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上门仙医 第九十三章 父母往事

时间:2020-10-21作者:蚀山寒

    “目无组织,目无法纪,你什么都不想付出就想要得到好处,世界上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让你来做,如果有,麻烦你下次叫上老头子我,白嫖的事情我也想干!”

    局长第一次在审讯室之中站了起来,不悦的冷哼道。

    不怪他修养不好,实在是因为罗极在处理事情之上表现的推推娓娓,可是在索要好处的态度之上,却像是见到了生肉的孤狼一般贪婪!

    而对于他们这种接受老一辈教育的人来讲,奉献精神方才是最重要的,他这种不见兔子不撒鹰,不对,是见了兔子,捞走做肉,之后还不撒鹰的选手,实在是叫局长看起来气急无比。

    罗极是那种贪婪的人吗?如果是的话,也不会与是非分明的罗川关系极好了,他之所以表现的这般难看,实在是因为直到现在他心脏还在,隐隐的有一种刺痛的感觉……

    局长毕竟坐在高位久了,一直都是旁人去看他的面色,对于旁人的观察,反而是低了几分。

    田漠却有所不同,他可是一直在专业的部队之中逮着的那里,那里可不像是官场之中需要阿谀奉承,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是非分明,如果有所冲突,那就拼专业技术,拼格斗能力,却不会像这般软刀子交锋。

    长期待在这种环境之中的田漠,自然也能够从罗极的路数之中看出一个人的性子,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但还不至于了,沦落到那种对万事毫不在意的态度的,如今他故意表现的这般消极,定然是有所图谋!

    而罗极的这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杀人?不对!

    战斗一番?也不是!

    政审…父母…

    田漠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心中知晓,自己恐怕已经找到了命门所在,只不过,术业有专攻,对于逻辑父母的事情,他知道的确实也不多,所以沉吟了一番过后,目光看向了局长:

    “老苏,活了几十年了,还不至于被一个小年轻给骗过去吧?装的这么假,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他装了个屁!我苏武全活了这么些年,见到过不少愤世嫉俗的废物,但像他这种明明有所能力却三番五次推脱的,却还是第一次看见!”

    苏武全明显还在气头之上,甚至都不再卖自己老朋友面子了,气冲冲的说道。

    “可得了,被一个后辈气成这样,气得脑内出血了,还得靠这个小子急救你呢,把他得罪惨了,你的身体能支撑到医院吗?”

    田漠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这些年来,你在这个位置都快把自己作废了,别以为在那里坐久了,就真的把自己当成大人物了!

    别人敬我,那是我以前功劳大,现在身份地位高!

    可你呢?之前的老本早就被你吃的干净了吧?现在在这里坐着,都是靠你那个儿子的战功撑着呢!

    你知不知道上级这些年来收到了多少封关于你的投诉?如果不是那些投诉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的话,你的乌纱帽不保都是轻的,说不得还得在零了之时,进狱里游上一圈呢!”

    随着田漠的话,苏武全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他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看到彼此之间的身形差距,他忍不住有些沉默了。

    当年,他们两个人,一个是一连的精英,一个是二连的代表,彼此之间的各种技能可都是处于巅峰状态之中的,那时的他们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对未来充满了热忱。

    可现在呢?

    双方都是四十多岁的年纪,身体状态虽然有所滑落,但还是可以保持在巅峰状态的,可两人之间,单单是看体型就能够看出来彼此之间这些年的生活习惯了。

    一个肥胖如猪,一个精爽干练!

    而双方的脑子也随着身体慢慢的发生了变化,一个被这腐朽的官僚制度所慢慢侵蚀,另一个虽不说保留着原有的热忱,但是,这些年来却是几乎没有犯过任何错误,兢兢业业!

    如果没人挑明这番话,苏武全或许还没有什么反应,但在田漠毫无顾忌的撕开了这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之后,局长忍不住有些沉默了。

    “老苏,真的不是我说你,确实,有些人是我们的战友,有些人你觉得亏欠给了对方,但是那都不是我们能够犯错的理由。”

    田漠看着对方难堪的样子,数十年打下的兄弟情,让他心中瞬间柔软了下来,声音都从一开始的冷硬变得柔和了几分,分分钟可见,硬汉柔情,

    “而且,在这个位置坐的,你的脑袋真的做的有点秀逗了,你想想,一个能够粗暴憨直的直接闯入十多位持枪暴徒,之中只为解救爱人的男子,哪怕责任感不强,但有必要愚蠢成这样,当面和咱们硬怼吗?”

    “…王安忆?”

    苏武全想了想上一次见到罗极时后者的表现,又考量了一下,这一次罗极是在哪里出现了反差,很轻易的便找到了矛盾点。

    他脑子又不算愚笨,只不过,是长期身处高位,惯性思维之下,让他下意识的忽略了罗极的感受,事实上,如果田漠不在身边的话,他或许会直接把罗极当做犯人审问了。

    虽然以后者的行径,当做罪犯来讲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如果那样做的话,无疑会将彼此拉到了两个对立的极端,再也难以进行磨合!

    想通了这里以后,苏武全心中豁然开朗,额头上滚落了一两点汗珠,带这些感激的看了老友一眼,随后才沉凝地看向了罗极,组织组织语言:

    “关于你父母的事情,是机密事件,只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王安忆他,可要比你强多了。”

    “我爹…也曾经孤身闯匪巢?”

    罗极眉头微微挑起,带着一丝好奇的问道。

    “你…这是在挑衅吧?!”

    苏武全刚刚感慨一句,便被罗极所打断,更主要的是,如果光凭战斗力的话,王安忆。还真未必是其的对手。

    这就让人很烦了,话说,你一个自小愿望就是想要从医的家伙,哪儿来的那么多精力去锻炼身体?

    怪不得到了最后也只能考一个专科,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养那身肌肉了吧?!

    “想听,闭嘴,要么,滚蛋!”

    苏武全噎了一下,没好气地秃噜嘴道。

    “我能走了?”

    罗极的嘴角微微翘起,伸手指了指周围的那些荷枪实弹的战士们,佯装惊恐的说道,

    “那能不能让这些战士们撤离一下?毕竟,这些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让我有些害怕,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公民,就连局长您都认为我无罪的,你们难道就是这么欺负民众的吗?!”

    “我…得嘞,局长大人您讲,我闭嘴,你要喝茶吗?小李,等什么呢?做人不能有点眼色吗?!”

    看着苏武全起身要走的样子,罗极连忙住嘴,话语末尾之处又顺带挑衅了一直看他不爽的小李一番。之后才安静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