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上门仙医 第一百零一章 隔阂

时间:2020-10-21作者:蚀山寒

    罗极并不知晓,在远方正有一群人互相追杀,目的地只指着自己昨日浴血搏杀的工厂,他此时此刻只是眼神凝重的盯着床上那人,姚浩言已然重新陷入到了昏迷当中。

    “王…先生,你可已经判断出了病情吗?”

    见识过人体在罗极的手底下宛如橡皮泥,一般可以随便操纵的情况之后,哪怕一直有些不忿的陈主任都老实了下来,带着些许希冀的说道。

    像院长这种老而成精的人物,且还会把利益放在首位,可对于他这种几乎没有油水可捞的主任医师而言,反而医德更是高上几分,不然的话也不会为了姚浩言的生命安危,在先前三番几次的出言不逊了。

    听到问话,罗极倒也没有针对对方的想法,只是平静的说道:

    “病因大体上是清楚了,只不过,我现在能够做的只是暂且压制,无法根除。”

    “啊?这……”

    听到此言,众人皆是面露茫然,对于他们来讲,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救人了,而眼下好不容易见到一丝希望,但最终说出来的却仅仅只是能暂时压制?

    压制的成本呢?压制的时间呢?压制期间对人的身体造成损害大吗?

    这些都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毕竟这可是上百条人命,有效的针对方式的话。就算这一时半刻的压制了下去,但万一出现更大的动乱呢?万一还会有其他新的同样病症的人产生呢?

    到那个时候,罗极能够压制得过来吗?

    他们面面相觑,目光之中都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忧虑。

    罗极看出了他们心中的担忧,沉吟了两秒钟,斟酌着用词:

    “压制的方法都不需要我一个个亲自出手,对于你们来讲是可以普及的,至于根治,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培养一些专用的药物,

    在此期间,你们就根据我开的药方磨粉熬汤,一日服用六次,每次服用三分之一碗就足够了。”

    “六次?”

    刘苏愣了一下,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王先生,喝了药之后,这些人能够保持清醒,还是只能卧床?

    难道要让他们住院一个月吗?

    院里的不是没这么多空床,但是,如果要根据一日熬制六次这种程度来计算的话,恐怕二十四小时都不能间断了熬药的过程。

    这对于医院的资源来讲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而且…他们本身恐怕也没办法负担一个月的疗养费吧?”

    “他们大概需要卧床两天,那场乱斗对于这些人来讲,大大消耗了身体的底蕴,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疗养至于那些断胳膊缺腿的你们自己按照外伤处理就是了,”

    听着刘苏的话,罗极忍不住面色微冷,心中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曾经自己为了活下去,耗尽了家中所有财产,欠了几十万的外债    ,结果呢?还是没能活下来!

    刘苏的话无疑是给他的心中狠狠的来了一刀,怎么?他们要是付不起住院费的话,你们要强制驱逐任他们自生自灭吗?

    听起来倒像是你们能够干出来的事情!

    “刘院长应该比我还懂,这种大型公众安全事件,官方会买单的。”

    罗极冷漠的说道,言语之中不自觉地与对方拉开了距离,原本他对于流苏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上一次后者也算是给自己打开方便之门,同时给自己名片说只要愿意可以随时交替上班,

    要知道,当时自己名声不显,唯一的一点成就也只不过是救治了蓉蓉而已,而在大部分人的眼中,自己可是依旧是那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在这种情况之下,对方还能够下定决心直接邀请自己,也算是有几分魄力,

    这一次请自己前来帮忙,虽然心里有着他自己的一些算计,  但,起码从始至终也没出现过久居高位的人那种颐指气使的情况,他又不是属狗脸的,人敬他一尺字要还人一丈。

    所以,他对于后者也一直还算客气相待,但这一次,罗极却是下意识的疏远了对方,实在是这种钱财大过生命的感觉让他颇为心烦意乱。

    突然感受到对方的冷意,刘院长弄了一下,倒也没说什么,依旧笑着开口:

    “那就麻烦王先生了,不知这种药物的成本多少?是否难寻?”

    “不难寻找,都是些常见的中医药材,利润空间,不会太大。”

    罗极似笑非笑的说道,他又怎能不知,如果是官方出价的话,这其中的女人空间就会被压到小的可怜,而如果是一些难寻的药物的话,这其中或许还能够捞一些油水,可,如果只是常见药材,价格透明公开的情况之下,他们在想要伸爪子,那就得考虑一下自己能不能承受住,接下来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了!

    “什么油水,王先生说笑了,我们可是家正经的医院。”

    看着罗极的面色,刘苏也算是知道了对方为何突然态度大变的原因,后者的心里忍不住有些嗤笑,呵呵,你清高!

    身为四大家族之一的继承人,从出生开始就站在了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终点线上!

    你从出生开始到现在,最落魄的一段时光也不过只是被王家驱逐,上门落户到玉毓家,可就算是在你这最落魄的时候,你能操控的身家是多少呢?

    你一身衣服,就是一般人一年甚至是数年的工资了吧?

    可我呢?

    辛辛苦苦熬了多少年,才熬到了院长这个位置,可即便到了这个位置上,能够捞到的油水依旧少的有限,

    势力背景大的,我敢坑吗?

    势力背景一般的,我又能坑到多少?

    整个医院,所需要的花费开支又有多少?

    当这个院长我都当了有二十年了,直到现在我的身价都从来没上过九位数,可你们呢?

    一个短短五年之中创立出市值九位数的医药公司,另一个原本是庞大家族的继承人,哪怕现在落魄之后,依旧疯狂到一眼看出的古话价值两亿多元!

    没错,慈善晚宴的事情,本就是半公开的,众人若不是为了博个名声,也不会拿自己的钱偷来做这些事,所以,刘苏自然能够知晓当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亿呀!

    你一晚上就能够达成两个小目标,可我呢?二十年也没能达成一个!

    你又不知我之辛苦,凭什么要让我做慈善?

    乐意做,你倒是散尽家财去呀!

    虽然心底嗤笑,但在表面上,刘苏自然能够维持着表里的和平,接过了罗极开来的药单,眼睛瞥了一下,

    虽然他并未从学过中医知识,但是身在这个岗位这么些年,前几年那位老中医没曾退休的时候,双方的关系也不算太差,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下来,他也晓得一定中医常识的,罗极写下的药方,他认识大半,其中果然没有一点贵重的药物!

    其中最贵重的一方药材,也不过只是白首乌而已,这种药物在人工繁殖之后,现在的市场价格也不过只是在二十八元一斤左右,这可是一斤,按照药方上面的用药剂量,一斤药恐怕能熬六人份足足喝三天!

    而一盒普通的感冒药价格都要三十块了,一张药方之中最贵的药也才不过二点八元一两,一个人一天的要钱,超不过十八块钱,这还得将这十八元分六次熬制……

    刘苏看着这药方只觉得头疼不已,是,对于患者来讲,这可是确确实实的减负了,可对于我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