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上门仙医 第九十六章 怪病和深意

时间:2020-10-21作者:蚀山寒

    罗极倒是想要与玉毓温存,然而,别说是他了,就算是王拓本身结婚了的那三个月,与后者的交流次数也算得上是屈指可数。

    而在他重生之后,一开始,则是进了一院,后来又是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狱里,孙家等各种地方瞎跑,与后者的交流时间更是极短。

    小一个月来,最长的相处过程,也不过只是那半天的古玩市场了吧,因此,一时半刻之间,双方也难有话题,相看两无言,许久…

    “说来也已经有十多日了,你的公司经营的怎么样了?”

    最终还是玉毓率先有些承受不住这颇为寂静的氛围,首先开口,询问道。

    不过虽然如此问询,但是她其实并不觉得自己可以得到很好的回应,毕竟仅仅十多日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对于一个公司来讲,恐怕连搞定装修,搞定人力,搞明公司情况都没办法完全做清楚,

    虽然她给罗极的公司体量较小,但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本身并不需要太过于操心其他琐碎的事情,但即便如此,任罗极有通天的本事,恐怕也难以将一个公司经营的有声有色吧。

    “公司啊…具体的经营情况我不太清楚,”

    罗极带着一丝回忆性的说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些慨然,

    “我提的总体路线你应该知道吧?

    杨子叶一开始曾要求要与其他公司对接先做一些类似于加工厂的活计,只不过被我否了,让他接手了一些正进行的临床出现问题的药物研发,经过我改善,倒也出了两门产品。

    对于那两种要通过临床试验,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只不过还未等到我去了解相关信息,就发现了你这么一档子事情。”

    说话的同时,罗极好像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笑意:

    “你是不知道,我那个公司现在,满打满算十多号人,其中恐怕有两位数的都是用来负责做安保的。”

    “嗯哼?”

    玉毓带着一些不解的看了一眼罗极,微微有些纳闷,至于一开始的总体路线,她倒是知晓一二的,当时他就觉得,罗极所谓的开一个新的公司,只是一时的热血上头罢了。

    如果他是做一些其他的行业,那也就罢了,但这可是医药,这又不像是软件,或者机械研发,一个天赋异禀的大学生,一个单人房间,一箱泡面,一个月就能够搞定出来雏形的。

    如果不对接一些其他的产品,帮助公司度过前期的经营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倒闭,原因就是资金链断裂,

    毕竟没有谁会更比她明白,制作一门新的样品,需要投入多么庞大的资金,只不过,一个小公司而已,让罗极祸祸了,也就祸祸了,没什么可在意的  ,因此在那之后,玉毓倒是没怎么询问过关于罗技公司的事情了。

    也因此,骤然听到这极为不合理的人员配置,玉毓难免有些惊愕:

    “杨子叶和董轩就是这么给你办事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得好好和他们商量一下了!”

    玉毓瘪了瘪嘴,带着些不满的开口道,

    “我是说过,如果你公司干不下去的话,三个月后他们可以回去自己的岗位上,但是,如果公司是因为他们的不作为而黄了的话,我可不会答应!

    他们两个可都是拿着双倍的薪水,怎么能这么敷衍呢?!”

    “那倒不是,主要是,安保人员好招,其他的,想要招一下有价无市啊。”

    罗极倒是摇了摇头,为他们解释道,

    “毕竟那个小公司的体量,不过百万而已,一个有价值的研究员,一年的薪资都有几十上百万了,我们暂时还招不起。”

    “你这是,在与我哭穷?”

    玉毓面色带着几分古怪,

    “谁还不知道你赌石一场挣千万,一眼赌宝值亿金呢?我努力了五年,都没你一个晚上挣的多,你居然好意思跟我哭穷!”

