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武周小书童 第43章 两难抉择

时间:2020-03-26作者:琅琊侯

    只有一个还好一点,弘毅叫来张兆,两个人配合着,才把所有的药材抓全了。

    看了看药材,确定没有问题后,弘毅把六副药给了杨擒豹,一同给他的还有四十八两银子。

    杨擒豹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给弘毅跪下来,弘毅哪里敢受得起,急忙把杨擒豹扶了起来。

    “我母亲说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天小兄弟三番两次的帮我,我无以为报。我愿意尊称小兄弟为爷,只要你有什么需要,我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弘毅当然不肯接受,杨擒豹本身年龄比他还大,于是说道:“杨兄何必客气,你我以兄弟相称就行了,我比你小,你叫我弘三子就行了。”

    杨擒豹固执的坚持叫弘毅为弘三爷,张兆也来凑热闹,一会叫弘毅大哥,一会叫弘毅三爷,叫着叫着都把辈分给乱了。

    在确定弘毅他们走了以后,掌柜的这才招呼伙计,赶紧给东家王家报信去,让王家派人手收拾收拾弘毅他们三个人,弘毅他们不知道他是哪里人,杨擒豹他们是知道的。

    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杨擒豹脸上灰青色的褶子舒展开了,他看着手里的药,一种母亲的病已经好了的感觉涌上心头。

    到了酒楼,杨擒豹喝酒畅快多了,弘毅自认为酒量还算可以,跟杨擒豹相比,差的不止一个档次,人家一坛子白酒直接往肚子里灌,而且是越喝越清醒,弘毅可不敢喝那么多,勉强喝了一坛酒,就晕的不行。第二坛,只能慢慢的喝。

    张兆是想问弘毅古董知识的,只喝了几口,没有来得及开口,趴在桌子上说起了梦话,说的是古董方面的问题。耳朵里时不时会传进一些弘毅讲的有关古董的识别方法,最终能不能进去张兆的大脑就难说了。

    心情大好的杨擒豹,跟弘毅推心置腹的说起来了他的过往经历,并且对他的理想大谈特谈,这些话是他一直憋在心里没有地方,没有人倾诉的话语。

    “三爷,你不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想建功立业,像祖辈一样,扬名万里,空有一身武艺,一腔热血,沦落到了要卖宝刀的地步,我堂堂七尺男儿,临到而立之年仍旧一事无成。凡是别人都顺风顺水,而我,虽没有灾祸,亦没有时运,或许我该终老于山林乡野之间,一辈子以打猎为生……”说着说着,杨擒豹哭了起来。

    弘毅安慰的说道:“大丈夫,何患无为,时机到了,自然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倾诉了一会,杨擒豹长长的叹息着。

    可能是长时间没有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菜的缘故,一桌子的菜,都被杨擒豹吃掉了,弘毅吆喝了一声店小二,把银子往桌子上一放,小二自然辛勤的笑着又端上来好几菜。

    菜还没有上来几分钟,又全部被一扫而光,弘毅吃惊的看着杨擒豹,问道:“你这样吃,会不会撑着。”

    杨擒豹哈哈一笑:“不瞒三爷,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这样吃,也仅仅算半饱而已。”

    接连又是几盘菜,怕吃撑着了,弘毅不再让店小二上菜了,这下急了杨擒豹,他说道:“三爷,最后一次,你能不能再上一次菜?”

    当最后一次上菜的时候,杨擒豹只喝酒而不吃菜了。弘毅再三客气,他就是不吃。直到杨擒豹说了原因,弘毅才知道,最后这些菜是给他母亲带回去的吃的。

    张兆仍旧趴在桌子上说梦话,他说他的,弘毅他们说他们的,吵吵嚷嚷的酒楼里,别是一番天地。

    不知不觉中,有一群人坐在了弘毅他们三个人的旁边,那群人没有点菜,也没有要酒,而是看着弘毅他,眼露凶光。

    店小二一看那架势,连上前问候都没有,他怕殃及无辜之中有他一个无辜之人。

    狗二带着一帮人过来了,他在这一代很熟,熟到了想要查某个人在什么地方,可以轻而易举的知道,为了保险起见,他带了一个壮汉过来。

    感知到了危险的存在,弘毅因为喝酒的缘故,脑袋昏昏沉沉的,想动,身体不听指挥。

    杨擒豹看着狗二气势汹汹的过了,握紧了手里的宝刀,说道:“狗二,我们无冤无仇,不就是银子吗?我给你便是。”说着杨擒豹把所有的银子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狗二鄙夷的嗤笑道:“好啊,银子的事情我们可以两清,但我手折的的账怎么算,你该不会以为这点银子就能打发了我的吧?”

    桌子上的一坛酒,狗二拿起来往嘴里灌,咕噜咕噜的喝着,嘴里说着:“他娘的。”酒坛子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咣当一声,碎片满地,吓得周围喝酒的人赶紧往外走,一会的工夫,就剩下旁边的两桌人一动不动的看着狗二,其他的地方全部清空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杨擒豹看着狗二,以他的武力值,对付狗二和他手下的一帮人绰绰有余。

    “吆,你是要打算动手打我了,来呀,打我这里,打呀,打呀。”说着狗二把脸伸了过去了,贼笑着继续说道:“今天你要是在我脸上开了花,明天,我就找人去你家看看你的老母亲,怎么样,哈哈哈。”

    “你……”杨擒豹握紧宝刀的手松开了,拱手哀求的说道:“只要这次你放过我们,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哈哈,你说的,放过你们可以,你把那个人的手剁了。”狗二指了指弘毅。

    经过刚才的一闹,弘毅清醒了几分,他抬头看了看空旷的四周,看了看狗二,他认出了狗二,捏起拳头的手晃了晃,仿佛是给了狗二一拳似的。

    “三爷对我有恩,我绝对不会对他下手的。”宝刀再次被握紧了。

    “好啊,你觉得你的老母亲重要,还是他重要,选一个?”

    杨擒豹无助的眼神,不知道如何是好。

    狗二也不拖拉了,示意旁边的大汉,上去剁了弘毅,大汉抽出刀来,朝着毫无防备的弘毅过去了,弘毅想抵挡,却是力不从心。

    眼看着刀就要架在脖子上,杨擒豹用力一推桌子,桌子角顶在了大汉的大腿上,子把大汉推出了几米远的地方,当的一声,整个身体摔在了地上,手里的刀被扔的老远。

    旁边坐着的一个老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个块头强过杨擒豹几倍的大汉,只轻轻被桌子一推,跌倒在地,岂不是让人笑话。

    桌子的晃动,直接把弘毅和张兆晃倒在地,弘毅清醒了几分,他拿出来修身液,一瓶喝下去,身上喝的酒很快就被消化掉了,现在他不想起来,在迷糊中,他隐约听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他现在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