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武周小书童 第18章 就你了

时间:2020-03-26作者:琅琊侯

    怎么样,服不服,就你厉害,还让我下不了台,今天,哼,透过欧阳兰兰的眼神,弘毅完全明白了。

    趁着弘毅完全麻了的时候,欧阳兰兰又扎了几针。

    从弘毅痛苦的表情中,大家读出来,这哪是扎针,这是欧阳先生拿着活人在练习针灸之术,发泄心里的不满,幸亏他们没有上去,不然肯定被扎的很惨。

    看到弘毅的惨样,最高兴的是林文才了,好几次没有收拾弘毅,这次欧阳先生替他解气了。

    弘毅已经修炼到了内劲小成了,普通的伤痛完全可以化解开,于是弘毅悄悄地在丹田处催动内劲,全身充满了力量,几根银针也就只扎在手指上,一点疼痛都没有了。

    看差不多了,欧阳兰兰这才把银针收起来,奇怪的是,弘毅竟然没有出血,之前为弘毅专门准备的抹了盐的药也发挥不出了效果,总之,欧阳兰兰很出气。

    弘毅笑着说道:“欧阳先生,既然你拿我给大家做了一个示范,也该我演练一下了。你的手能借我用一下吗?”

    这是实验,重在互动,欧阳兰兰之前也说过,可以找个搭档相互扎一下,然后用药包扎。

    “我有说过吗?”欧阳兰兰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难道先生没有听过言而无信吗?”

    “好就算我说话,可是……”欧阳兰兰摸了摸袖口,银针不见了。“可是银针找不到了。所以弘毅,还是请回吧。”

    弘毅早就想到她的这一招,伸进袖口,从里面拿出来一把银针,笑着说道:“欧阳先生,我这里有。”这下欧阳兰兰彻底无语了。

    欧阳兰兰虽然亲眼目睹了弘毅如何救醒了她的爷爷,而她医术高明却无济于事,她看到弘毅一开始对爷爷的急救,简直小儿科,之后,一天一地的差别,使人很难相信弘毅有如此巨大的本领。

    他愿意演练,让他试试也无妨,欧阳兰兰想着,把纤纤玉手伸了过去。

    虽然欧阳兰兰行事有假公济私之心,可是看到手,弘毅却是不忍心下手了,白嫩修长的手指,手心的纹路清晰可见,美中不足的是或许因为脾脏循环不畅,呈现在手上的有圈圈若隐若现的红点。

    考虑不了那么多了,怜香惜玉也要分时候,对于刚刚又麻又疼的几针,不还回去怎么对的起自己手上的五六个针扎窟窿呢。看准穴位,弘毅快速的针扎了一下去,将力量凝聚在手指,一撵,一撮,针入了三分。

    欧阳兰兰对这类扎针早就习以为常,刚开始是没有感觉,等到看清楚这个穴位比自己扎弘毅的穴位更能让人痛不欲生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死死的盯着弘毅。似乎在说,你敢扎我?你对穴位了解的也不简单啊。

    在座的学子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讲台上。对弘毅的想法充满了恨意,得偿所愿的给美女老师扎针,而他们却没有这样的机会。

    随着针扎的深度加大,感觉出来了,在欧阳兰兰不注意的时候,第二针银针也扎进了手心中,欧阳兰兰强作镇定,内心早就痛苦万分,咒骂了弘毅不知道多少了。

    “先生,我扎完了,你自己包扎一下吧。”说完弘毅头也不回的下了讲台。

    什么,连针都不拔,太可恶了,可是她已经全身麻了,连拔针的力气都没有,针一时不拔,就有一时的痛苦。

    “弘毅,你回来,能不能把针拔出?”欧阳兰兰已经失去了之前霸道的气息,满眼哀求的看着弘毅的背影,声音也变得温柔好听多了。惹得学子们心动不已。她知道,这两针要是不尽快拔,很可能她会在学堂里面在学子面前丢面子,出洋相。

    弘毅回来看了一眼,想不到一个欧阳兰兰能求他,不过也不能不近人情,所以弘毅又回去了。

    “怎样,我的力道比你扎我的力道,滋味如何。”弘毅笑着低声说道。

    生气,痛疼,恨,这些都必须隐藏起来,温柔的求弘毅,是欧阳兰兰此刻唯一的想法。

    卖了个人情,弘毅拔出了银针,欧阳兰兰的疼痛立刻少了很多。她现在需要到外面喘口气,以把对弘毅的痛恨压一压,不然看到弘毅鄙视的眼神,她只会满眼都是火了。丢下了一句“你们先自学”,欧阳兰兰直接走出了学堂。

    到底耍了什么手段,竟然让我的美女老师去求他,太可耻了。

    我也想有这样一段经历,太美了。

    羡慕嫉妒恨。

    …………

    弘毅回到原来的座位,听到学子们小声的议论声开了。

    最八卦的要数张兆,别看他又肥又胖又可爱的,对热闹的场景特别喜欢凑,弘毅还没坐下,张兆就拉着弘毅说话了。

    “大哥,刚才我在台上没看明白,你能跟我讲讲嘛,你真厉害,连先生都要求你。莫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见弘毅没有回复,张兆继续问道:“大哥,你是不是和欧阳先生有仇啊,她对你扎针的气候,我都看到了,那叫一个看着都疼,而且几针下去。”

    “大哥,你能说说你和欧阳先生的关系吗?”张兆问的,也是学堂里其他学子要问的问题。

    弘毅简单的回答了一句:“凡是开头难,好日子还长着呢,也有你们的时候。”这句话说的,可以理解为欧阳兰兰癖好很特殊,所以以后要小心了。

    欧阳兰兰走了以后,并没有回来,具体原因,别人不知道,弘毅肯定是知道的,学堂也很快由柳夫子过来讲学了。

    柳夫子的讲课,除了摇头晃脑,就是枯燥无味的诗经一遍遍的跟着读,这些,在弘毅上学那会早就烂熟于心,而且还有许多关于先贤大哲们对诗经的注解,比武周朝对诗经的理解透彻多了,不是弘毅自吹,让他上去讲,都比柳夫子讲的好,所以对柳夫子的讲课,弘毅打起了瞌睡。还真说,催眠效果是挺好的。

    敢公然在课堂上睡觉,反了你了,林文才早就时刻注意弘毅的一举一动了因为欧阳先生和弘毅扎针的事情,他对弘毅的憎恨又增加了几分,趁着机会,肯定能报复就报复一下。

    林文才站起来对柳夫子说道:“夫子,有人去见周公去了。”然后顺手指了指一手托着腮帮,一手放在书上的弘毅。

    柳夫子朝着弘毅这边瞪了一眼,快速的上讲台去拿戒尺,眼睛顺便把所有在座的学子瞟了一遍,睡觉的倒是不少,有觉悟的也很多,在旁边人的提醒下,一睁开眼,别的不做,先摇头晃脑一会,为的是清醒,也为的是让人看看他们在读书。

    弘毅被张灵均戳醒了,确实的说,是张灵均戳醒了张兆,张兆戳醒了弘毅。

    只可惜,夫子眼中,所有人都是醒着的,而弘毅也醒了,可刚才他睡觉被看到了。
小说推荐