    “别说一个晚上这种话嘛,搞得好像我做的是什么不正经的生意一样。”

    罗极顿了顿,继续说道,

    “我又不熟悉赌石那种生意,总不能让我每天都去赌石市场扫货吧?用不了三天,恐怕都没人愿意接我了。

    至于古董,我是真的不熟悉呀,不是都跟你解释过了,只是那幅画运用的隐藏手法跟中医药方比较类似,所以我才能辨别得出来呀,那天晚上但凡你掏出来的是一个瓷器,刀剑,铠甲什么的,能认出来半个子儿都算我眼力好了。”

    玉毓嗤笑了一声,完全不相信罗极的话语。所以说人藏拙一点是好事,但是你对我藏的也太多了一些吧:

    “嗤…去赌石市场之前  ,你说的也是,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赌石的。”

    给人留下自己是骗子的印象?

    这可不行!

    正当罗极皱起眉头想要好好的解释一番时,他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请进。”

    “你好,王拓先生,请问有时间吗?”

    来者全身白褂,面戴口罩,很难看得出其原本的样子。

    罗极先看了玉毓一眼,后者没表现出什么不舒服的样子之后,他这才继续道:

    “我…不算忙,但你是…?”

    “不认识我了?”

    来者愣了一下,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拿下了口罩,原来乃是院长刘苏。

    “刘院长,我自然是记着的,只不过刚刚那副容貌,只通过一双眼睛,我却也真认不出什么来。”

    没等对方自我介绍,罗极恍然点了点头,倒也免去了对方的尴尬,刘苏这才继续说道,

    “王先生,事情是这样,城里,青芙酒楼那里,今日举办了一场婚宴,宴客足足上百人。”

    “怎么?你要邀请我去吃一顿?”

    罗极微微摇头,笑道,

    “若是平日,我自然不敢拒绝刘院长的邀请,但是,今日我妻子还躺在病床上,还是留着照看一番为好。”

    “我虽然年长了些,但还没老到不明事理的地步吧?怎么会在这种时候邀你去吃饭呢?”

    刘苏苦笑了一声,却转口提起了一件几乎不相干的事情,

    “王先生进一院的时候,应当也看到下方,救护车都堵在了路口的盛况了吧?”

    “是啊,那时发生了一场大型连环车祸吗?我看有人的手臂都断掉了。”

    罗极微微点头,附和了一句,但心里已经隐隐有了几分不耐——

    我在这儿才刚来多一会儿?

    想安安静静的陪着媳妇,就这么难吗?

    你这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我根本听不懂你想要说些什么啊?!

    “如果仅仅只是车祸的话,我也不需要来找你呀,一院急救位置虽然紧张,但是,容纳个十多人同时救助,剩余的分流到其他一院,倒也很容易啊。”

    人老成精的刘苏又怎能看不懂罗极此刻心中不耐,换成平时他也不会这般不识趣,但是,那些人诡异的病症,已经让他们束手无策了。

    不过,突然想到玉毓正在住院,而上一次给蓉蓉治病时罗极神奇的表现,刘苏还是只能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过来,求助。

    他想了一下,却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拿来了遥控器,转到了一个新闻频道上面。

    罗极愈发的有些搞不懂了,只不过他的心中已经有些猜测,难不成他说的那段婚宴与这住院的人有所关系吗?

    只不过。一场婚宴能把人的手臂给打断吗?这得喝成什么鬼样子?

    还是临结婚,丈母娘把彩礼又加高了?双方没谈的拢,大大出手了吗?

    “据知情人士报道,今日上午十点二十三分,在青芙酒楼之中,发生了一场恶性斗殴案件,竟有一些人举起刀子互抡,堪比凶杀现场,详情请看前方记者现场报道……”

    “大家好,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呢,就是城南的青芙酒楼之外了,可以看得到啊,警方已经把周围拉上了警戒线,而在不远处呢,还有一些救护车正在等待,可以看到,一些鼻青脸肿的人,正一个个被抬着出来。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没有任何一个被抬出来的人是清醒着的,我们现在来询问一下警官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