察可以带走她的戒指去化验,却不能把这堆食材也带走化验,因为那堆药材的外包装上,未必会有小苏的指纹,等警察走后再翻出来,就足够了。

    真正偷食材的人到底是谁,她还没有空去想,现在也没有那心思去捉,等闲下来,必定是要好好算账的!

    为了做这些事,韩叙昨晚一夜都没有睡好。

    她紧张,也忐忑,毕竟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种缺德又亏心的事,可只要一想到小苏陷害她弄错药,差点要了婆婆的性命,她就有了底气,不管不顾,决意要做就做得彻底。

    静坐在沙发上的韩叙脸色憔悴不堪,心底早已无比的惬意,她知道自己做这些事情,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目击证人,且会被人无条件相信的人,以示自己没有图谋。

    “任助理,谢谢你了,要不是今天你刚好在这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些佣人我是一个都差遣不了,连个早餐都没人做,还要你送过来,呵呵,我是不是很失败?”

    她斟酌了一夜,想来想去觉得找李天湖或者韩二过来,都不合适,因为他们和韩叙的关系过于亲密,举证效力减弱。

    白季岩和宋浔关联在一起,那样过于敏感,不宜摆在明面,以尽量避免别人借此对她和宋浔产生联想而大做文章。

    只有任祁峰,会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她所说的话,且可以让宋清云和南君泽都完全信任。

    他是一个完美的见证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