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武周小书童 第30章 让你出丑

时间:2020-03-26作者:琅琊侯

    看到刺史大人没穿官服,也没有带官帽,弘毅的叫嚷声音更大了,恨不得让所有的人都能听到。

    也没有反抗,弘毅任凭几个当差的过来把他抓住了。

    刺史大人的到来,孙司马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迎接,磕头跪拜,姚刺史挥了挥手,示意让孙司马起来。

    “司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祭拜仪式还没有开始。”姚刺史问道。

    “大人有所不知,刚刚学院里面有学子闹事已经被我治住了。”孙司马笑着继续说道:“现在就等着您前来,我们这就开始。”

    看刺史大人走进了,弘毅再次大声叫起来:“孔圣人面前,我没有犯错,为什抓我。”

    欧阳山长看到了弘毅和周夫子都被捉住了,看了看刺史和司马,似乎在说,这样的场合不适合,突然抓人难道不需要解释解释?他此次前来,为了也是这一件事,刺史是随着山长后面而来的,那只是敬重,没有别的了。

    孙司马说道:“大人,你看,这里的布置简单的很,完全不像是有祭拜的样子,还有学子连帽子都不戴,怎么祭拜?”

    不用说,孙司马是他的心腹,姚刺史不是质问孙司马做的不对,而是陪笑着对山长说道:“真是不像话,周夫子身为朝廷命官,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欧阳山长你说是不是该管教管教了。”

    弘毅顺着孙司马的话说道:“刺史大人也是来祭拜的,刺史大人不是也没有戴帽子吗,难道刺史大人也不懂基本礼仪吗?”

    “我没戴帽子吗?”姚刺史对手下的孙司马说道。孙司马看了看,也不说什么。

    摸了摸头,果然只是束发而已。刺史大人尴尬的一笑。他想起来了,刚才在来的路上,有个肥胖的书生和另一个女子在打闹,女子手里的一盆水,朝着肥胖的书生泼过去,肥胖的书生一挡,水进了刺史大人帽子上,就在离大殿不远处,周围也没有卫兵保护。

    没有了帽子,又有山长陪着,怕耽误了祭拜的时辰,姚刺史也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在想起来,果然是有预谋了。

    弘毅直接挣脱开了当差的,刚才还要惩治弘毅和周夫子的孙司马现在也不敢管了。

    跟在孙司马后面的属官小声说道:“大人难道就被那小子治住了?”

    孙司马嘴上没有说,心里早就恨不得立刻让弘毅消失。

    他刚要把说办的太简单了,弘毅把他想说的提前说了:“刺史大人,以勤俭为主,是孔圣人提倡节俭的。所以这次祭拜仪式没有了往年的布置,却丝毫不减往年的敬重之情。这不正是刺史大人提倡的为天下苍生着想,而不在于形式如何。”

    姚刺史刚才被将了一军,心里不大舒服,现在又被弘毅当着学院众夫子的面大大的称赞了一番,自然大为高兴。

    “想不到尼山学院人才济济,这是好事啊。不过帽子的事情下不为例就行了。”

    刺史大人都这么说了,其他的人也不敢说别的了,躲在里面的诸葛夫子怎么也没有想明白,明白可以把周夫子赶下台,现在却一点事都没有了。

    “时辰到了,大人,仪式可以开始了吗?”周夫子卑躬的问道。这场仪式是周夫子负责的,即便刚才还差点被革职查办,被吓个半死,风波过去了,不还是周夫子的事情吗?

    “好,开始吧。”

    随着周夫子的号令,祭孔大典的仪式开始了,最前排的是礼乐仪仗队,然后跟着学子们。刺史和司马在夫子的陪伴下,去了大殿的里面。

    对于基本的流程和细节,弘毅不知道,所以他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溜回了原来的位置。刚走没几步,又被叫了出来。

    是周夫子把弘毅推荐给山长,让弘毅在最前面,负责领头跪拜,读祭文,周夫子的面子弘毅可以不理睬,而山长,他只好勉强答应,心里想着,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上去指不定出什么丑,周夫子是巴结我,还是在害我。

    弘毅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前面,前面还有张灵均,这下弘毅不至于站在最前面没法装样子了。

    张灵均想不到,弘毅竟然有资格和她站在最前列,他一没有抄写祭文,二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上来只能是搞出笑话来。对于弘毅传过来的表示友好的眼神,张灵均直接抹过脸去,不看他。

    诸葛大计看到大哥诸葛夫子努力了一番的心血就这样打水漂了,心里相当的不舒服。他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人,一只硕鼠被悄悄的送了过来。他是专门被训练过的老鼠,对气味的识别特别敏感。

    “去,去办你的事情,回来有好吃的。”站在诸葛大计旁边的一个人对硕鼠说道。

    硕鼠在地上快速的走着,对于有人的地方,硕鼠总是巧妙的避开了,它朝着最前排的弘毅和张灵均过去了。

    大家都目视着前方,根本没有注意到脚底下的硕鼠,硕鼠左闻闻右嗅嗅,就像在寻找猎物似的,很快它就跑到了弘毅的面前,在弘毅的注视下,丝毫没有害怕人的意思。

    弘毅瞪了它一下,它才远远得躲着,不敢靠近。张灵均也注意到它了,心里猛的一惊,用眼睛示意硕鼠离开,硕鼠明显是识人的,弘毅本身有武力值,它不敢,而张灵均一点都没有,它才不害怕呢。

    弘毅咳嗽了两声,看了看张灵均,看了看硕鼠,示意要不要帮忙,张灵均不想欠弘毅的人情,摇了摇头。

    跑到一处和硕鼠本身一样颜色的墙角下,它就不动了,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所有的人。

    最前面的两个人,除了带头跪拜之外,他们还要表演一套在礼乐的伴奏下的单独的行礼。这是弘毅不会的,只能依靠张灵均了。可是张灵均既不主动往前站站,也不打算放慢动作,这样弘毅只能出丑了。

    弘毅悄悄的对张灵均说道:“我不会,你能不能教教我?”

    没有回应。

    硕鼠想行动而又怕弘毅,探头探脑不知道如何办,正好,弘毅打算让硕鼠助他一臂之力,张灵均害怕了,自然就会教弘毅了。

    一根银针不偏不倚的射向了硕鼠的尾巴,是擦着它的毛过去的,硕鼠惊恐的看着弘毅,弘毅用眼神,转着头指向了张灵均,硕鼠很聪明,明白了弘毅的意思,它快速的朝着张灵均过去了。

    啊啊啊,张灵均心里的惊叫差点在嘴上喊了出来。硕鼠没有攻击张灵均,而是在她脚底下停住了。

    “要不要我帮你?”

    现在张灵均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不用弘毅动手,在弘毅强大的武力值的威逼下,硕鼠只能再次返回来的地方。它回去的时候,一脸可怜无辜的样子。待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它完不成任务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人情是要还的,不用弘毅多说,张灵均主动往前站了站,有强大的平板作为依撑,弘毅学的有模有样,要是让他单独的表演,也没有问题了。只是诸葛大计等着看硕鼠闹笑话,等着弘毅出丑,结果两样一样都没有,气的他大口喘着粗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