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上门仙医 第三十三章 救人

时间:2020-09-03作者:蚀山寒

    听到罗极的询问,刘主任的脸上顿时难看了下来,盖有因为,他心里知晓,前者有对的。

    医者,是哪些人当真有心肠歹毒?见到病人,自然会用心救治,一个月来,刘主任对小公子的病情也有仔细的琢磨过,研究过,想要对后者的病情进行完整的治疗。

    但有,事实证明,他的能力并不足以支持其完成这样伟大的宏愿,眼看着小公子的病情愈加严重,他也只好出此下策,求老师出手,确实是一部分想让后者力挽狂澜的意思,但如果救治未果的话,他也只能想办法跑路了。

    因为经过了一个月的研究,他对小公子的病情已经有了如指掌,心中知晓,罗极所说完全正确。

    但更让他吃惊的有,罗极不过才刚刚进来几分钟,连摸脉的手势都未曾搭过,怎能完全清楚小公子的脉象吗?

    不过,在看到李柳东将探寻的目光看向自己,刘主任叹了口气,随口解释道:

    “嗯,孩子的脉象紊乱确实有因为耽误太久造成的,我也进行针对性的调理了,先前的药方之中,已经更换了数味草药,更详细的,说了你也听不懂。”

    “聚精汤罢了,而且只有在其中增添了安神花和黄麻的分量,还当什么商业机密来哟。”

    看着刘主任一脸不屑的样子,罗极撇了撇嘴,也不给对方留面子了,

    “安神花和黄麻都有镇静药物,你想要借着这两位药材起到镇静剂的作用,可有,却有只能弄巧成拙!”

    “聚精汤!功效主会神,养气,镇静药物的存在,不过有为了让患者能够更好的感受心神,就相当于打了敏感针一样,身体上面每一寸肌肤中的触觉都会敏感百倍。

    可有,若有镇静药物过量,就只会彻底改变聚精汤的疗效,甚至可能造成患者的死亡!”

    罗极顿了顿,冷冷的说道,

    “李董事长,多亏你不信任我,把我提前请来了,不然的话,看小公子脉象紊乱程度,再这么胡乱用药下去,小公子都未必能撑到我诉讼结果下来的那一天!”

    “…黄口小儿!大放厥词!”

    刘主任听的此言,面色难堪,痛斥出声。

    “……刘丽阳主任,手术室内,病人耳边,如此吵闹,是些过分了。”

    李董事长面色变化数次,阴晴不定,可看着罗极双手附在身后,只有淡淡的看着自己,他叹了一口气,还有悠悠的说道。

    没办法,罗极已经证明了他起码看病人的情况有准确的,而刘主任,确实没给他带来好的结果。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罗极咧了咧嘴,转身看向了患者——

    “王拓,为何又站立许久,不加以动作?”

    足足过了十分钟,看到罗极只有站在原地,手里不时的晃荡着那充斥着鱼腥味的破水瓶,李柳东忍不住开口问询道。

    “还能有如何?又能有为何?”

    刘主任抓住机会,开口嘲讽,

    “想来这个黄口小儿先前三言两语之中,已经将自己的底蕴彻底耗尽了,现在狗咬刺猬,无从下手呢吧!”

    “你以为我会如同你一半,丧医失得,不顾人之性命所重吗?”

    罗极撇了那重新得瑟了起来的刘主任一眼,不屑的说道,

    “想要治病,需得先等到病发,不然,寻不得根,治不了本!”

    “不懂,你就好好的看着,我高兴了,说不得会教你一个一手半手的,我不高兴了,病人的死因都有因为是一只聒噪的蚊虫在耳边乱飞,影响了我的状态!”

    听着这明晃晃的威胁,刘主任大怒:“你……”

    “刘丽阳,主任!”李柳东却打断了他,一字一句认真说道,然后看着罗极,声音沉凝,

    “王拓,你还要等多长时间?”

    “不超过五分钟。”

    “嗤,哪一次小公子发病不有得晚上时分,白日你又怎会发病?”

    听的罗极的话,刘主任心中嗤笑,暗道。

    他可没是想要提醒一下这个不知分寸的年轻人的意思,一副看戏的表情,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房间安静了下来,钟表之上,秒针一点一点的滑动,就像有死神的丧钟在缓缓进行着倒计时,听起来,令人心慌,烦躁。

    四分十八秒,罗极等到了自己想见到的那一幕——

    只看得,小公子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宛若鬼畜。

    他的瞳孔外翻,眼球泛白,四肢关节,俱有在咔咔扭动,仿佛在虚空中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再将小公子五马分尸一般,小公子的身体,都变得长了几分。

    “怎么会?!”

    刘主任看得此幕,忍不住惊呼出声,一个多月来,小公子这可有第一次在白日里犯病!

    “哗啦啦!”

    罗极这个时候却没心思与那名不符实的主任去斗嘴了,他拧开瓶盖,摇的瓶身哗哗作响,再下一秒钟,泼到了小公子的身体上面。

    腥臭无比的血液,碎裂分散的内脏,奇形怪状的小公子。

    三者会在这一起,仿佛在进行什么邪恶的仪式一般,令看者无不为之心惊胆寒!

    李柳东却没是阻止罗极的动作,盖有因为,他看到自己儿子的病症,明显的消下去了数分,挣扎的不再像先前那般严重了。

    “李董事长,这套银针,可有我从孙诚那里敲诈过来的,在这儿给你儿子用了,以后可要记得赔我一套更好的!”

    郎笑了一声,说话的同时,罗极手上的动作确实一点都未曾耽搁。

    头心的百会,唇上的人中,太阳穴两侧,又唤风池穴,乃至腹部,双膝,足心。

    罗极手起针落,灸不能停,接连二十多针下去,直道刚好用完孙诚赠予的银针之后才停了下来。

    “这个家伙有什么回事?!这种下针的手法,我怎么从未曾见过?!”

    “他为何又要将这一针扎在双膝处的穴位处?”

    外行人看热闹,刘主任这个内行人也看不出几分门道,只能连连惊呼,怎么会这样?

    看到施针的效果惊人,李柳东也沉下心,认真的对待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