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网游之至强剑士 第537章 蛰伏的黑暗(八)

时间:2019-03-01作者:右边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阻止他!”

    很清楚对方是要清除掉穆阳枭,秦湘马上命令一声,但她也清楚,这样的阻止是无用的,空间距离上根本达不到。

    狙击步枪的射程一般在八百米左右,而自动手枪能产生杀伤效果的极限距离在三百米左右,而狙击手所在大楼位置与这里的空间距离大概就是三百米,也就是说,手枪从这边开枪,不管能不能打中,瞄准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接近极限距离射击的话,子弹都不可能有准头。

    不过,利用一下射击技巧的话,还是有可能在极限距离下对目标造成伤害。

    瞄准着狙击步枪闪出火光的点,将自己的配枪举起来,秦湘朝那边连开了好几枪。

    当枪声在寂静中响起时,幽灵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一种难以言明的冰冷感在血管中游走开,带来的强烈刺痛感让他扣下扳机的手指比往常多用了好几分力道。

    砰!

    第四发子弹打偏了,打中了正在地上艰难爬行的穆阳枭的左手边,弹头与地面发生剧烈摩擦,灰尘与碎渣飞散,最后弹头也飘到一边去。

    “竟然偏了!”

    瞄准镜中,看着子弹留下痕迹的大概位置,一副难以置信表情的幽灵眼睛从瞄准镜上移开,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指。

    “刚才那一枪!”

    怒意升腾,无比的耻辱感涌上心头,双眼眯起来的幽灵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托举着狙击枪,站着瞄准倒在地上的穆阳枭。

    “死吧!死吧!死吧——”

    心里不停地咆哮着,幽灵的心情非常狂躁,在他看向自己盲目扣下扳机的手指时,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有一种不自信的感觉,他似乎被自己的身体背叛了!

    在被那连续的枪声针对时,他的身体中流淌过的情绪是恐惧,他好像一不小心害怕了,这不是刺激,只是因为被针对而带来毛骨悚然感觉的同时,身体做出的下意识反应。

    这就是背叛,无论什么样的危险他都走过来了,看着子弹洞穿目标身体和脑袋,看着鲜血或脑浆飞溅出来,他非常自信那种感觉将永远离开自己,就算是被人拿枪指着脑袋也一样。

    可是,似乎,在这里,不一样啦!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种不自信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站起来了,击毙他!”

    看着对面楼上的影子站起来,大摇大摆的嚣张样子,秦湘毫不犹豫下达这样的指令,于是其他人也一起对着幽灵射击。

    自动手枪的射程有限,和狙击步枪当然没得比,他们经过瞄准的子弹没有一发打中幽灵,顶多是在他脚底下的大楼楼体上留下痕迹,或者是从他边上飞过去。

    站在子弹雨中,听着子弹从边上擦过去时撕裂空气的声音,幽灵眼中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凶狠,仿佛即将要咆哮出来的恶狼。

    “死吧!”

    没有任何犹豫,瞄准镜精准地锁定在穆阳枭的脑袋上,在准备扣下扳机的时候,他还能清楚地看到穆阳枭侧脸上的表情,没有痛苦,只是深深的遗憾,想必,他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吧……

    只是,这一切都和幽灵没有关系,他只想尽快干掉这个家伙,结束这次糟糕的任务,那种怪异的心情他真是不想再经历一次。

    很可惜,事情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大堆变故。

    橘枳在这时候站了出来,几乎是迎着幽灵的瞄准,他将强光手电对着大楼打出连闪,光芒刺激着幽灵的眼睛,也严重影响他的瞄准。

    “滚开!”

    已经是不管不顾了,暴怒中的幽灵这一枪对准了光芒下方的黑暗,记忆中,那个位置就是穆阳枭的脑袋,他的空间记忆能力绝对不会有错的。

    然后,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痛苦让幽灵托枪的手松了,结果,这一发子弹又偏了,没有打中穆阳枭的脑袋,击穿了右肺。

    左臂上血流如注,钻心的痛楚让他无法拿握,分量不轻的狙击步枪就跟流出的鲜血一起,从楼顶上掉下去。

    “打穿了胸口,活不了啦!”

    做出判断后,幽灵就准备撤退,虽然任务完成得非常不干净利落,但幽灵自己无从辩驳,是自己的身体背叛了自己,放过了那必杀的一枪……

    “一队二队,去打出狙击的大楼搜寻线索,剩下的人赶快把穆阳枭送到医院去抢救……”

    “不用了!”

    秦湘这样命令时,已经关掉强光手电的橘枳阻止她,已经没有意义啦,穆阳枭不可能活下来。

    在血泊中蹲起来,橘枳看着穆阳枭的脸,问:“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原本,穆阳枭是应该什么都不说,静静死去的,但这一刻,他必须将一些东西说出来,那是他最后的遗憾……

    “闸口……”

    “箱子……”

    “钥……”

    很费力地说着,鲜血已经从穆阳枭的嘴里流出来,混合着鲜血发出的低沉声音完全听不清。

    看着橘枳,和他对视,穆阳枭双眼中是恳求的神色,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向人低头啦,而现在,他希望这个素昧平生的男人接受自己临死前的恳求!

    颤抖着的手缓缓伸到皮大衣里,他想把里面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交给橘枳,但在手指碰到那东西的一瞬间,紧绷着的最后一根弦断了,睁着眼睛的穆阳枭表情定住,手也从衣服里滑出来,砸在地面上。

    ……

    华城内一栋不知名的房子,地下

    “没事吧!”

    站在橘枳面前,秦湘抬腿碰了碰正低着头的橘枳的小腿。

    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橘枳看着秦湘,不知道说什么。

    对他笑笑,正喝着一罐的秦湘将另一罐罐装热咖啡递给他,“喝不!”

    木然,橘枳伸手将这接下来,秦湘跟着就坐在橘枳边上,仰头将咖啡一口喝完。

    空罐子往前面一抛,快速抬起来的腿准确无误地将罐子踢到对面的垃圾篓里,看样子,这种事她是经常做。

    没有喝咖啡的欲望,橘枳将咖啡放到一边,头又低下去。

    看着橘枳的侧脸,皱着眉的秦湘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腰,问:“那个女生是谁?”

    她问的当然是去上厕所而不在的苏以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