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武周小书童 第28章 老鼠

时间:2020-03-26作者:琅琊侯

    回去的时候,张兆特意去找张灵均问了问,即使是本地人,压根也不知道城南小庙是哪座庙,那城南小庙究竟在什么地方。

    现在刚过了十五,下一个月的十五还早着呢,也不急,上心慢慢打听就行了,无事可做时寻寻藏宝图也是可以的。

    祭孔大典准备的差不多了,就等着明天的仪式了。今年比往年还要热闹一些,听说杭州府衙的人会前来祭拜。

    官府的人前来,就怕出事,尽管有专门的人检查,还是出事了。

    弘毅听说后也是祭孔大典的当天了。听路上的行人说,昨晚上大殿里闹了一场鼠灾,成群结队的老鼠半夜突然跑进了大殿里面,祭孔大典准备的东西被损坏的不计其数。毫无疑问,周夫子要倒霉了。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弘毅公报私仇,故意放老鼠进大殿里,毁坏里面的物件,为的是给周夫子致命一击。

    当然还有其他的说法,不一而足,莫衷一是。听多了,弘毅也就不想听了,急匆匆的从人群中间穿了过去。

    他们看到是弘毅,话语戛然而止,现在弘毅在学院里算是出名了的人物,不算好人,但也不坏,只能说是怪人。

    还没有到甲字班学堂,张兆已经在门口等他了。作为学院的八卦通,这件事情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实情了,而且,他还去了现场外围,可不是,重新布置了一番,细节却无法顾及到了。

    至于是弘毅搞的破坏,张兆是不会信的,大哥是什么人,他还能不知道。

    “走,我们进去看看去。”

    “可是,现在我们是进不去的,为了防止再出什么问题,外围已经封了起来,谁也不让进。”

    弘毅瞪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去不去。”然后就往祭孔大殿的方向走去了。

    这件事弘毅本来不想参与的,可是他不参与不行啊,昨天刚刚把周夫子治服了,今天被人搞下台,岂不是又要重新再治服另一个‘周夫子’,还有,人言可畏,张兆相信这不是弘毅做的,可满学院的人都知道了他们是有过节的,所以弘毅有很大的嫌疑。

    “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能进去吗?”守卫的人制止住了弘毅。弘毅直接掏出来那张门卡。

    见到门卡,就像看到了通行证一般,守卫的人放弘毅进去了,只是张兆。“他也是跟我一起的。”弘毅说道。

    其他也想进去看看的学子,只能跟着他们两人的背影,背影在拐弯处消失了,他们眼睛能够触及的范围也到头了。

    走到大殿里面的时候,在现场帮忙指挥的柳夫子看到弘毅,不免的上去问了一句:“弘毅,大家都说这事是你干的,你怎么认为。”

    “柳夫子说笑了。你看我有这个能耐吗?”弘毅笑着说道。

    弘毅的为人,柳夫子也了解了一些,但他也听说过弘毅其他一些奇闻怪事,所以是半信半疑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情。

    地上杂乱无章的老鼠爪子印虽然被擦拭过,仔细看还是能看到。有些被咬烂成了大窟窿的地方,重新盖上了一块,高低不平,好歹都是红色,也没有人太多注意。

    热闹的氛围因为灯笼被大量扯下来,而变得有些冷清了。红红的挂在树上的彩带,完全没有了。还有木柱子上抹不掉的磨牙印子,有不少的下人忙着粉刷与柱子匹配的颜色。

    周夫子从知道这件事以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如何是好,派人通告了欧阳山长,欧阳山长身体不好,只能让柳夫子过来帮忙了,查明老鼠的来源不是当下要解决的事情,当下是不能误了祭孔大典的时辰。

    这一点弘毅也知道,古代人对于祖宗,对于神仙,对于祭拜等等大型的活动,是马虎不得的,尤其是时辰,一旦未能按照时辰举行祭拜,就被被指责不敬祖先,况且是杭州府衙会有人前来,一旦出了问题,武周女皇会立刻知道的。最遭殃就是周夫子了。

    外在形式已经完全解决,其他的不好说了。见到弘毅前来,周夫子向前施礼,苦笑了一下:“想不到今天会栽大跟头,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三爷您啊。”看来周夫子也猜想这件事和弘毅有关了。

    “夫子,不好了,仓库里,为学子们祭拜预备的帽子全部被老鼠咬破了。”这一句话说的周夫子又开始双手发颤了。

    “官帽?”弘毅不解的问道。

    张兆倒是回答的积极:“大哥,不会吧,你没有祭拜过孔圣人吗,戴帽子是对他一种敬重。”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弘毅想着,这周夫子也是木头疙瘩,不就是帽子吗。

    “周夫子,你过来,我跟你说。”弘毅悄悄跟周夫子说道:“你只要想办法去把刺史大人请过来就行了,剩下的我来办。”

    周夫子疑惑的点了点头,他不明白,要是出问题了,来的官越大挨罚越厉害,可眼下没办法,只能听弘毅的,死马当活马医了。

    旁边的诸葛大计看到周夫子和弘毅高兴的说着话,在弘毅走开的时候,他悄悄的对周夫子说道:“夫子,三爷高高在上,这次祭拜肯定不能少了他,不如让他领头在前面行礼,读祭文怎么样,也算是夫子对三爷的一片好心。”

    周夫子听了以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主意,好主意。你比你强多了,好好干,知道不,我不会亏待你的。”

    祭孔大典的房屋都是用木头做的,虽然在上面刷了一层层漆,可还是会时常老鼠出没,在木头上磨磨牙。所以负责大殿卫生的一些下人,会买老鼠药放在墙角处用来除老鼠。为防止勿用,上面会放一个提示牌。

    张兆很好奇,他别的地方不看,就看这个地方了。

    想到昨天肯定有很多老鼠,张兆问打扫卫生的下人说道:“这里是不是被吃光了。”顺便指了指这里。

    本是一句开玩笑的话,结果下人说道:“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可奇了怪了,没有一只老鼠吃老鼠药的。”

    竟然没有一个老鼠主动靠近老鼠药放置的地方,这就奇怪了。瞎猫还能碰上死老鼠,况且昨晚上肯定会有大批量的,怎么可能,在旁边的弘毅更是吃惊不已。

    放老鼠药的地方不止一个,其他放老鼠药的地方也没有老鼠留下的痕迹。

    瞎猫碰不上死老鼠,说明只有一点,就没有死老鼠,所以碰不上。张兆被弘毅这么一点,通了很多,他说道:“大哥,莫不是,昨晚上没有老鼠药,老鼠药是今天才放上去的。”

    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昨晚上发生的事情,除了恶意的报复之外,很有可能是内部人员干的,到底是不是,一审便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