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碰瓷萌妃:撞上高冷腹黑王 第一百零五章 从何而来的谣言

时间:2019-02-28作者:白苏苏

    “不是,杨员外,您误会了。”书生拱手道,“首先我不知道您的女儿长何样,不知芳名为何,哪里来的嫌弃?只是在下认为,员外您如此草率的决定女儿婚姻大事,实在是……”

    书生之言大家算是明白了,原来不是嫌弃啊。

    杨首富的脸色也好了些,“儿女婚姻大事本来就由父母做主,我女儿的婚事自然由我做主,你就说你接不接受。”

    他看着书生,似乎再说如果不接受,有他好果子吃。

    可是书生一咬牙,来京城算是大人物小人物都得罪了,“恕难从命,在下实在是不想耽误杨小姐的幸福。”

    “你,你!”杨首富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女儿啊,被王爷嫌弃,如今连个书生也嫌弃,“来人,给我绑了!”

    全场激动,这是要来强的啊。

    书生也有些被吓住了,不过好在他也有武功傍身,便也不怕。

    就在去绑书生的人和书生打起来的时候,突然有娇声呵道,“住手!”

    下面的人都抬头往上看去,只觉得那身着粉色宽袖长裙的女子犹如初绽放的花儿似的,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长得如此美丽的人儿,怎么站上面去了?

    书生一惊,刚才那位小姐怎么会在上面?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爹爹,您何必强人所难呢?女儿不想嫁人,只想陪在您的身边,陪您颐养天年。”

    她的眼圈红红的,声音却格外的坚定,别人都嫌弃她了,她再不出声就真的显得她杨芊芊是个赔上门都没人要的了。

    “爹,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女儿先回去了。”她说着,就转过了身离去。

    “芊芊。”苏烟追了上去。

    齐枫朗和曲池也离开了。

    书生伸出手,想要追上去,可是人群拥挤,早已看不到杨芊芊的身影,只剩下他还没来得及吐出的两个字:小姐……

    “给我打!”杨首富看女儿受委屈,心上不爽,直接让家丁去揍书生。

    一下子,人群乱作一团,书生怕伤及百姓生生被挨了两棍子,最后才狼狈的逃出来。

    没想到,她居然就是杨家小姐,而他还伤了她。

    书生想过去道歉,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杨家怎么走,就算问着路去,杨府下人看他穿的如此寒酸,眼神都不给一个。

    他抓着头发,这都是自己造的孽啊。

    杨员外以为,自家女儿算是没人要了,本来名声就不好,这下更不好了。

    哪里知道,天一亮就有各路媒婆登门,说是要为哪家公子说媒。

    杨首富笑的合不拢嘴,谁会想到经过昨夜,杨芊芊的美貌更多人垂涎了呢。

    以前只听倾国倾城,可是真正的人却没几个人看到啊。

    昨日一亮相,下面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这不,早早的请了媒婆上门说亲,生怕晚了人也就被人说去了。

    而杨芊芊对于这样的状况还浑然不知,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谢客。

    而苏烟听齐枫朗,可能是她家里人寻来了,就上街走走窜窜。

    这不,一大早就拉着齐枫朗要去醉仙楼吃饭,美名其曰先吃饱才有力气走。

    齐枫朗遇上苏烟,算是什么大事都做不了了,整日里就陪着她,以前还帮着凤阳处理政事,现在连早朝都不去,也不进宫看看凤阳。

    凤阳从回宫以后,因为要处理很多事情,也很久没见到苏烟和齐枫朗了。

    坐上齐枫朗特别为她定制的马车,开始上街。

    这个马车同普通的马车是不一样的,车上无轿,板上有榻。

    这榻一出门,顿时惹得行人观看,苏烟嬉皮笑脸的坐在榻上,而齐枫朗绷着一张脸,身上泛着冷意。

    这是什么搭配?一般来说,就算是小门小户出门都不会太张扬,再张扬也不会坐这样奇葩的马车吧。

    马车一般都有轿帘遮挡,而他们这个四面无遮,太过招摇了。

    不过正合苏烟意,就是苦了齐枫朗了,堂堂一个王爷,还是第一次这样出门。

    他的“美貌”早就有人垂涎,这下更能让大家明目张胆的欣赏了。如果今日就这样游逛大街的话,明日齐枫朗也会更加出名了。

    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不将讲情面,不近女色,强抢民女等风声之后,还会传出王爷被一个不知名的女人给收了。

    本来吧,齐枫朗还没有强抢民女这个说法,自从上次他成亲,大婚之日新娘不见了之后,景阳就传出他强抢民女了,好在那女的已经逃了出来。

    齐枫朗也没解释,现在吧,他和苏烟坐马车游大街,齐枫朗相貌如此出众,不被人认出来那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这不,有人在背后指着,“咦?这不是祁阳王吗?怎么陪着女人出来?”

    “是啊,你看那女的笑的那么甜,王爷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被逼的呀?”

    “难道还有人能够逼迫王爷?”

    风声起,齐枫朗还坐的好好的。

    苏烟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流言了,看看这传的,传成她逼迫王爷了。

    紧接着,还有人说。

    “这女的什么来路,那么厉害,居然把王爷收了?”

    “小点儿声,等会儿王爷恼羞成怒怎么办?”

    “天呐,我的王爷啊。”

    苏烟扶额,她下次再也不敢这样招摇了。

    本来她还想这样招摇点,她家里人也能够更快的出来和她相认呢,结果她好像想多了。

    再看看齐枫朗,他应该也是特别的不习惯这样的场景,“要不,我们下去走?”

    齐枫朗在人前本来就是一副冷冰冰,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天神似的,现在同她招摇过市如此出风头,一定很掉档次。

    “听你的。”齐枫朗道。

    听到齐枫朗的话,苏烟开心了许多。

    “嗯,那我们下来,让马夫把这马车赶回府吧。”苏烟觉得自己好替齐枫朗着想,果然是个好女人。

    两个人下了马车,车夫也就赶着马回去了。

    这下子总算不是太招摇了。

    在某个客栈门前,徐峰和秦梓瑶站在那里,问着旁边的摊贩,“那个男人真的就是王爷?”

    “是啊,他就是杀人如麻,冷酷无情,从不讲理,不近女色的人面阎王祁阳王!”商贩难得见有人问起祁阳王,便说了一大堆。

    “不近女色?”秦梓瑶嘴角抽了抽,“这是从何而来的谣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