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武周小书童 第23章 最佳临摹品

时间:2020-03-26作者:琅琊侯

    也不是小精灵要看,而是小精灵提示,要是这幅字帖是真迹,完全可以扫描其信息,卖给商城,换取所需要的物品。主要是这幅字帖太难得了。

    其实说的也是,平板电脑不是万能的,有一些信息是她永远不知道的。历史上早已经存在但遗失了的东西,比如名人字画,历史书籍等等,都具有很好的科研价值,弘毅把信息卖出去,商城再倒手卖出去,相当于增加了现代人对古代人关于文明发展的了解,报酬是相当的可观。

    小精灵这么一解释,弘毅明白了,也不管商城如何倒卖这幅字帖的信息,只要能换东西,干嘛不做。也不是明抢,扫描一眼就能卖了。

    两只眼睛就像快门一样,一眨眼睛,一幅作品的全部信息都录进了平板电脑里,传给了商城真伪鉴定中心。

    弘毅的围观惹的柳夫子有些不高兴,自己的字画哪是随便给外人看的,尤其是他。

    而欧阳山长像是要考考弘毅似的,他说道:“弘毅,你怎么看这幅书法作品?有什么出彩和值得学习的地方?”

    一个鄙夷的眼神从夫子那射过来,他也会看名家大作?岂不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瞎子就是假装打肿脸充胖子,连货都不识。不过柳夫子给了欧阳山长一个面子,一个下人也就那样。

    弘毅本来是要照着之前的理论胡乱的说一番,不痛不痒的大理论。脑袋中的小精灵说话了。他说道:“主人,商城鉴定中心传来信息,这幅字帖是赝品,临摹的,所以卖不了。”

    “这幅字帖是赝品,是临摹的。”弘毅不知道怎么的,竟然随着小精灵一同把话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令在做的所有人大吃一惊,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首先是柳夫子生气的说道:“竖子,口出狂言,你怎么敢断定我的字帖不是真迹。”

    “是啊,弘毅,我知道你对字画也有研究,这是王右军的字帖,你可要看仔细了才能下判断。”欧阳山长虽然没有严厉,但也是质问的口吻。

    弘毅哪里会给字画真伪做判断,要不是小精灵说的,自己也不会说。为了避免误会,弘毅又问了一遍小精灵,小精灵确认是赝品。

    “这幅字帖确实是赝品。我以前对王右军的字迹研究过,所以能够判断出来。”现在已经站在台上了,不能回头,只能顺着这话说下去。同时弘毅为了避免进一步的尴尬,暗自和小精灵交流起来。

    “你一个下人,看过几本字帖,读过几本书,就在这里妄自尊大,妄下断言,老夫都仔细的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才断定它是真迹,你一打眼就说它是赝品,难道老夫这几十年的书法是白学了吗。”

    旁边有欧阳山长在场,而且弘毅还给欧阳山长治过病,碍于欧阳山长的面子,柳夫子这才委婉的说道,要是其他时候,柳夫子还会说这些话,一句“你给我滚出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就结束这场谈话了。

    看着局面不太协调,欧阳兰兰凑过去看了看字帖,她不懂字帖,只是觉得这幅字帖上的字,漂亮,而且,韵味十足。

    “弘毅,你说说,这幅字帖怎么看出来是赝品。”

    弘毅挠了挠头,现在他正在听小精灵对字帖的讲解,小精灵的讲解很复杂,连王右军开始练字的时候都说了,要是这样下去,打脸的是自己了。别人的注视下,他的脸上火辣辣的。

    说重点,弘毅心里对小精灵说道。小精灵这才把赝品的重点说了出来。

    顺着小精灵的话,弘毅一边拿过这幅字帖,一遍说道:“这幅字帖虽然临摹的惟妙惟肖,可是从字上来看,这只是形似神不似,王右军是晋朝王谢大家族的其中一员,虽有做官,官位却不高,一生衣食无忧,纵情山水之间,他的字超然脱俗。可眼前这字,却是带着高官的味道。”

    经过弘毅这么一说,两位夫子也感觉到了。这也只是赝品的一方面证明。

    弘毅又从科学的角度出发,从字帖上的字所用的墨迹,纸张还有题跋,印章上都一直指出了。有些两位夫子听不明白,有些他们是懂的。

    弘毅说的唾沫横飞,柳夫子也由开始的不相信,慢慢的接受了,欧阳山长又是另眼相看了弘毅一番,心里暗想,这人真是不简单,一个下人身份的学子,自己都认不出来的字帖真伪,被他识别了。

    “真是气人,想不到我白白活了几十年,连个年轻后生都赶不上,连字帖真伪都不分,羞煞人也。”柳夫子说道。

    “柳兄,你也不必这样,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我们老了,新人也应该出头了,不然,那有那么多的杰作传世?”欧阳山长安慰的说道。

    “山长说的是,我也听人说过一句话,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弘毅随声附和道。

    听到这话,两个夫子笑了,他们听的出来,这句诗词既安慰了柳夫子他们,他们也曾经引领风骚,也把自己夸赞了一番,两全其美,谁听得都舒服。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好诗,好诗。”欧阳兰兰听到弘毅和两个夫子的交谈,见识一下涨了不少。

    只有小丫鬟,听了一会,啥也听不懂,站了一会早就跑到院子里玩飞机去了。

    “既然这是一件赝品,那就不能留下来了,我这就撕了,免得后人在上当受骗。”说完,柳夫子就要把这幅字帖毁了。

    弘毅适时候的出手了,他说道:“柳夫子,请慢,这幅画不能撕毁,它虽然不是王右军的真迹,可它是世上最佳的临摹品,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冯承素临摹品。世人临摹,皆不出其右。”

    听到弘毅这么一说,本来对这幅赝品失望之至的柳夫子,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

    “你说这是冯承素的?此人大作,得之我幸,得之我幸啊。”

    “周兄,恭喜了,虽不是真迹,可冯承素的,在世上可不会轻易得到。”

    “哈哈哈。弘小兄弟,老夫今天算是开眼了,好好好。这幅字帖我要好好的留着。”

    文人之间的情绪一点也不作作,高兴也有,悲伤也有,嬉笑怒骂皆在脸上,有时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但那也是真性情的表示,对于真性情人,弘毅是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的。

    弘毅觉得和他们这些人交流,如果是有些才华的,绝对没有思想负担,相反,没有才华,连交流的资格都谈不上。要想融进一个圈子,共同语言是少不了的。

    “弘小兄弟,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见识,对了,过几天,我和欧阳兄会去字画交易市,你也一块跟着,给我们两个看不懂真迹的老家伙长长眼?”

    “好。”弘毅爽快的答应着,本来他也乐意和他们交流,从他们身上,弘毅可以学到很多宝贵的东西。

    “哈哈哈……”

    “哈哈哈……”

    一阵阵小声此起彼伏,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其乐融融。

    说说笑笑之间,几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柳夫子和弘毅起身告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